習近平談及非營利組織,意指郭玉閃?(姜維平)


2015.10.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郭玉閃.jpg 圖片:維權學者郭玉閃。(網絡圖片)

 

在啓程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之前,習近平接受了美國《華爾街日報》的書面採訪,其中,首次公開表達他對境外非營利組織的看法,他說,歡迎和支持他們來華髮展,我們願繼續提供必要的便利和協助,中國重視境外非營利組織在華活動的服務管理工作,依法規範他們在華活動,保障他們在華合法權益。境外非營利組織在中國活動應該遵守中國法律,依法、規範、有序開展活動。他沒有提及郭玉閃的名字,但言語中流露出對此類案件的關注,可以推斷,官方忽然釋放郭玉閃,既與習近平訪美有關,又與中國對境外非營利組織的看法微妙變化有關。

海內外與論一直比較關注郭玉閃,他是著名的中國非營利組織,身爲智庫的北京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的創辦人,現在,他被官方以取保侯審的名義,離開了警方的看守所。雖然此案留下一個尾巴,但沒有大的變故,郭玉閃盡力低調一些,可能等一年屆滿,他也就恢復了自由,在司法並不獨立的中國,他趕上習近平訪美與美方關注中國非營利組織之際,這對官方有一點觸動,他被解除了監禁,也是不幸中的萬幸,與記者劉虎不太一樣,他選擇了沉默,也許不發聲或違心地認罪使有些人失望,但對受難者來說,自由總比坐牢要好一些,反正認與不認,都不能改變此類政治案件的實質,它們都是“欲加之罪”的冤假錯案。

其實,他的被捕與當時中共的恐慌情緒有關,自從黑龍江安慶發生警民衝突的案件之後,民警李樂斌開槍擊斃了訪民徐純合,曾引起衆怒,而維權人士“低級屠夫”的介入的背後又有非營利組織的影子,恰恰這些組織的部分資金又來自美國,在多年的與論洗腦戰中,人們普遍形成的印象是,美國給的錢不是好道來的,他資助的海外資金是藉助中國的突發事件而搞事,於是,警方很容易找到自我解脫的利器,他們不是查找自身權力失控的問題,而是把社會不穩的原因,歸於“海外敵對勢力”的做祟,類似郭玉閃這樣的人就成了替罪羔羊。去年10月,他先是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拘,今年13日被正式逮捕,又改了新的罪名:“非法經營”。他的妻子潘海霞在微博上曾寫道:我於201516日下午2點收到玉閃的逮捕通知書。這算是給他的新年禮物吧。。。。。。小寶,你保重。

當然,這是他們給孩子的禮物,有一點帶淚的幽默感,但來得太沉重,更沉重的是,中國的公民,中國非營利組織的領導人,不是受到社會的鼓勵,官方的獎賞,而是被包裝成一種特殊的“禮品”(囚徒),送給美國人,以換取對方的一些讓步,這不是第一次,江澤民時代就有,現在又發揚光大,真是一個悲劇,那麼,郭玉閃的公司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單位,它對中國社會的發展有利還是有害呢,官方一直在迴避,由於媒體的失聲,一般的羣衆也不知道,假如要象習近平承諾的那樣給予保障,要怎樣落實呢?我沒研究過非營利組織的事,對郭玉閃也不甚瞭解,但我與他資助的“政治犯”楊子立有一面之交,從他身上得到一些相關的信息。

大約是在去年夏季的某一天,楊子立應加拿大某一團體的邀請來開會,不知通過什麼途徑得到我的電話,我們就聯繫上了,我在北約克的一家韓國餐館請他喫個便飯,談及中國的政局和他過去坐牢的經歷,他說他很感謝郭玉閃,因爲出獄後沒有工作,就在他那裏做事,有了每月幾千元的穩定收入,生活過得還可以,我才知道了“傳知行”是幹什麼的,楊子立具體工作是做社會調查,內容涉及進城的農民工,不僅要深入全國的一些工廠,接觸大量的民工,而且還要撰寫報告,給政府部門提供諮詢,我想,這是多麼好的,又適合他的工作啊,於是,對郭有了好印象,因爲在中國社會的底層雲集着農民工,他們很多人的苦難被忽略,比如,爲了生活,他們大都夫妻分居,又正值身強力壯的虎狼之年,那麼,如何解決性飢渴的問題呢,等等,我自己坐牢時也接觸不少的民工,由於日益邊緣化,被政府所遺忘,故此鋌而走險,成了犯罪的主體,而楊子立的工作是彌補了官方的缺欠,有助於化解社會矛盾,這應當受到尊重和保障,但楊說,警方一直在騷擾他,他搬了幾次家,等回北京後還不知道住哪,有人勸他留在加拿大,他又願意回家,我真的感到悲憤。

無疑地,楊子立是真正的愛國者,他因爲言論而坐牢8年,妻子離婚,一點怨言也沒有,還幫助當年出賣他的,至今滯留泰國申辦難民的那個“特務”李宇宙,爲他出具有利於他的證詞,使我感到驚詫,他真的在摒棄個人恩怨,推動中國進步,而又願意在郭玉閃的公司做事,從他介紹的一些情況看,警方根本就沒有任何理由抓郭,而現在不向他道歉,只是爲了應合曾被其指責爲“敵對勢力”的美國,就不明不白地把人放了,視《憲法》,《刑法》如兒戲,這怎樣引導自己的國民“依法治國”呢?我不知道2014109日抓他時,是否是中南海最高層的直接命令,但依據上述習近平的講話,可以肯定釋放他與訪美不無關係。當然,釋放總比關押要好,但以後中國對待非營利組織的政策會有改變嗎,還是一如既往,這都有待於進一步觀察。

總體上看,海外的一些非營利組織背景比較複雜,因爲我沒申請過資助,詳情不太清楚,但我想,它們中的一些人的確是有問題的,有些人不想讓中國穩定發展和平轉型,藉助人權等問題搞事,但更多的美國捐款人是善良和積極的,他們通過類似郭玉閃這樣的公司幫助那些處於社會底層的人,求得生存和發展,這是一件大好事,比如,20125月,郭玉閃曾冒着極大的風險,驅車將奇蹟般逃離山東臨沂東師古村的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接到北京,並送到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此事一時震動整個世界。這一功績首先應歸於郭及其非營利組織。當然,我對陳光誠留美后的一些言行,特別是對其與美國政客的過於密切的瓜葛不以爲然,但郭的初衷絕對是善意,向上的,至少是對“政法王”周永康罪行的一種有力的揭露。

因此,人們有理由檢驗習近平的承諾,我建議,對待郭玉閃不僅要釋放,而且要恢復非營利組織“傳知行”的活動,美國給的費用要繼續用好,當地政府也要撥款給他們,使其壯大成長起來,象楊子立這樣可愛的年輕人要由國家安排穩定的工作,要平反和國家賠償,要安居樂業,要多寫一些類似《農村調查記事》的文章,多表達一些農民工的訴求;類似郭玉閃這樣的英雄要大力表彰,政府安排一個政協或人大委員的頭銜給他,鼓勵他多爲國家獻計獻策,難道多一些郭玉閃,楊子立等,多一些非營利的公益組織,中國就動亂了嗎?政府就垮臺了嗎?我看恰恰相反,留那些花瓶式的阿諛奉承的拍馬屁“人大”和“政協”委員幹什麼?越搞社會越焦躁,越不穩定,越虛幻,難道經歷了“天津大爆炸”和柳州連環爆炸案,政府的頭腦還不清醒嗎?趕快還非營利組織的正常地位吧。

2015103日於多倫多。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