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姜维平)

继《南方都市报》删除了暗示“六四”时王维林堵坦克的漫画后,又有网站报料,深圳卫视因播出标有“六四要平反”的画面,多名负责人遭到了整肃处分。但该电视台拒绝证实此事。这就使海外媒体又一次不得不雾里看花,众说纷纭。
2010-06-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左起)姜维平、哈尔滨广播电台记者冯晏、原深圳商报副总编现深圳广播电视电影集团总裁王茂亮 (1999年10月于多伦多/姜维平提供)
图片:(左起)姜维平、哈尔滨广播电台记者冯晏、原深圳商报副总编现深圳广播电视电影集团总裁王茂亮 (1999年10月于多伦多/姜维平提供)
Photo: RFA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收到的听众寄发未加证实的消息,在纪念“六四”事件21周年前夕,深圳卫视《正午30分》栏目,因为播出“六四要平反”的画面和采访要求平反“六四事件”的相关人士,遭到了处分,深圳卫视所属的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总裁王茂亮、总编辑陈君聪,以及深圳卫视的多名负责人已经停职接受调查。

该报道还说,广东省委宣传部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称,20多年来,深圳卫视是国内第一家公开明确要求为“六四”平反的媒体,影响十分严重,再加上深圳卫视近年来频频违规,更是引人注目。相关官员称,严肃处理深圳广电集团的责任人,是了防止事态进一步发展,并警示其它媒体在以后“六四”期间不要再出现类似问题。随后,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曾先后致电深圳卫视和广东省委宣传部查询,但均被其婉拒。

非常巧合,我和王茂亮有过一面之交,经过仔细察看上述文字配发的所谓电视画面图片,回忆与其接触的经过,我认为,广州网络作家野渡的分析比较可信,他表示,从网上的照片看到,当时画面上有一群青年,正围在一起开会讨论问题,其中一个年轻人背向镜头,身穿一件写有“64要平反”字样的文化衫。故野渡相信,节目内容并非与“六四”事件有关,而是负责制作节目的人员,在讨论其它问题时,忽略了某人文化衫上的敏感字样,却将节目公开播出了,并引起轩然大波。我想,这正是电视标题字迹模糊不清的原因。似乎提供者有意所为,他在渲染这件文化衫的字样,以表明此次事件的轰动效应。我从网上查阅了5月26日深圳卫视节目一周预告表,但非常奇怪,它只能出现6月9日以后的内容,而单点6月3日也是如此,这更佐证了“六四”前的《正午30份》的确出了问题,但详情不知。以我目前的处境,不方便直接和深圳新闻界的朋友联系,以免连累他们,不过我认为,深圳卫视在《正午30分》的节目中,不可能播出以“六四”为主题的节目,更不可能采访要求平反“六四”的人士,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即使录制了这样的节目,也不可能通过官方的审查。一般情况下,编辑,记者,主持人,制片人,必须经过严密的半军事化的程序,才能过五关斩六将,最终公开播出制作的节目,深圳电视台领导层不敢这样做,除非某位领导得到了上面,至少是汪洋这样级别的封疆大吏的首肯,但假定汪洋确是赞成平反“六四”的领导人,现在也不敢领天下之先,那将很快会葬送他官运亨通的前程,唯一的可能是,该台播出讨论其它社会问题的节目时,其中有的人,智慧和胆略超群,身穿了印有“六四”要平反的字样,造成了政治影响。假如这样的话,不论是精心策划,还是心粗疏忽,这对高度紧张的中共当局而言,都是极其严重的政治事件。如果这样,深圳广播电视电影集团会处理直接责任人,但总裁王茂亮等人不一定会受到牵连。

笔者1999年秋天与王茂亮相识,他时任《深圳商报》副总编,我们在不同的省份,应邀参加了世界大众华文媒体协会在加拿大举办的一次学术研讨活动,有幸于多伦多相聚10多天,我与他多次交谈,和国内体制内的报社老总一样,王茂亮的发言是相当小心谨慎的,不用说在大会上进行演讲,即便是睡前饭后的闲聊,他也是会避开敏感话题的。我至今已忘却了我们谈话的具体内容,但其中肯定没有涉及“六四”之类的值得记忆的东西。也许在他的心灵深处,是会同情“六四”事件中受到镇压的学生的,但他必须谨言慎行,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步步高升。2000年上半年,我去香港参加最后一次内地办站工作会议,路过深圳,曾通过电话和他联系,我请他出来喝茶聊天,但他以工作忙婉言谢绝了。总之,他给我的印象是适合当官而不适合做记者,故后来深圳新闻界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他和深圳市委市政府的许多领导都关系密切,很会团结人,顺势而上,力排众议,他担任了深圳广播电视电影集团的总裁。据称,在今年5月25日的党代会上,王茂亮被选为深圳第5届市委委员,而且,他已是该市文化新闻界最大的老板。据报道,王茂亮曾在最近深圳举行的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成为了一群深圳文化产业人士追捧的明星。就在海外媒体报道他被撤职的消息之后,6月4日上午,他竟然出现在公众场合,这表明他还在位,没有停职检查。当地媒体说,几位出席文化、新闻界座谈会的动漫和影视公司的代表,找到王茂亮总裁,表达了在他主导的文化产权交易所上有所斩获的愿望。据称,深圳文交所是去年11月16日挂牌成立的。2010年5月,他们借助深圳文博会的商机,与浙江、福建等20多个省份签约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与多家金融机构、重点文化企业等达成合作意向。截至5月12日,深圳文交所已征集到4000多个项目,首批共有5类,1471个国内外项目,进入了平台交易,其中签约的项目471宗,总成交金额为85.69亿元。成立深圳文交所,是深圳广电集团进军金融市场的一次重要试水,也是中国传媒界第一次以集团的名义,向金融业的一次精彩转身。据王茂亮介绍,深圳文交所旨在通过架构文化与资本的对接服务平台,为文化产业企业和项目打通更广泛的融资渠道。交易品种包括影视、出版、广告、演艺、旅游、会展、设计、传媒和动漫行业文化产品的所有权及相关权益的类证券化转让和融资服务,包括文化企业股权交易、文化产品期货及期权、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和文化产权交易指数等产品交易。文章还提到了另一被海外媒体误传整肃的深圳广电集团总编辑陈君聪,他也介绍说,深圳文交所搭建了文化和资本对接的专业市场。目前,深圳文交所已推出面向文化企业的八大类、26小类顾问服务,包括企业战略顾问、企业融资、并购、财务顾问、改制、上市辅导顾问、行业技术专业分析、品牌战略的策划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据我所知,这一似有所指的报道,很可能是针对海外有关深圳卫视《正午30分》违规受整的传闻发出的。以前,深圳新闻界消息人士曾向我透露过他们的年薪收入情况,总之,是非常可观,难以想象的。故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为了某种理念而牺牲丰厚的既得利益。这也许是目前许多国内媒体人士趋炎附势的通病。

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的知识精英,包括新闻界的相关人士,大部分人过着这样一种双重人格的生活:一方面鹦鹉学舌,照本宣科,为的是保住饭碗,享受现代化生活;另一方面,在心灵深处藏着良知,在私下的朋友聚会场合,发一点不越底线的牢骚,偶尔也谈及“六四”,骂骂李鹏,以证明良心未珉,是非依存。如此而已,绝对不会公开表达与官方不同的观点,以防墙外有耳,因小失大。等到将来“六四”平反的那一天,中国彻底改变了,他们会有一万条理由为自身辩护。我没有责备他们的意思,因为我也曾经这样生活过,只是想告诉大家,这种现状正是“六四”21年来不能平反,中共政权依然可以苟延残喘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近期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有关平反“六四”的提问时表示,中国对于那场政治风波早有结论。她说:关于你提到的那场政治风波和所有有关的问题,早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从中国改革开放这几十年的发展历程来看,中国所走的发展道路是符合中国国情,和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她指的广大受益者当中,就包括了上述许多新闻界人士,他们普遍认为,中国之所以经济发展繁荣昌盛,老百姓的生活之所以得以改善,就是因为“六四”之后有了政局的稳定。故他们在不满中共专制统治的同时,又竭力维护这个政权。其心情用一句古语形容可能最为恰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2010年6月6日于多伦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顶上面的,你傻逼,你想去坐牢呀?他是想自由才去国外的。我看你傻到家了。还来发言?

2010-06-09 12:09

匿名游客

这些在国外的人,有能耐回来啊,不要怕坐牢嘛,为了自由的理想,坐牢算个啥。

2010-06-09 05:42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