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 “多种宗教并存”,无法使暴力改变人文环境合法

2020-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防暴警察在新疆乌鲁木齐一座清真寺附近巡逻。(美联社)
资料图片:防暴警察在新疆乌鲁木齐一座清真寺附近巡逻。(美联社)

中国国务院发布《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第六部分的题目是:新疆历来是多种宗教并存的地区。

看题目,似乎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中国政府是想通过强调维吾尔自治区是一个多种宗教并存地区,而否定该地区不同于中原儒家文化的突厥-伊斯兰文化特征,否认该地区包括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非突厥穆斯林为主体原住民所创造的、独具特色中亚文化特点和人文地理。

这种否定,包括以暴力清除该地区独具特色的城市建筑、民居,暴力改造当地维吾尔、哈萨克等土著民族生活习惯、饮食文化等,以使中国殖民政权以强势暴力改造的、表现伪儒家汉文化的、粗糙的人文地理合法化,强奸历史,造成即成事实!

文明的讲,不仅东突厥斯坦(也就是中国所称的新疆),现代世界,包括中国在内没有哪个国家、地区,甚至遥远的乡村、牧场不是多种宗教并存的!在今天,连一个小小的冠状病毒都能藐视封城、封省、封国家而肆无忌惮的跨越边界传染全球之时代,要找一个只有单一宗教的地方,可能不仅困难,甚至有可能就找不到。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全世界各国、各地、各乡镇都是一个样子,像中共统治下的现代中国一样,只有一种被中国化的马列主义信仰牌子,只有高亢单调的红色歌曲,只有一个别字连篇的独尊领袖,只有一栋栋灰色、单调乏味的火柴盒式建筑!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地区,甚至每一个村镇,尽管多种宗教并存,但都因其主体原住民的独特文化,而各有其突显各自人文特点之特色;这种人文特色是来自居住于该地区主体原住民族的文化、传统和宗教信仰的历史沉淀。

凡是去过很多国家和地区的人,对此都应该深有体会。

我去过马来西亚吉隆坡,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法国巴黎,英国伦敦,奥地利维也纳,德国柏林、慕尼黑等很多亚欧大中小城市;上述各国各城市,都是多种宗教并存,有伊斯兰教信仰民族为主要人口的,有基督教徒人口为主要人口的城市;而且,每一个城市,都拥有少则千年、多则几千年的历史,以及与之相应的独特城市风貌、人文地理。

自2006年6月起,我定居美国,也走访了美国不少大中城市;每去一个地方,我就去看、去观察该地方的城市风貌、人文特点;只要稍微走走就会发现,每一个城市都有其独特的人文环境;往往,也就是这独具特色的人文使人流连忘返。

我来到美国的第一个城市是纽约州的巴佛罗;第一个星期天,我西装革履到市区逛街才发现,整个城市几乎见不到人;到12点多,教堂的钟声响过之后,才开始有人流从那些有着高耸入云尖顶的宏伟大理石教堂走出来;过后我才知道,美国大多数城市都是这样的,星期天上午基本上是静悄悄的。

后来经过了解,我知道巴弗罗拥有着大量的穆斯林,也有来自东南亚的佛教徒;但城市的特点是建立在基督教文明的欧洲人文,最显眼的建筑是高大宏伟的教堂;我住的地方离一个大清真寺只有一条马路之隔,如果不是有人告诉那是清真寺,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据缅甸来的难民告诉我,他们在巴弗罗有自己的佛教寺院;但是,无论是穆斯林,还是佛教徒并没有喧宾夺主改变巴弗罗的特点。

我2018年去欧洲,专门去参观巴黎;尽管自中文网络读过不少有关欧洲,特别是法国如何被穆斯林难民征服了的‘传奇’,但走在巴黎街头,并没有感觉巴黎有一丁点伊斯兰文明的特点,反而是在漫步香舍丽舍大街,畅游塞纳河,参观卢浮宫、巴黎圣母院,穿越凯旋门,游览埃弗尔铁塔时,深深被欧洲基督教文明的辉煌所震撼。

其他欧洲城市,如伦敦、慕尼黑、维也纳、日内瓦、洛桑等也都和巴黎一样,都是典型欧洲基督教文明的突显;城市古老典雅,教堂尖塔高耸入云、里面金碧辉煌,民居曲径通幽、满院花色绿藤;这些城市也都有大量的不同宗教群体,包括穆斯林、犹太教徒、佛教徒等,但城市还是保持了其特有的基督教人文特色。

我走过的欧洲城市,大概只有东柏林,是唯一带有大量灰色、单调火柴盒式建筑的,一看就是经历过共产主义腥风血雨的城市。

东柏林也使我确认,在近代历史上,只有两个极端主义政权是要用其极端意识形态,以强制手段改变所统治地区人文的最具破坏性的、极端邪恶的极权政府;一个是要以极端伊斯兰主义意识形态,以暴力改变统治区人文的——塔利班和伊斯兰国政权,另一个是近代在各国以极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要以暴力改变统治区人文的共产主义国家——苏俄、柬埔寨、中国、朝鲜、古巴等。

与苏俄、中共长期、系统性改变其统治区城市风貌、人文环境相比,塔利班在被国际社会藐视的绝望中炸毁巴米扬大佛,伊斯兰国在全世界反恐力量围剿下,以极端报复心态摧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制定历史遗迹,都是非系统的仓促破坏,和共产主义制造的破坏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不讲太远的过去,只讲中共殖民政权近几年,尤其是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在东突厥斯坦(也就是中共所称新疆)的大规模以改造为名,以强制、暴力摧毁改变东突厥斯坦城市风貌、人文环境的暴行;自治区境内维吾尔传统房屋基本被拆毁,喀什噶尔存在了千年的古城维吾尔社区被拆毁,喀什噶尔最著名的艾提尕尔清真寺被封,被自治区政府认定为保护遗址的和田麦加大清真寺被拆毁等;目的不就是要改变东突厥斯坦城市风貌、人文环境吗?

更为可恶的是,连死人也不放过;维吾尔圣徒麻扎,东突厥斯坦历史先贤的墓地,及其他具有历史意义的坟地也都被夷为平地。

东突厥斯坦各民族一直就相互尊重,宽容大度;因而,尽管多种宗教并存,但作为主体人口的穆斯林大众不仅相互间和谐相处、和睦尊重,而且对处于少数人口的其他宗教教徒也是宽容尊重的!包括东正教徒、佛教徒及其他一直就在这块儿土地上繁衍生息;但是,东突厥斯坦的城市风貌、人文环境却以突厥-伊斯兰人文为其特点,这一事实是不容置疑的。

中国旅游宣传片中强调新疆(也就是我所称的东突厥斯坦)异域风情,突出的就是突厥-伊斯兰人文独特性!所以以“多种宗教并存”为借口,否认千年历史沉淀形成之突厥-伊斯兰人文特点是行不通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