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多里坤‧艾沙与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2022.01.31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多里坤‧艾沙与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
(路透社)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 -- 多里坤‧艾沙,说他不仅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发起者,而且还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灵魂和组织者可能不太过分。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是由东突厥斯坦(中国称:新疆)国民大会和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于2004年4月合并而成。多里坤‧艾沙是主要发起者之一。

于1992年成立的东突厥斯坦国民大会,是在苏俄帝国倾塌之国际形势巨变之后,由中亚五国参加过第二次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中共称为“三区革命”)建国运动前国民军军官发起,由流亡土耳其、沙特等海外维吾尔精英积极相应,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成立的。

由于当时土耳其政府一些阻挠,东突厥斯坦国民大会未能在土耳其登记在案,并开展大规模活动;因而,组织者不得不于1996年在德国慕尼黑重新以补充修正后名字:东突厥斯坦(维吾尔斯坦)国民大会之名义重新运作。多里坤‧艾沙又是促成者之一。

而于1999年在德国慕尼黑成立的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则是由多里坤‧艾沙、阿布力克木‧伊德利斯、吾麦尔‧卡纳特等为首,参与组织80、90年代维吾尔民主自由运动,流亡海外维吾尔年轻人发起成立的。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依据上述事实,是对始于上世纪初维吾尔民主自由运动各主要组织的继承和延续;因而,可以大胆地说,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在其宪章中所述:代表世界各国及维吾尔自治区境内大多数维吾尔人利益,以非暴力形式,推动和促进维吾尔人民主、自由和基本人权,是既有历史依据,也有法理依据。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自成立起,不仅发起人之一的多里坤‧艾沙,而且还包括其他领导人在内的组织本身,成为了中国政府倾一大国之力攻击的第一目标;经历了无数次的内部纷争危机,在风风雨雨中几次起死回生,走过了艰难而又硕果累累的18年。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每次的化险为夷,取得的每一个成功,前进中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多里坤‧艾沙作为灵魂人物娴熟的组织能力。

如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驰骋世界政治舞台,不仅能对欧美西方国家外交政策施加影响力,出席并参与联合国等世界性国际组织政治、人权等活动,而且还对包括穆斯林世界和突厥世界事务都有发言权,成为了一个举足轻重、拥有相当政治影响力的、决不可小觑的维吾尔人政治组织。

尤其是自2017年11月第六届代表大会以后,伴随维吾尔人危机及中国针对维吾尔人种族灭绝政策实施以来,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在主席多里坤‧艾沙领导下,在对组织自身进行改革的同时,奔走世界各地,游说世界各国政要、立法议员等,动员各国民众,尤其是各国年轻人为维吾尔人发声,在短短几年内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当然,伴随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取得的成绩和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名声的提高,对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对多里坤‧艾沙个人的内外夹击也越来越趋激烈、残酷。

多里坤‧艾沙的父母在他担任世维会主席之后,都死于集中营拘押中;他的弟弟胡什塔尔‧艾沙被判终身监禁;其他亲人也都失踪或被监禁。但他擦干自己的泪水,带着内心的伤痛,继续奔走各国,安慰、鼓励其他维吾尔人要坚强,要抱着希望前进。

记得2017年11月,我参加完慕尼黑第六届代表大会返回美国不久,当选的多里坤‧艾沙第一次以主席身份来美国访问。和他一起参加完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一场学术会议之后,我开车接他回维吉尼亚。

第一次,我们俩有了一个可以单独畅谈的机会。路上,多里坤‧艾沙告诉我,在三年之内,他想改革组织,使其更有效,以吸引更多在海外受过教育维吾尔人;尤其是年青人加入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使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成为维吾尔精英聚集的一个领导中心、运动中心、维吾尔战略重心、学习中心。

他想让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成为一个维吾尔人实践民主的学校,使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如图伯特流亡政府一样,成为一个不依赖领袖,而是依组织章程运作的民主组织;强化世维会执行委员会的协商讨论、制定政策、作出决议之功能,强化组织、财务审计、监督功能,使世维会运作顺畅、透明。

多里坤‧艾沙谈了他想促成一个跨国议员联盟,在各国促进与维吾尔人相关立法的设想;当然,他也谈了维吾尔人危机的应对办法。我们一起讨论了依据国际法起诉中国政府的可能,或设立一法庭审判中国政府的可能。

一晃,几年过去了,回头看,跨国议员联盟在世维会推动下先是在欧盟成立,很快扩展成为与极权中国叫板的、有欧美议员为主的,包括了亚洲日本、台湾等议会议员在内的,极具影响力的反极权联盟。

跨国议员联盟,在各国议会通过动议、决议,确认中国暴行为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中,在阻止《中欧投资协议》在欧盟议会通过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向国际知名法学家、律师咨询之后,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确认,依据国际法向海牙国际法庭起诉中国的路可能走不通,因而决定另寻出路。最终,世维会接受多里坤‧艾沙的提议,决定邀请国际法专家、大律师尼斯爵士为首组成一个国际知名法学家、社会各界精英专家组成的,独立的维吾尔法庭。

维吾尔法庭历经一年多的收集证人和专家资料,三次现场听证、网络听证之后,于2021年12月9日做出了最终的判决,即: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的暴行,已构成反人类罪行和种族灭绝罪行。

可以说,维吾尔法庭从成立、举办现场听证到筹资,都离不开多里坤‧艾沙夜以继日的奔走呼吁。世维会领导层,除了几个专职以外,大多数都是义务工作者,他们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因而只能兼职抽空帮忙;重担就义不容辞地落到了主席多里坤‧艾沙身上。

去年年初,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决定召开第七届大会。很快,从开始动员各国维吾尔人民主选举与会代表,到7月份,各国维吾尔人社区就完成了提名、投票选举代表工作。然后,世维会公布了全部领导层换届的通知,动员维吾尔人自荐或推荐合适人选。到9月底,推荐、自荐工作也透明有序地完成了。

到2021年11月10 号,来自世界各国将近200名维吾尔代表齐聚捷克共和国布拉格市,举行了3天的代表大会,选举了新一届领导人。当然,多里坤‧艾沙,又一次,以多数票当选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任期三年。

他在他的当选主席演讲中说:“在维吾尔人面临生死存亡的今天,当选世维会主席是我的荣幸也是大家的信任,但更多的是责任和重担。我将殚精竭虑,为拯救危难中的民族,和战友们和大家一起,勇往直前,动员世界,拯救民族于水深火热之中!”

用中文套话说,路很长,维吾尔人的路更长、更为艰险;做领头人难,做维吾尔人的领头人更难,做民族生死存亡中挣扎的维吾尔人的领头人难上加难。但多里坤‧艾沙做到了,他在摸爬滚打中,正和战友们一起,引领维吾尔人开辟一条民族拯救之路!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