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中國官員暴虐之罪罄竹難書、維吾爾人躲再教育營買刑期入獄

2024.02.27
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中國官員暴虐之罪罄竹難書、維吾爾人躲再教育營買刑期入獄 新疆和田郊區的一所再教育營
法新社資料圖片

ylxt3.jpg中國新疆政府的邪惡與暴虐,荒唐與荒謬,是沒有底線的;尤其是自1949年以來的中國共產黨暴政,那是集人類有史以來全部邪惡與暴虐爲一身的一個極權政府,其邪惡與暴虐史無前例;其官員在極權體制下的貪婪與腐敗,那更是無恥至極。

然而,正常人看似荒唐的事例,卻可能是當事者的災難,可能導致當事者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就如作家方方女士在其《武漢日記》裏所說的“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大山。”維吾爾人頭上,則一直就是大山壓着,連氣都喘不過來。

本月9日到13日因私事,我到土耳其呆了幾天;儘管行程匆忙,來去匆匆,但我還是抽時間見了幾位新老朋友。在伊斯坦布爾的一次徹夜交談中,一位新結識的朋友講了一些於2017至2018年針對維吾爾人大抓捕時發生的事;聽完,我好久都無法使心情平靜,更無法消化這一聽似荒唐,卻又令人哭笑不得的悲劇。

這些發生在維吾爾人身上的真實案例,比最有想象力作家筆下的懸念故事更離奇,比古希臘悲劇大師筆下的悲劇更令人撕心裂肺。

朋友說,自2016年底的大規模抓捕開始後,很多維吾爾人感到威脅離自己越來越近,尤其是那些通過各種渠道致富發財了的、有錢的維吾爾人;他們人心惶惶,不知道該怎麼辦,如何躲避這一大規模人間災難。這些維吾爾有錢人的發財之路,少不了請客送禮和行賄官員,因而和政府官員藕斷絲連;且很多維吾爾大富翁的背後,基本上都有一個保護、關照他的漢人官員;於是大家開始各顯神通,花錢跑路子躲避抓捕。

那時,維吾爾自治區境內早已是風聲鶴唳,維吾爾人人人自危;維吾爾官員,無論其爲多大的官,是根本指望不上的;當時,連共產黨的紅人,被維吾爾人指斥爲民族敗類的努爾·白克力、希爾扎提·巴烏東等前自治區主席、前自治區政法委副書記都被抓了,還能指望那一位維吾爾領導能保護、或關照其他維吾爾人呢?

沒有辦法,惶惶中的有錢維吾爾人,只好找過去的漢人後臺領導尋求保護。在當時的恐怖氛圍中,也只有漢人領導有特權可以關照他那些曾經的錢袋子維吾爾人;當然,前提是漢人官員願意。然,到維吾爾自治區當官的漢人領導,都要麼是衝着仕途的快捷而來,要麼是衝着金錢而來,且一個比一個貪婪,只認錢,不認人。

再說,這些漢人官員,平時的暗中支持維吾爾有錢人,只不過是爲了利用維吾爾有錢人罷了,從未把他們當一回事兒;在任何政治鎮壓運動中,爲了仕途和利益,他們可以毫不猶豫地犧牲維吾爾人,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因而,當維吾爾有錢人,包括一些房地產開發商、實業家、大公司老闆、玉石商人等,祈求過去的所謂朋友——漢人官員疏通一下時,漢人官員告訴維吾爾有錢人,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繼續花錢消災!

和田有一個維吾爾玉石商人,2017年年初,爲了躲避抓捕,找了當地一位和他關係非常好的漢人官員幫忙;兩人關係好是因爲,這位維吾爾玉石商人一直給這位漢人官員送錢送禮,而這位漢人官員則幫這位維吾爾商人擺平政府方面的一切麻煩;漢人官員是這位維吾爾玉石商人的政府靠山,而玉石商人則是漢人官員的錢袋子;兩人之間的關係在此次大抓捕前,是所謂的鐵桿朋友。

當維吾爾玉石商人祈求漢人官員朋友幫忙躲避抓捕時,漢人官員面露難色地告訴他,這次的情況不同一般,難度大;維吾爾人說花錢,花多少都行。漢人官員據說猶豫了一下,然後告訴維吾爾玉石商人,如果被抓到再教育集中營,那就什麼都完了;那裏沒有刑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更不知道再教育結束後會帶到哪兒去;再教育營就是一黑洞,有可能就此杳無音訊、人間蒸發;最好的辦法是花錢買刑期,先進監獄,躲過風頭!

漢人官員告訴玉石商人,買刑期進監獄,有判決書、有刑期,知道在那個監獄,還可以定期探視,不僅有盼頭,且不會失蹤;漢人官員還承諾風頭過後,一定會幫他減刑、甚至監外執行或保釋出來。

沒有其他選擇,玉石商人給官員送了一大筆錢,讓他幫忙打點公安、檢察院和法院,然後在家等着被抓捕;過了幾天,公安來到他家將他抓走了,檢察院以偷稅漏稅起訴了他,最後他被判了7年有期徒刑,並送到兵團監獄服刑。

據說玉石商人的家人,因此而對那位漢人官員感激涕零,說是撿了一條命;然而,玉石商人刑期剛開始,那位漢人官員就被調到烏魯木齊了;現在,玉石商人能否活着走出監獄,成了未知數;既便走出監獄,能活幾天更是未知數了。

當然,並不是每一個維吾爾有錢人都那麼相對‘幸運’,有的錢花了,人被抓進去以後,卻被以其他重刑罪名被起訴,被判重刑,財產被沒收;不僅送的錢進了漢人官員的口袋,連自己的命也搭進去了,最後落得個家破人亡;等於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賠了夫人又折兵。 

一位喀什噶爾的維吾爾房地產商人,就沒有和田玉石商人那麼‘幸運’;這位喀什噶爾的房地產商人,在給漢人官員朋友送了一大筆錢後,按和漢人官員‘朋友’商量好的,在家裏放了幾本所謂禁書,等着公安來抓捕;公安來了,書被查出來,他卻被檢察院以私藏恐怖主義和宣揚暴力的書籍爲罪名被起訴,被判了重刑,公司、家產被沒收,人被送到中國不知是那一省的監獄,自此杳無音信。

地產商親人試圖找漢人官員疏通,但那位官員拒絕見地產商人的親屬;在當時那恐怖氛圍中,也沒有維吾爾人敢抗議,或揭發漢人官員貪污受賄;地產商家人,那更是不敢,只好打落了牙齒往肚裏吞,以淚洗面,等待命運安排。

2017年至2018年年底,有錢的維吾爾人,爲了不至於被抓進再教育集中營失蹤,花錢買刑期入獄的,土耳其的朋友說,人數不在少數。也確有幾個維吾爾有錢人,花錢打點之後,被判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以躲過了進再教育集中營的厄運。

然而,監獄,畢竟還是監獄,有的從監獄出來後不久就死了;有的走出監獄時,已落下一身殘疾,只好在家臥牀等待死亡到來,沒有了過去的風光;有的被判了重刑,而不是預期說好的幾年有期徒刑,他們在監獄裏,在煎熬中數着漫漫長夜等待奇蹟的出現。

而那些慫恿維吾爾有錢人花錢買刑期的漢人官員,則升官的升官,撈錢的還繼續撈錢,似乎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繼續着他們的“中國夢”。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