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不仅是维吾尔人,任何民族的信仰都不是天生唯一的

2020-03-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疆的一个清真寺。(法新社)
新疆的一个清真寺。(法新社)

中国国务院发布《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最后一个题目是:《伊斯兰教不是维吾尔族天生信仰且唯一信仰的宗教》。

是的,伊斯兰教并非维吾尔人天生唯一信仰。维吾尔人信仰过很多宗教,从信仰最原始的萨满教到信仰有完整认主学、《古兰经》学、宗教法学的伊斯兰教,就如世界上大多数民族、种族,是维吾尔人从简单泛神、多神崇拜到绝对的一神崇拜的一个发展过程。这并不令人惊讶,也无需强调。

再说,维吾尔人也从未否认过其信仰其他原始宗教或佛教、摩尼教等的历史,维吾尔人很自豪于其信仰不同宗教时所创造的、辉煌的文学艺术文明的过去,比如柏孜克里克千佛洞、克孜尔千佛洞,包括敦煌千佛洞里的壁画,大多是维吾尔人祖先在信阳佛教时的艺术创造,而且是举世罕见的、保存较为完好的早期佛教艺术遗迹。

对那些萨满教、摩尼教、琐罗亚斯德教、拜火教等的文字遗迹也好,传统也好,维吾尔研究人员在非常细心的发掘、研究、传承,并自豪向维吾尔人大众、向世界介绍这些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维吾尔穆斯林大众也津津乐道于祖宗留下的财富,并没有像共产党、塔利班那样,摧残、摧毁祖宗留下的遗迹、遗产。

反之,近代有一大批维吾尔知识分子不顾中共设置的重重学术限制和压力,尤其是对维吾尔人历史、文化研究上的红线、政策条条框框,寻找各种可能的机会,在高压下埋头研究那段维吾尔古代历史;然后详细细致的,但又非常小心翼翼的,用隐晦、暗喻笔法奋笔疾书,介绍维吾尔人信仰伊斯兰之前所创造的辉煌历史。

在维吾尔人当中极具声望的维吾尔知识分子,无论是图尔贡·阿里马斯的《维吾尔文化历史》,还是麦麦提明·阿卜杜修库尔的《古代中亚西亚》,或者托赫提·木扎提的《中世界维吾尔历史》和《维吾尔历史文化研究》,都以肯定口气阐述维吾尔人还未信仰伊斯兰的过去,他们的文章作品里,都从未否认过维吾尔人信仰其他宗教的历史。

建立第一个维吾尔帝国——鄂尔浑回鹘汗国的骨咄祿毗伽闕可汗带领维吾尔人返回故土,再建维吾尔喀喇汗王朝的王子庞特勤建立高昌回鹘汗国的亦都护等,也都不是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但维吾尔人以各种方式纪念他们,书写史诗传唱他们的丰功伟绩。

维吾尔人信仰佛教时的库车人鸠摩罗什,在蒙古帝国宫廷当国师的塔塔统阿,及其他蒙古统治时代达官贵人、文人骚客,如鲁明善、贯云石、萨都剌等也都不信仰伊斯兰教。但维吾尔人并未因此否认他们,反之,非常自豪地纪念他们,为曾有这样的先辈而倍感骄傲。

包括在海外反对中国殖民占领东突厥斯坦(新疆)维吾尔自由运动中,我们的队伍也是由不同宗教信仰维吾尔人组成,尽管穆斯林是多数,但也有基督徒、无神论者,大家团结协作,从未有过任何隔阂。

我们还经常和信仰佛教的图伯特(西藏)、蒙古朋友、信仰基督教的汉人朋友和一些什么都不信的中国民运朋友并肩开展活动,从未有过问题。当然,我们还和世界各国各种宗教组织、教派组织一起为人权、民主事业,为宗教自由而奔走呼吁。没有歧视,只有宽容、包容。

那么,为什么中国国务院白皮书浪费大家的时间,专门设提谈这么一个不言自明的问题呢?他们当然是有目的的,而且醉翁之意不在酒。

白皮书谈这个问题的目的,是要对维吾尔人说:中共政府告诉你们,伊斯兰教不是维吾尔人天生唯一的信仰,是统治者用武力强权强迫维吾尔人接受的;所以,现在就听从习近平共产党的洗脑宣传,对同化(汉化)不要进行无谓的反抗和抵制;赶紧听党的话,抛弃融合了突厥传统文化的伊斯兰信仰,融入所谓的“中华民族(汉族)”。

这也在白皮书字里行间透露着,尤其是这一段话:“维吾尔族信仰伊斯兰教,不是当时民众主动改信和转型,而是宗教战争和统治阶级强制推行的结果。”

但问题是,世界上大概除了犹太人以外,没有哪个民族的宗教信仰是天生和唯一的,包括汉人。大多数宗教都是在武力下、统治阶级强加下广泛传播的,不仅伊斯兰教是这样的,基督教也如此。

更有甚者,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三大同源宗教式极权主义邪说,也都是通过暴力、血腥屠杀和饥饿,在统治阶级强压下成为意大利人、德国人、俄罗斯人和中共统治下各民族信仰的,并非上述民族天生唯一的信仰!

中原汉人,有信仰佛教、道教、禅宗和儒家的,有信仰基督教的,还有信仰伊斯兰教的,当然,也有信仰“共产主义”的,有无神论者。有哪一个是汉人天生唯一的呢?儒家?非也,孔子之前没有儒学,秦帝国还焚书坑儒,只是到了汉帝国时,儒家才成为中原主流信仰,如果儒家还能算是宗教的话。

对汉人来说,共产主义更是一个切头切尾的外来物,和中国任何学说都没有关系,既不是汉人天生的信仰也不是汉人唯一的信仰。而且,我可以肯定地说,共产主义是共产党以暴力屠杀强加给其统治下维吾尔、图伯特、蒙古和汉人的,是已经被历史证明为错误的,和法西斯、纳粹等邪恶学说一样被现代文明所鄙视的恐怖主义学说。

如果中国共产党放开让民众自由选择,我相信,无论是维吾尔、图伯特,还是汉人,没有几个人会选择信仰共产主义!

至此,是否可以按白皮书的逻辑提出我们的建议;既然共产主义不是中共统治下各民族,包括汉人天生的信仰;也不是中共统治下各民族,包括汉人唯一的信仰;是否可以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原、东突厥斯坦(新疆)、图伯特(西藏),让民众自由民主地选择其信仰?是否可以让民众自由民主的决定其命运?是否可以让民众自由民主的选举其领导人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