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野蠻中的文明

2021.05.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野蠻中的文明 中國加強新疆維穩
(志願者提供)

忘不了2009年7·5之後,尋找被警察於2009年7月9日自家裏抓走兒子的維吾爾母親帕提古麗·古拉姆,於2014年在自己被中國政府失蹤前,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的哭訴:“羨慕巴勒斯坦和敘利亞的母親,他們至少可以親手埋葬自己被打死的兒女;而我的孩子從家裏被抓走,至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我只是想最後再看一眼我的兒子呀,爲他洗去灰塵,親手埋葬他,難道這還過分嗎?”

上週,下班回家路上,聽美國國家廣播電臺深度報道巴以衝突。記者連線在加沙的一位女大學生,採訪這位21歲女大學生對巴以衝突的看法和感受。對我觸動最深的是,女大學生告訴記者,每次聽到以色列空襲警報,她們全家都要跑到客廳裏,大家抱在一起等待。當記者問她,爲什麼全家都要跑到客廳躲避時,大學生回答:要死大家一起死!

巴勒斯坦人可以選擇一家人死在一起,或者活在一起;他們在戰火紛飛、衝突不斷的巴勒斯坦有生死選擇權!

當記者問巴勒斯坦女大學生,她每天做什麼時,她回答:每天上推特等社交媒體,查看每天新聞,查看是否有同學、鄰里突然消失,突然消失意味着可能死在空襲中。也就是說,她們能很快搞清楚親人鄰里死活、傷亡情況。

當然,我無意在此文章裏討論巴以衝突的是非曲直,早已有很多中東問題的國際專家、學者將巴以問題討論的淋漓盡致,無需我班門弄斧。

巴以衝突頻繁、血腥,毋庸諱言。戰爭中,雙方無論多麼剋制,多麼照顧平民,戰爭仍然無法擺脫其野蠻性。但以色列作爲強者,在能夠斬斷加沙與外界聯繫的條件下,仍然允許平民通訊聯絡,允許加沙巴勒斯坦平民與外界聯繫;在戰爭之殘酷中,凸顯一點人類惻隱之心和文明的花火。

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母親,不僅可以親手埋葬他們死亡的親人,還可以在腥風血雨的戰火中,始終不斷地使用現代科技成果 -- 互聯網,使用各類社交媒體,向外界,向世界通報正在發生的戰爭之殘暴,表達各自對立的觀點;而且,還可以互通信息,親朋鄰里保持聯絡,隨時發現誰家被炸了,什麼人死了。

和衝突持續不斷的巴以相比,新疆,沒有戰爭也沒有空襲警報,中國殖民政府擁有一切、壟斷一切;而維吾爾人則手無寸鐵被嚴重邊緣化,因而維吾爾人的不滿反抗都是和平示威。然而,新疆卻是世界上軍隊最多、警察最多、監獄最多、集中營最多、強制失蹤者最多的一個地方,而且還是最黑暗的信息黑洞。

維吾爾母親帕提古麗·古拉姆。(Public Domain)
維吾爾母親帕提古麗·古拉姆。(Public Domain)

自中國殖民佔領後,新疆一直就有反抗者失蹤。尤其是90年代之後的幾次大的維吾爾人抗議示威,如1990年的4·5巴仁鄉農民抗議示威,維吾爾人死亡人數、失蹤人數一直就是個迷;1997年的伊犁2·5示威抗議,也有大批維吾爾年青人失蹤;2009年的7·5之後,失蹤的維吾爾年輕人更是成千上萬。7·5失蹤的維吾爾年輕人,他們絕大多數是從家裏、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警察抓走的,但也都就此人間蒸發,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2016 年起更甚,有成千上萬維吾爾大學校長、專家學者、教授、教師、詩人、作家、藝術家、歌唱家、企業家、慈善家、球星、模特、農民、牧民,甚至於一生都爲共產黨效忠的維吾爾幹部也都失蹤了,杳無音訊、蹤跡全無。

在新疆的維吾爾人,他們不敢尋找失蹤親人,尋找的結果就如尋找兒子的維吾爾母親帕提古麗·古拉姆,最後自己也會被吞噬於中國殖民政府的暴政黑暗中!

因而,在海外,在中國駐各國使領館前,自2017年起,出現了尋找親人維吾爾、哈薩克人的身影。每天,在伊斯坦布爾的中國領事館前,在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的中國領事館前,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中國大使館前,在澳大利亞中國使領館前……,幾乎每天都有無數個維吾爾人、哈薩克人,手舉着他們失蹤親人的照片:父親、母親、兒女、丈夫、妻子,尋找被中國殖民政府強制失蹤的親人!

中國自稱擁有五千年文明,自稱崛起大國,習近平更是號稱要和美國爲首的民主國家平起平坐,然而卻沒有自信打開互聯網,更沒有自信允許其統治下的民衆擁有基本人權;更遑論允許維吾爾人自由遷徙、自由表達觀點和保留自己的文化、傳統和信仰!

很多中國人覺得巴勒斯坦人不幸、敘利亞人不幸、阿富汗人不幸,總以爲他們的國家戰亂不斷、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然而,中國人不知道是,巴勒斯坦人、敘利亞人、阿富汗人有遷徙的自由、有表達的自由,有互聯網、有暢通的信息、聯絡渠道,遠在天涯海角還能知道家鄉親人安危,能夠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

就如尋找失蹤兒子而失蹤的維吾爾母親帕提古麗﹒古拉姆哭訴的,巴勒斯坦、敘利亞的母親至少可以親手洗去死亡兒女屍體上的灰塵,最後再看一眼兒女,和他們親吻告別,親手埋葬他們,每年還可以上墳爲亡靈祈禱和平安詳。而新疆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卻被殖民中國政府殘酷剝奪了這一在戰亂中掙扎的巴勒斯坦人所擁有的最基本人權 -- 親情知情權。

我們不知道自己的親人是否活着,不知道他們的孩子在哪兒?已經四年多了,我不知道自己的母親、三個妹妹在哪兒?也不知道她們是否還活着?更不知道三個妹妹的丈夫、兒女在哪兒?是否還活着?

美國維吾爾人孜芭·阿巴斯在尋找失蹤母親古麗仙醫生,森塔什在尋找失蹤的、已退休文學家父親,阿爾法特在尋找失蹤電視臺記者父親,還有很多美國維吾爾人在尋找失蹤的哥哥、弟弟、父親、母親、同學、朋友……。

文明的核心是人的尊嚴,文明的基礎是對國際法的尊重。文明必須體現在對《世界人權宣言》所規定的基本人權的落實,文明必須體現在對親情知情權的尊重!文明不應該成爲強權的遮羞布,不應該成爲只顧經濟利益無視人權之藉口,更不應該成爲種族屠殺的工具!

中國政府,還我們的親人!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