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古尔邦(宰牲)节的孤独

2021-07-26
Share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古尔邦(宰牲)节的孤独 2019年8月12日,一名男子在云南省一清真寺参加宰牲节(Eid al-Adha)的晨祷。
路透社图片


上个星期二,是全世界穆斯林的古尔邦(宰牲)节。

早上,和公司的部门同事开例会,老板看到我有点惊讶,他说:“伊利夏提,你怎么还在这儿?今天不是穆斯林节日吗?祝你节日快乐!你今天可以不上班!”我苦笑了一下回答:“谢谢你,但我喜欢上班。”

我不想把个人问题带进公司,所以没有解释为何不想休息,只是以喜欢上班敷衍了一下老板和同事。

实际上,我没有心情过节;妻子也没有休息,她也上了班!

提前一天,我们把家收拾布置了一下,炸了一点馓子,买了羊肉,给孩子买了新衣服,但没有休息;休息,也只是两个人四目相对无语;我们俩都和家乡亲人失去了联系,上班,至少能让我们暂时忘掉对家乡亲人的思念!

过节前的星期天,和几个社区的维吾尔朋友们聚会,大家谈到即将到来的节日,也是一种期盼中的哀伤,只有欢乐的过去,没有现在和未来。

那一天,大家不停的各自回忆、讲述着自己过去在家园的节日幸福时光,回顾着和父母亲人在一起共度节庆的欢乐时光。

一位朋友非常痛苦的告诉我们,他的父亲,已经80多岁高龄,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经常往来于医院和家庭;然而,就这样的一位老人,因这位朋友在美国的活动,还是不断被中国政府骚扰、威胁利诱,也曾短暂进过‘再教育营’。

他最后非常痛苦的说:“你们可能理解不了我,现在,我真的希望父亲能一走了之,我怕他万一被抓捕判刑,那个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内疚、负罪感,将折磨我一辈子!”

另一位朋友接着他的话说到:“前几年,我总觉得我父母走的太早了,心里特别难受;现在,每每想到父母,每到父母生日、忌日,想到家乡现在的恐怖,我们兄妹几个都很庆幸父母走的是时候!”

其实,我心里一直也在暗自庆幸父亲2016年4月5日走的太是时候了;尽管当时的我,非常遗憾父亲没有能等到和我再见一面的机会,我没有能在最后时刻陪伴父亲;但现在,一想到家乡的红色恐怖、种族灭绝,心里还真的是庆幸父亲走的真是时候!

父亲是非常虔诚的一个穆斯林,曾经是东突厥斯坦国民军的最后一批军人,还是哈密铁路地区唯一一个清真寺的发起建设者之一,后来又成为了该清真寺的主持之一;父亲也是哈密铁路地区维吾尔社区的领袖之一;而且,父亲还曾去麦加朝觐过。

如果父亲还活着,以他过去的历史,对伊斯兰信仰的虔诚,加上我这个在美国参与维吾尔自由运动的儿子,他进集中营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抓捕判刑的可能也极大。

如果父亲还活着而被抓捕,那原因将是因为我,而在因弟弟被兵团暴徒杀害,大妹妹因我被抓捕,二妹妹和其丈夫、大女儿因我进集中营、三妹妹全家和母亲失踪之负罪感上雪上加霜!

我在家乡的亲人,可以说,因我的反抗和不屈服,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母亲已经有四年失去联系不知所踪,今年年初辗转得知两个妹妹和她们的部分家人,截至2018年10月还在奎屯的一个集中营,另一个妹妹和她的家人都人间蒸发杳无音讯;三个妹妹的六个孩子,我只得知有一位在集中营,其他五个孩子,都不知所踪!

记得小时候,每次过节之前,我和妹妹、弟弟特别高兴,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不停的问父母哪一天是节日;一次,快到节日时,父亲从哈密统战部安排的一周宗教人士培训班回来,满脸疲惫、忧心忡忡的他,苦笑着对我们说:“孩子,一家人团聚、欢乐健康,每天都是节日,珍惜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现在回头看,父亲是对的;一家人团聚、亲密无间、欢乐健康,那一天都可以是欢庆的节日;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即是有钱、有住的地方,节日也如漫漫长夜,人们脸上失去了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家庭也没有了亲情欢乐无忧的节日气氛!

然而, 令人不齿的是,邪恶的中国殖民政府,似乎要在失去亲人的我们伤口上撒盐,偏偏破天荒地选择在古尔邦节第一天,召开古尔邦节专题记者招待会,让几个被幸福的维吾尔人,在视屏上照着稿子念维吾尔人的幸福生活?!大谈房屋、收入等党国恩典?!

更为荒谬的是,中国殖民政府,一边公开将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称为是病毒,抓捕宗教人士、拆毁清真寺、清除圣陵;一边却又在伊斯兰教最具宗教精神意义的节庆日——古尔邦(宰牲)节,将伊斯兰信仰以国家名义进行政治化、物化宣传。

显然,中华帝国,以其千年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极端扩张主义教条,加上共产主义的物质主义,根本无法理解一个有信仰的民族,有信仰的个人,重要的根本不是物质拥有,而是精神的追求、崇拜造物主的自由,感恩造物主的自由!

古尔邦(宰牲)节,我们维吾尔人,因为我们的维吾尔文化身份,因为我们的伊斯兰宗教信仰,被中华帝国当做了其极端民族主义祭坛上的牺牲;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邻里,都被当作了牺牲,他们在集中营、在监狱、在活摘器官的中国医院里,正在呻吟挣扎!

古尔邦(宰牲)节,我的三个妹妹和他们的家人可能在集中营正在暗中哭泣,也可能已被判刑,在冰冷的监狱地板忍饥挨饿挣扎,或已被折磨致死;我80高龄的母亲也一直杳无音信,她可能在集中营、或者在监狱煎熬,或者也有可能已不堪忍受家破人亡之哀伤,而撒手人寰、一个人在孤苦无助中离开了我们。

古尔邦(宰牲)节,本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各民族穆斯林,为向真主表达其虔诚信仰,而在这一天宰杀羊作为献祭,与邻里分享的精神纯洁仪式;然而,今天,在物欲横流、金钱和利益主宰一切的现代世界,作为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人,我们,无论是虔诚的践行者、还是非常世俗的自由思想者,却都成了因维吾尔身份而被献祭的牺牲!

当亲人手足做了牺牲时,古尔邦(宰牲)节,对我们维吾尔人而言,对我而言,失去了节日的意义,就如寒冬的暗夜,没有阳光,失去了节日的喜庆;我只能在孤独中默默祈祷造物主创造奇迹,像为亚伯拉罕自天而降一只羊,替换他儿子做献祭一样。愿真主让维吾尔人获得自由,让我们重见阳光的灿烂,重温往日的亲情温暖!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