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吗?

2019-08-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新疆“七·五”事件五周年纪念日当天,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在位于安卡拉的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外抗议。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新疆“七·五”事件五周年纪念日当天,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在位于安卡拉的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外抗议。 (法新社资料图片)

自进入今年夏季,黔驴技穷、疲于应付国际压力的中国政府,开始不断推出各类有关维吾尔人、东突厥斯坦(中国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白皮书,试图以强词夺理、胡搅蛮缠继续欺骗文明世界,继续其对维吾尔等新疆突厥民族的种族灭绝法西斯暴行。

上个月中下旬,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以《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为题的白皮书,白皮书无非是以陈词滥调重复编造的维吾尔历史,篡改东突厥斯坦(新疆)历史,歪曲维吾尔及其他生活在东突厥斯坦的突厥民族信仰、文化、传统等。

尽管该《白皮书》一发表就引起了国际社会极大的舆论反响、批驳,当然也包括维吾尔学者、人权活动家、各维吾尔团体领袖等的言辞指责;但是,大多数的批判,仅停留于就事论事的简单批驳;缺乏系统性的、有理有据的逐条反驳,因而,我以为,对《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我应该再说点什么。

我的批判,就从《白皮书》的第一条开始:“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视频截图/路透社)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视频截图/路透社)

华语世界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开篇便说:“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尽管说的是远古至近代中原王朝的分分合合;而且这分分合合说的是还没有出现民族、国家概念时期的王朝天下;但细读那些所谓的分分合合历史,绝大多数的分分合合是发生在中原,长城以内,与蒙、藏、东突厥斯坦,没有任何关系;这说明一个铁的实施,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更没有“不可分割的领土”这一说法。

中文所谓的天下(中国),按中文史书记载,自盘古开天至尧舜,自殷、商、周至春秋战国,自秦灭六国至始皇一统中原,自汉至三国、南北朝,自隋唐至五代、南北宋、辽、金,自蒙元至明,自满清至北洋、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朝各代的土地边界,自始至终,变幻不定,有大有小;翻遍中文历朝历代史书,除了中共国,未见有任何过去朝代史书记载哪一块儿土地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成吉思汗蒙古帝国征服土地纵横亚欧大陆,中原只是其以异族身份征服的最后一块儿土地;在蒙古帝国征服中原之前,现在的内外蒙古、图伯特(西藏)和东突厥斯坦都与中原是分割的!就历史上蒙古帝国而言,要说哪一块儿土地是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大概只有现代蒙古国可以说中原(现在的中国)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何来“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一部分”?

朱元璋的大明,中文史书白纸黑字记载,将近三百年的国祚,其闭关锁国,安于自嘉峪关至玉门关的长城以内;大明这三百年,东突厥斯坦、蒙古、图伯特(西藏)都与中原大明朝各自为政,是分割开了的列国;何来“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满清,继蒙古帝国之后,是另一个以异族身份于1644年入关,以几千铁骑击败大明朝残余,以“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血腥手段,臣服了中原及其居民。

据梁启超的《戊戌政变记》记载,满清末年,满清大臣刚毅曾对要前去与列强谈判的代表说:“宁予友邦、不予家奴”,意思是征服的土地是满清王朝的,给予谁是自己的事,与被征服中原大明遗民无关。

当然,家奴指的是包括现在要认贼作父的共产中国之先辈曾国藩、左宗棠、林则徐及后来的改革派康有为、谭嗣同、梁启超等戊戌六君子。

满清是在征服了中原一百年之后,于1755年才征服准噶尔汗国,再顺手牵羊,将东突厥斯坦南部也一块儿收为藩属,与蒙藏一起归理藩院管理;在东突厥斯坦还未被满清征服这一百年期间,东突厥斯坦是和满清中原是分隔开的!

再想啰嗦一点满清的藩属;理藩院和满清管理中原汉人事物的其他内阁六部是同等机构;有意思的是,理藩院不仅管理满蒙藏维吾尔事物,而且还包括俄罗斯事物;而且理藩院的文书只用满蒙藏维吾尔语,不用中文,这也突显满清对其藩属的管理是和对中原汉人的管理是有极大区别的。

尽管东突厥斯坦土地和人民被征服了,但在行政管理上,显然,在满清统治者眼里,东突厥斯坦还是和中原是有区别的,所以要分隔开!

以上是过去,再看近代历史,辛亥之前,孙中山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口号,显然,就没有包括东突厥斯坦、图伯特(西藏)、蒙古等藩属,也就是说国共两党都认可的国父在当时,已经明确确认东突厥斯坦(新疆)不属于中原本土,是可以分割的一部分!

辛亥革命爆发后不久,孙文在巴黎发表谈话:“中国于地理上分为二十二行省,加以三大属地即蒙古、西藏、新疆是也,其面积实较全欧为大。各省气候不同,故人民之习惯性质亦各随气候而为差异。似此情势,于政治上万不宜于中央集权,倘用北美联邦制度,最为相宜。每省于内政各有其完全自由,各负其统御整理之责;但于各省之上建设一中央政府,专管军事、外交、财政,则气息自联贯矣。”

上引孙中山的话再一次证实,东突厥斯坦不属于中国,是中国领土可以分割的一部分,何来“不可分割”之说?

实际上,自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直到1944年盛世才被迫去重庆就任农林部长为止,东突厥斯坦事实上是与中华民国处于分割的!何来“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盛世才政变上台当上督办之后,投靠苏联斯大林怀抱,邀请苏军红军机械化加强团第八团进驻哈密,守住了东突厥斯坦的东大门,使得靠苏联征服了中原各省就任了中华民国总统的蒋介石望西兴叹;那三十三年,东突厥斯坦是和中原分割的,何来“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自1944年至1949年,共产党在苏俄斯大林援助下侵占东突厥斯坦为止,东突厥斯坦西北部三区,在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民族军保卫下,星月蓝旗高高飘扬,各民族自己当家作主;那时的东突厥斯坦,是与中原政权分割的,何来“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同为满清藩属的安南、高丽独立了,还有其他满清征服土地划归了其他国家,包括香港割让给英国,也分割了一百年,何来不可分割一部分?

现在,香港回归还不到30年,香港的反“送终中“已突显,香港也只是土地回归了,人心并未回归,还是分割的,何来“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最后,以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历史地理)、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教授的话作为结语:“如果以历史上中国最大的疆域为范围,统一的时间是八十一年;如果把基本上恢复前代的疆域、维持中原地区的和平安定作为标准,统一的时间是九百五十年。这九百五十年中有若干年,严格说是不能算统一的,如东汉的中期、明崇祯后期等。”(《中国历史的启示;同意与分裂》商务印书馆,65页)

千年历史长河中,满蒙藏、东突厥斯坦只有八十一年藩属于征服中原异族统治,就敢大言不惭“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逻辑何在?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