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维吾尔“民考汉”

2020-08-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民考汉是一个特殊群体,图为网络论坛中“民考汉”群体制作的图片。(Public Domain)
民考汉是一个特殊群体,图为网络论坛中“民考汉”群体制作的图片。(Public Domain)

中国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后,在维吾尔自治区出现了一个新名词 - 民考汉。

“民考汉”是指非汉各民族自小上汉语学校,用汉语参加高考的学生。在维吾尔自治区,民考汉以维吾尔人为主,包括哈萨克、克尔克孜、乌兹别克等其他民族。

伴随毛泽东的死,文化大革命结束,各种控制稍微有所松动,人们开始回顾过去,寻找在文化大革命的疯狂中被破坏、被摧残的信仰、文化、传统。

维吾尔人也不例外。维吾尔教育开始重新复兴,在一大批老一辈,尤其是在上世纪初在苏俄中亚、土耳其等受过教育的维吾尔知识分子带领下,东突厥斯坦(新疆)各地,各个中小学克服种种物质上的困难,使维吾尔教育欣欣向荣、魅力无限。

自小学到大学的完整维吾尔教育体系很快得到恢复,大多数维吾尔人处于对自己文化的热爱和尊崇,将孩子送到维吾尔学校学习;只有极少数维吾尔人将孩子送到汉校上学。因而,维吾尔民考汉在当时是属于少数群体,有点新鲜。

本人大概可以算是第一代民考汉代表之一。

当时,维吾尔家长送孩子去汉校的主要原因是,住家附近没有维吾尔语学校;极个别家长认为孩子学好汉语能找到好工作;但更多的维吾尔家长是是因为自己不懂汉语而在工作中吃够了苦头,受够了歧视和侮辱,想让孩子学好汉语,以可以和汉人平起平坐。

当然,第一批民考汉里也有一部分是维吾尔自治区高级官员子弟,他们是被作为要接班的红二代而培养的。如,自治区主席、副主席及厅局长的儿女。

可以说,第一代维吾尔民考汉基本上产生于高干大院和汉人垄断企业,如铁路、兵团等汉人占绝对多数,没有维吾尔语学校的驻维吾尔自治区直属中央企业。

以我为例,我们家住在哈密铁路地区,我进汉校主要原因是那里没有维吾尔语学校,但父母希望我学好汉语能和汉人平起平坐是一个重要原因。记得父母一再警告我一定要学好,一定要掌握汉语,以出人头地,为维吾尔人争得尊严。

但父母的愿望归愿望,最后的结果还是要有进入汉校学习的维吾尔孩子的努力决定!

民考汉,尤其是八、九十年代的维吾尔民考汉,有一大批丢失在了两头具失的茫然中。十年中小学汉化洗脑教育的结果,使一些民考汉不仅失去了自己的民族语言,而且失去了民族自豪感,失去了信仰、传统和文化,成为既不是维吾尔人,也不是汉人的一个没有归属的流浪汉,民族文化的荒漠。

但大多数民考汉在维吾尔父母的言传身教下,既保持了自己的维吾尔母语,也通过家庭教育对自己的文化、信仰、传统有了深刻的认识,并为之而感到自豪。

还有很多民考汉通过自学,学会了维吾尔文字的读、写、念,这样又通过读维吾尔知识分子书写的各类维吾尔书籍,重新出版维吾尔经典典籍,了解了自己的历史,开始思考民族的未来和出路。

在学习汉语的过程中,民考汉有一开始的对汉文化的排斥,很快进入到利用丰富汉文资料驰骋于知识海洋的追求中;但也有一开始对汉文化博大精深的震撼羡慕,逐渐进入到对汉文化排外不包容性认识加深而至怀疑。一路走来,大多数民考汉不仅没有能成为维吾尔-汉文化之间的桥梁,反之,或多或少都成了中国极权文化的批判者。

熟练掌握维吾尔语和汉语,以其维吾尔文化身份掌握汉文化,使民考汉视角独特。这使得民考汉在维吾尔社会中鹤立鸡群,在汉人社会中格格不入、归为危险群体!因而,八九十年代维吾尔人中有民考汉是维吾尔自治区第十五个民族的嘲弄;而在汉人中则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维说汉化”之说。

但伴随维吾尔教育被完全挤压出教育领域,也没有了民考民和民考汉的区别,维吾尔人都成了民考汉,几乎每一个受过教育的维吾尔人都被迫成为民考汉;但同时,伴随民族压迫的强化,维吾尔人也以更坚强的韧性开始应对文化侵略。

新一代民考汉因民族矛盾的加剧、民族压迫的上升,在父母的严格教育下,既有坚定的信仰,也对自己民族文化有信心,而且比第一代民考汉更具强烈的民族危机感和责任感。因而在维吾尔社会中,民考汉不仅不再是鹤立鸡群的异类,而是成了抵御异族文化侵略的中流砥柱。因而,在中国政府官僚眼中,民考汉和全体维吾尔人一起成了完全不可信任的群体,一个必须防范的知彼(中国)知己(维吾尔)的,更危险的国家敌人。

如果说在过去的高压下,为了保住仅存一点生存空间,大家还能相对容忍,很多民考汉只以玩笑形式嘲弄中国极权文化,并未全面公开对中国极权文化的批判和藐视的话,今天,在每一个维吾尔人都处于生死危机之时,整个民族面临种族灭绝危亡之际,民考汉开始了对强势汉文化及其化身中国殖民政府的全面反击!

维吾尔民考汉因和汉人一起在一个完全汉化环境里接受教育,而又时时被老师和同学在有意和无意中提醒着其不属于这个群体,因而民考汉既知道自己是谁,又知道中国极权文化、历史和传统,也知道极端民族主义汉人的思维模式,为人处世;但更多的是在这种歧视中,练就了批判大汉极端民族主义文化的火眼金睛和刀枪不入的防身之术。

就如《西游记》里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从里向外攻,民考汉也是中共伪中华文化肚里的孙悟空,不仅知道如何批判极权中国独裁文化,更知道哪里是中共极权主义文化的易攻之处。

在今天的维吾尔人与中国政府进行的不对称真相信息战中,无论是在视频平台上,还是在脸书、推特、电报等社交媒体上,到处剑拔弩张斗得不可开交的都是维吾尔民考汉对阵中国政府豢养的五毛!

尽管五毛人多势众,群起而攻之,但在据理力争、摆事实讲道理上,五毛都不是民考汉维吾尔人的对手,基本上是一败涂地,只能靠胡搅蛮缠挣点钱交差,但说服不了任何人。

民考汉,中国政府寄希望的维吾尔同化实验品,也本是要树为同化榜样的群体,最后,却成了中国政府最难对付的一个维吾尔群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大概莫过于此!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