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和自然

2021-09-27
Share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和自然 新疆一名维吾尔店主在整理他的无花果。
(Public Domain)

维吾尔人对无花果树情有独钟,不仅家里只要有条件就种植无花果树,而且自最西部的喀什噶尔到哈密,从最西北边的伊犁至阿勒泰,任何一家维吾尔人餐厅门前,都会有一两颗无花果树,冬天搬进家里,春暖花开的季节拿出来放到餐厅门口。绿油油的叶子中间,点缀着黄澄澄的无花果,进餐厅如进花园,令人心旷神怡!

我在美国买了第一个房子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遵循维吾尔人传统,到附近植物园买一棵无花果树种到前院。大约一年后,在我的辛勤培育下,一棵无花果树变成了三颗。然后,我又种了一棵桃树和一颗苹果树。苹果树不死不活,但无花果树和桃树却每年硕果累累。

今年,一如往年,无花果树又结了很多果子;桃树结的果子更是多的压弯了枝。但我们吃到嘴里的却没有那么多,几乎一多半都被松鼠和其他动物分享了。

我在后院里还开垦了一块地,每年种植西红柿、辣椒、长豆角等各类蔬菜,也都是硕果累累,但也是和松鼠、兔子共同分享;偶尔,还会有鹿群跑进来分享蔬菜、水果。我一直也没有为菜园子围栅栏,城市里长大的妻子一直埋怨。但我告诉她,那些菜动物吃不了多少,剩下的我们也还是吃不完,一起分享更显大自然、造物主恩赐的伟大。

事实也如此,每年就那几棵果树,那一小块儿地出产的蔬菜、瓜果,在旺季,我们根本吃不完;因而,一如维吾尔人传统习惯,我们和邻居、朋友分享那些蔬菜、水果。

我的邻居特别喜欢无花果。第一次丰收,我给他摘了一大把刚熟的橙黄色无花果,他一边品尝一边说,他这是第一次吃从树上摘下来的无花果。看着他吃得津津有味,赞不绝口,我们一家人也都特别高兴,似乎又回到了维吾尔乡村那种邻里交融,共同分享瓜果饮食的过去。

今年夏季的一天早晨,我们一家人开门走出房子,看到一个小松鼠嘴里衔着一个桃子看着我们。妻子生气地说,真想狠狠揍一顿这些松鼠,因为它们竟捡刚熟的桃子吃。女儿一脸天真地对她妈妈说:“妈妈,小松鼠可能有小孩子,她是在为冬天做准备,就让他们拿几个桃子吧。”看着女儿,我心里特别高兴,为女儿的爱心和对自然的崇敬感到欣慰。

大多数的维吾尔人,大概是因为生活在自然环境脆弱的戈壁沙漠边缘各绿洲的缘故吧,特别崇敬自然,呵护自然;喜欢在房前院后种树、养花;对花园、草木,对飞禽、走兽也是充满敬意,不会乱砍滥杀,也没有“吃啥补啥”之说,更不会将“天人合一”挂在嘴上。对自然的保护,维吾尔人是通过其信仰及传统禁忌,将其融合在每天生活的条规之中,进行实践。

比如,我们被从小教育不能向河里倾倒垃圾、倾倒人类排泄物,不能在河边洗衣服;不能在动物交配季节打猎;家养的牛羊,如果有孕在身也不能宰杀,必须等分娩之后,幼崽长到能吃草;更不能随意乱砍树木,只要有能力就要植树;瓜果要和邻里朋友分享,如果能和过路陌生人分享则更好。

对总喜欢问为什么的小孩子,多数时候,父母会告诉,这是维吾尔人传统禁忌,也是伊斯兰教要求的;对我们小孩子而言,只要听到是不能做的、是信仰禁止的,就知道那一定是罪过,千万不能做,做了就要承担严重的后果。

小时候,和爷爷去割麦子,当时维吾尔人的生活和大多数中共统治下各民族一样,也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极其艰难。但每当我想把掉落在地里的麦穗捡起来时,爷爷说:“孩子,不要捡那些掉落的麦穗,那些是真主留给野生动物、飞鸟的。”现在想一想,维吾尔农民是一个何等宽厚、仁慈的群体,却被中国殖民者摧残、蹂躏!

那个时代,和其他维吾尔人农村家庭一样,爷爷也有个大大的果园,到处是苹果树、杏树、梨树、核桃树等。果子熟了的时候,爷爷总是强调不要把果子都打下来,一定要留一些给飞禽走兽等。

果子熟的季节,总会有邻里走进院子里,说是来吃果子。爷爷总是要我们把人领到最好的果树下,让他们随意摘着吃。偶尔也会有陌生人远远看到压弯了枝的果树,向爷爷道一声“萨拉姆”就进来,爷爷总是高高兴兴地把客人领到果树下吃果子。

到了冬天,即便是在生活不宽裕的六七十年代,爷爷和叔叔一大早起来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大把大把地在院子里撒包谷,让觅食的野鸽子、小鸟等飞禽来捡食。尤其是在大雪几尺厚的寒冬腊月,爷爷和叔叔早晨起来,马上会先清扫院子里的大雪,整出一块儿地,撒包谷粒,让饥饿觅食飞禽捡食。

记得有一次,我问爷爷为什么要撒谷子喂食飞禽?爷爷说,飞禽、走兽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类的丰收也有它们的一份。因为真主在创造人类的同时,也创造了飞禽、走兽,因而,我们必须保证飞禽走兽也有吃的,这是信仰的规定,是造物主的命令。

我长大的伊犁农村,除了牛羊肉,维吾尔人基本不吃其他动物;养鸡主要是为了鸡蛋,不是为了吃;而且,吃鸡也是要先把鸡绑缚起来,用包谷在院子里喂养一星期,确保鸡没有乱吃东西之后才能宰杀吃。伊犁农村,维吾尔人家里,房前屋檐,最多的是野鸽子;但维吾尔人也不吃鸽子,而且认为吃鸽子等飞禽会家庭衰败。

记得有一次,我儿子得了一种过敏症,有人说抓几个野鸽子幼崽,宰杀后将血滴到脖子上,再把鸽子煮汤吃可能有效。我抱着试试的心态,从石河子来到伊犁,那时,爷爷、奶奶已过世,叔叔继承了爷爷的家。我犹豫再三向叔叔提出来,能否抓几只野鸽子给我儿子治病?叔叔看看我,以嘲弄的口气说,他们没有告诉你乌鸦也可以治病吗?忘了你爷爷告诉你的话?你怎么也变得啥都要吃?我一脸尴尬,不知该说什么。

后来,借叔叔进城之际,我让他儿子给我抓了一只野鸽子,血也滴了,肉也吃了,但儿子的过敏症并没有见好。

再后来,喝鸽子汤、吃鸽子肉及其他珍禽飞鸟开始流行,也有很多城里维吾尔人开始吃那些飞禽走兽等野味。但我从来没有吃过,也不想吃。对劝我试一试的人,我总是告诉他们,造物主已允许我们吃牛羊肉,足以。

在美国买了房子之后,我发现喂食飞禽走兽,不仅是维吾尔人的传统,也是美国人的传统。因而,一到秋末,我就到Home Depot买来大袋鸟食准备。冬天一开始,我也开始如当年的爷爷和叔叔,每天在房前屋檐撒上鸟食。妻子和我开玩笑说,交税应该把鸟食也算上。

下雪的冬日,大早晨从窗户往外看,一大群五颜六色的各类飞禽在屋檐下争抢食物,偶尔还有小松鼠加入,往往会使我沉浸在对家乡的思念。那一幅美丽的自然景观,使我沉浸在对家乡伊犁冬天的回忆,沉浸在对家乡农村那些淳朴维吾尔农民的回忆,沉浸在对那些自己饿着肚子却不忘喂食飞禽走兽的维吾尔人的回忆!

不知道叔叔是否还活着,已经有8年多没有他的消息了。2013年,我给他寄了一些衣服鞋子之后,他再也没有了消息。后来,大妹妹在2014年被抓捕前告诉我,叔叔的儿子在去取包裹时,被警察拘留审讯、酷刑折磨。不知道叔叔的几个孩子是否平安,想起自己想做好事,却给他的家带来了灾难,总也摆脱不了自责。

不知道爷爷的那个房子、那果园,我儿时的天堂,我记忆中的淳朴维吾尔农民,我记忆中的飞禽走兽,花园果树围绕的维吾尔农村,是否还在?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