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新疆警察檔案 — 維吾爾種族滅絕的劊子手集團—兵團

2022.10.31
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新疆警察檔案 — 維吾爾種族滅絕的劊子手集團—兵團 新疆建設兵團三十六團的團部所在地米蘭鎮
百度

前面兩篇文章,我通過引用和分析時任公安部長趙克志和時任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的祕密講話,以中國政府內部保密文件,揭示了維吾爾種族滅絕的規模、範圍和暴虐程度; 同時,我也指出了這一被文明世界稱之爲是二十一世紀人類污點的——維吾爾種族滅絕政策始作俑者是習近平,在東突厥斯坦的具體落實執行者是陳全國。

在這篇文章裏,我準備繼續引用中國政府領導人,包括習近平祕密講話,分析指出維吾爾種族滅絕積極執行者,自其成立之日起就雙手沾滿東突厥斯坦各族原住民鮮血的劊子手集團“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中國政府在東突厥斯坦的殖民佔領軍。

兵團成立的目的,就是鎮壓當地民衆的反抗,這是禿子頭上的蝨子——明擺着。一句“屯墾戍邊”揭示其本質;“屯墾”——經濟上掠奪所在地土地、資源,“戍邊”——持槍鎮壓當地民衆任何反抗。

兵團的前身,就是中國殖民政府派到東突厥斯坦,鎮壓當地原住民自由、獨立運動的國民黨、共產黨的正規準軍事部隊;無論其前身爲國民黨軍隊、還是共產黨的軍隊,都是參與過屠殺當地無辜者的非法佔領軍。

生產建設兵團,儘管中國政府試圖以“生產建設”的中性詞掩飾其兵的暴虐,然,中國領導人,自毛澤東至今日習近平,對兵團的情有獨鍾、特殊政策,對其邪惡性質的不斷強調,始終難掩其作爲中國政府殖民佔領軍的血腥本質。

毛澤東爲了強化其對東突厥斯坦的佔領,站穩腳跟後,就於1954年將殖民佔領正規軍改頭換面,以‘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名義繼續留在了東突厥斯坦,但隸屬於當時的‘新疆軍區’,下轄10個農業師、一個建築師。

文化大革命的爆發,給予了中國政府一個機會,中央政府於1975年2月,將兵團撤銷,改爲自治區農墾總局,兵團師機關納入當地地州,團場由所在地縣市管轄。

當時的兵團撤銷,看似好事,但實際上是中國政府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以撤銷兵團,讓兵團官員進入地州,強化了漢人殖民官員人數,再以兵團士兵全員轉入自治區,驟增政治移民,陡增維吾爾自治區漢人人口,本質上還是在強化中國殖民佔領。

毛澤東死後,1978年,在王震、王恩茂等老殖民屠夫的一再堅持下,開始了回覆兵團的更大陰謀;首先是將因兵團撤銷而隸屬於‘維吾爾自治區’的農墾系統,劃歸了中國國家農墾部直屬管轄;然後,在1981年發佈國務院令恢復‘新疆生產建設兵團’。

恢復後的兵團,直屬中國中央政府,名義上是副省級 ,低於維吾爾自治區半級,而實際上卻成了在東突厥斯坦的非法的國中之國;一個擁有自己獨立司法、行政系統的準軍事、類黑社會的無法無天殖民佔領軍!

而且恢復後的兵團,在下轄10個農業師、兩個建築工程師的同時,還擁有了幾個縣級市;石河子作爲所謂兵團建設的第一個城市,則當然地成了兵團的都城,擁有了維吾爾自治區境內的第一個高新技術開發區,第一個進入211工程的大學。

中國政府領導人到維吾爾自治區視察、調研,基本上都是先到石河子召開只有漢人出席的兵團會議,然後到烏魯木齊向維吾爾自治區官員傳達一下,走個形式;因爲維吾爾自治區漢人書記本身就是兵團第一政委,必然是參加過在石河子的會議。

1990年4月5日的巴仁鄉維吾爾農民起義,使嗜血成性的兵團,在恢復其“兵”的建制後,獲得第一次血腥鎮壓維吾爾人機會,大顯其殘暴邪惡本質。

1997年2月5日,伊犁的維吾爾年輕人走上街頭,要求尊重維吾爾人信仰和文化傳統,要求釋放被抓捕麥西來甫領頭人,卻被中國政府血腥鎮壓,成千上萬維吾爾年輕人被抓捕失蹤;此次,兵團又是衝在前屠殺手無寸鐵維吾爾人。

1998年11月初,在中國中央政府部署下,兵團由王樂泉主持在石河子召開了爲期一週的祕密會議,將兵團劃分爲兩大塊兒,天山北坡兵團各師以石河子爲中心,主要發展經濟,以壟斷維吾爾自治區經濟,包括農牧業和工業及高新技術開發,每一個師成立預備役師、團、連,每月進行一週脫產軍事防暴訓練;天山南部各師則以經濟爲輔軍事爲主,快速擴大地盤,以各種優惠政策加大政治移民規模。

總之,伊犁2.5之後,尤其是2009年7.5之後,兵團在中國政府強化其對東突厥斯坦殖民佔領中的作用越來越突出,政治地位越來越高,兵的性質越來越強,最終在習近平、陳全國的慫恿縱容下,成了維吾爾種族滅絕的殘暴打手集團。

揭示兵團爲中國殖民政府種族滅絕維吾爾人邪惡佔領軍這一點,在先後幾次泄漏的中國政府祕密文件中比比皆是,包括今年5月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發布的“新疆警察檔案”。以下,我僅引用這些文件中,我認爲最重要的幾段略加證明。

在標記爲機密的、習近平於2014年5月低召開第二次新疆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公然指示:“兵團發展可以借殼建市、移花接 木。兵團是個殼,在那兒建市,師市合一、團鎮合一,然後 推進嵌入式發展 …… 要把兵團安邊固疆穩定器的作用充 分發揮出來,加強維穩戍邊能力建設,提高組織化程度和整 體作戰能力,進一步在維護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中勇於承擔 更大責任”在標記爲絕密的、於2014年4月29日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視察時,習近平在與兵團領導的座談會講話中說:“……四是要發揮兵團優化人口資源的作用,成爲優化人口的中轉站……兵團組建以來……特別是上世紀60、7 0 年代全國大批支邊青壯年、知識青年、轉業軍人投身兵團, 使得兵團人口規模迅速壯大。兵團人口從組建之初的17.5 萬發展到268 萬……。

在標記爲機密的、於2017年12月18日由中共中央辦公廳發佈的文件《生產建設兵團向南發展規劃綱要》指示:“……南疆兵團戰略佈局亟待完善。南疆42 個縣市中15 個縣沒有兵團城鎮或團場,特別是庫車、拜城、新和、沙雅、洛浦、于田、民豐、阿克陶等維穩重點縣域內沒有兵團城鎮或團場,喀什—和田沿線維穩重點區域僅有5 個規模較小的團場,維穩處突的網絡化戰略佈局尚未形成,嵌入式戰略支撐作用發揮不充分……人口比例和人口安全是長治久安的重要基礎,南疆地區人口結構極爲單一,人口民族結構嚴重失衡……力爭人口增加30 萬人、總人口達到110 萬人,南疆兵團師市漢族人口占南疆總人口比重由2015 年的5%提高到7%以上。

該文件在第四項“重點任務”第一條“着力提升維穩戍邊實力”段指出:“……調整優化兵團公安機關、武警部隊等力量結構……加強和完善第一師、第三師和第十四師武警機動大隊裝備器材及保障條件建設。密實和完善公安派出所、邊防派出所、公安檢查站、邊境檢查站、便民警務站、監獄佈局,新建4 個看守所、6 個拘留所、3 所監獄、3 所高度戒備監獄,改擴建7 所監獄。加快10 個屯兵基地、1 個訓練場……加快南疆師市維穩一體化聯合作戰信息平臺建設。”

趙克志在其2018年6月15日祕密講話中說:“……兵團向南發展推進的好……從聚焦做活南疆“棋眼”重大使命、突出維穩戍邊看家本領、抓緊有效聚集人口核心任務……採取了一系列措施,推動兵團向南發展取得了初步成效。“

最赤裸裸的是陳全國在2018年6月18日的祕密講話中對兵團的指示:“兵團抓什麼穩定,我講給金龍,兵團屯墾戍邊,兵團的責任就是穩定,地方都不讓追究GDP,你兵團追求什麼GDP…… 總書記在中央研究兵團改革的會議上提出,無論怎麼改,兵的屬性不能改沒了,軍的功能不能改沒了,兵團的組織能力和動員能力不能改沒了,兵團是一支維穩的力量。”

陳全國祕密講話中,對兵團邪惡性質最點睛的指示是:“我經常對武警、兵團的同志講,只要有人挑戰祖國統一、民族團結的底線,危害人民羣衆生命,果斷開槍,這樣的人才立功呢……”

陳全國的最後這句話,是在明確告訴世人,兵團和武警的性質是一樣的,都是準軍事部隊,是用於鎮壓、屠殺東突厥斯坦各民族的殖民佔領軍,而且擁有不經請示任意開槍的絕對權力;據此可以肯定,兵團根本不是什麼搞生產建設的企業,而是一個殘暴血腥無法無天的,如納粹德國黨衛軍,泯滅了人性的種族滅絕工具!

https://www.xinjiangpolicefiles.org/key-documents/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