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梦碎北京海关


2020-11-25
Share
1 北京机场内的旅客在休息候机。(美联社)

自2016年年底起,海外大多数维吾尔人和家乡的联系被彻底切断了!

有些维吾尔人家庭因恐惧而自动切断了和海外亲人的联系,在简单、直接地告诉了亲人不要再打电话之后,不再接海外来电了;还有一部分维吾尔人是突然间人间蒸发,没有了任何消息,电话没有人接,人找不到。从那时起,说海外的维吾尔人因突然失去了和国内亲人的联系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煎熬中,应该是一点不夸张,也包括本人。

尽管,我们生活在通信技术极度发达的信息时代,手里拿着最先进的智能电话,家里配备着最先进的电脑,速度最快的网络,然而,却既不知道家乡亲人哪些在家?哪些在集中营、监狱?甚至,我们不知道家乡亲人是否还活着!

每一个维吾尔人都在使出浑身解数,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亲人的消息,试图解救亲人。

最近我碰到了一位年轻维吾尔人,他为了打听亲人的消息冒险回乡,结果在北京机场经历了屈辱难忍的十几小时连续审讯之后,身心疲惫的他被原路遣送回美国。

他是在2018年,当新疆集中营、大规模抓捕维吾尔人等事实已被肯定之后,当看到父母、妻子因打听不到亲人消息,开始为亲人担忧、焦急,茶饭不思之后,决定冒险闯关回乡看一看真实状况。

这位年轻人出生在新疆,大约7-8岁时和父母一起离开了家乡,辗转几个国家,最终安家美国;在美国大学毕业,结婚成家,他几乎不怎么参加美国维吾尔人组织的活动。他对家乡、对中国政府的了解,主要来自其父母和周边维吾尔人的陈述。

之前,他回过家乡两次,两次短暂的探亲访友之旅因没有任何不愉快的遭遇,所以他有点怀疑父母和其他维吾尔人对中国政府的指控。

他说,第一次回去,当他毫无麻烦地经过海关进入乌鲁木齐机场时,一看到那用维吾尔语写着的“出口”“入口”等文字,尽管只是点缀,但仍然使他有一种归属感,感到这是他的家园,是他出生的祖国。他说,那一瞬间他第一次感到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所以他不顾父母和妻子的坚决反对,决定自己冒险去一趟家乡,眼见为实,随便也看望亲人、朋友并在家乡过个生日。他有中国政府的10年往返有效签证。但他并不是没有一点顾虑,为了以防万一,他临走前将家人托付给了一个可信赖的朋友,但没有告诉母亲。

2018年初秋,他自美国飞到了北京。在通过北京海关时,海关官员开始仔细一页一页地翻看他的美国护照,然后突然用中文对他说:“你是维吾尔人?”他听明白了,但不确定,所以用英语告诉海关官员,他不懂中文。海关官员非常恼火,维吾尔人居然不懂中文!

海关官员很不耐烦地用英语又问了一遍,他回答是维吾尔人之后,海关官员在其护照上盖了入境章,告诉他必须跟已经在等待的两位持枪警察走。他说这才注意到,早有两位警察已经一边一个站到了他的身边。

他说,他在美国、在欧洲旅行过多次,去过土耳其、中亚多次,但这是第一次,也是人生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因为自己的身份,只因为自己是维吾尔人,而被持枪警察押着离开海关,让他第一次感到了那种无以名状的屈辱!

警察把他带到了机场一个办公室。一进办公室,他似乎变成了罪犯,任何理由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在呵斥声中,首先是他的手机被拿走了。他说,好在离开美国之前,他清理了智能手机中的全部可能带来麻烦的联络名单和其他信息。


2020年6月17日,戴着口罩的乘客在北京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办理登机手续。(美联社)
2020年6月17日,戴着口罩的乘客在北京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办理登机手续。(美联社)

然后就是漫长的审讯拉开了序幕。他不懂中文,只能讲英文和维吾尔语,而海关警察英语好的似乎不多。但他们还是在等待维吾尔警察到来之前,找来一位会英语的警察进行审讯。同样的问题重复问:“在美国做什么?认识哪些维吾尔人?参加过什么维吾尔人组织?为什么这时候来中国?去乌鲁木齐干什么?亲人在哪里?还认识谁?护照上有土耳其签证,去土耳其干什么了?去过几次?和谁去的?见过什么人?”等等。

他说,当看到自己因为是维吾尔人而被持枪警察带离海关,第一次感到心里没有了底,感到恐惧、害怕,所以没有说是来看望亲人,只说是想在家乡旅游并过个生日,并出示了要旅游城市名单。其他问题,他如实回答,反正他也没有参与过太多维吾尔政治活动。

他说这种审讯持续几个小时之后,他感到极度的身心疲惫,饥饿、焦虑、恐惧笼罩;中间,他要求上厕所,每次都是两个持枪警察押着去、押着回来。

他要求给美国驻华大使馆打电话。但警察告诉他,他还未进入中国领土,所以不能打。当他指着护照上中国海关入境章告诉他们,他已经在中国领土,他有权利给美国使馆打电话时,警察一口咬定他还未进入中国,那个章子不算数。

英语审讯持续几个小时之后,他看到两个维吾尔警察走进来了。他说,一开始看到维吾尔警察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有一种有了依靠的感觉。但很快发现,他们比那些汉人警察更恶狠狠。维吾尔警察手上还拿着他家乡亲人和他父母的信息文件,他们根据这些亲人信息,又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连续审问,基本上是同样的问题。

连续轰炸式审讯持续几十个小时之后,大概天黑了,一位警官要他进到一个带着铁栅栏的监狱式房间里等待。年轻人据理力争,以没有违反任何中国法律而坚决拒绝被关进拘押室。警察说不过,又搬来了一位级别高一点的警官,这位警官直接拿着手铐对他说,要么他服从安排进机场拘押室,要么带他去监狱呆一晚上。

僵持不下之时,两位维吾尔警察当中的一位说话了,他用维吾尔语告诉他,他最好服从,也就一晚上;如他不服从,带到监狱后果不堪设想。年轻人说,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维吾尔同胞的恻隐之心,也忘了他们审讯时的凶恶,他答应了。他被关进了带铁栅栏的机场拘押室,门口有一位汉人警察监视他。

他说,最有意思的对话发生在和值班警察之间。他睡不着,就和值班警察聊天,那位警察能说点英语,俩人就开始了一来一往的对话。

晚上基本上没有人了,警察开始唉声叹气地诉苦,说这工作一点意思都没有。维吾尔年轻人就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怀念的时代,他以为大学时代是最幸福的时代,无忧无虑。警察说别提了,最没有意思的就是大学时代,混了几年自己都搞不清学会了什么。维吾尔年轻人有点奇怪,就问,那你的高中时代呢?应该是快乐的吧?警察说更别提了,为了应付高考,起早贪黑什么乐趣都没有!

最后他发现,这位中国警察对什么都不满意,一脸垂头丧气。维吾尔年轻人就问他,他有什么向往的吗?警察苦笑了一下告诉他,他唯一的向往是能移民去美国,离开中国这个国家!

第二天一大早,他被海关警察押送至返回美国登机口,并告诉他:其签证已被取消。年轻人问为什么?警察告诉他:你懂的!

年轻人最后对我说:他一直把其父母及身边人对中国政府的指责总有所保留,他在大学和中国留学生也打过交道,似乎都不错,因而总觉得不应该那么可怕。然而,这一次的北京之行,第一次使其真正亲身体验了作为维吾尔人,只因自己的民族身份,在中国是如何被无辜歧视和迫害的!没有任何法理可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