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不仅是维吾尔民族 任何一个民族都经过了长期迁徙和融合

2019-11-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疆的一个清真寺。(法新社)
新疆的一个清真寺。(法新社)

中国国务院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第四部分的题目是:《维吾尔族是经过长期迁徙和融合形成的》。

这当然没有错,世界上大多数的民族都经历了迁徙、融合的过程。但必须记住的是,有些民族在迁徙的过程中消失了,如曾为维吾尔民族源头之一的匈奴就基本消失在了迁徙中;有些民族在融合的过程中消失了,如在中国历史上被称为‘南蛮’的长江以南各民族,就消失在长期的历史融合中。

现在的汉民族,也是从黄河流域一路向东、向西、向南、向北,迁徙扩张、融合(实际是强制同化),才形成今天庞大的“中华民族”的。

只有保持了相对强势、顽强的民族,才能够在经历了万劫不复的迁徙,在新的家园再一次复兴建国,而不丢失自己的民族名称及其核心内涵;只有保持了相对文明优势的民族,才能够通过融合其他民族,或血缘近邻民族而发展壮大自己,再以原有民族自信心丰富自己民族的文明内涵,以持之以恒的独特民族文化,而不消失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

不假,维吾尔民族确实在历史上经历了迁徙,也融合了其他民族,但维吾尔民族是这样的一个民族:他在历史上曾经是强势的、顽强的一个民族,建立过帝国,如和唐朝并立的回鹘(回纥)帝国,以及后来与中原大宋国并立的高昌(吐鲁番为中心)维吾尔汗国、甘州(现甘肃省一部分)维吾尔汗国、喀喇汗王国(喀什噶尔为中心)等。

维吾尔民族更是一个拥有自己独特的、相对优势文明的民族,它在历史上曾经对其他民族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如回鹘帝国对唐朝的影响(拯救了濒临崩溃的唐王朝),如高昌回鹘王国对成吉思汗蒙古帝国的影响,维吾尔人对蒙古文字的影响;蒙古人迄今在用的文字就是由古维吾尔文而来的;甚至后来的满洲帝国使用的满文,也是源自古维吾尔人文字。

应该可以说,维吾尔民族在迁徙中、在融合中,以其当时之民族强势、文明之优势,不仅没有被融入其他民族,而是顽强的保住了自己,一次次的从自己的废墟中站立起来,复兴民族,重建其家园。而且,维吾尔民族在与其他民族交流、融合的过程中,以宽容、以容纳百川之宽广胸怀和自信接受了他们及其文化,更新、丰富了自己的文化,这不仅凸显维吾尔民族的宽容、包容,而且也彰显维吾尔民族强大的自信心。

回到主题,中国白皮书在其短短三段文字里,主体却不是要讲民族的迁徙和融合,因为这无助于其邪恶的政治目的。迁徙和融合是这段文字的引子,这段的主旨在这三句话,第一句:“1934年,新疆省政府令,决定统一使用维吾尔作为汉文规范称谓,意为维护你我团结,首次精确的表达了Uyghur名称的本意。”第二句是:“历史上,维吾尔族先民受突厥人奴役,两者是被奴役和奴役的关系。”第三句是:“语族和民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中国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有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孜别克族、塔塔儿、裕固、撒拉等民族,他们都具有各自的历史和文化特质,绝不是所谓‘突厥族’的组成部分。”


中国国务院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视频截图)
中国国务院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视频截图)

第一句话,本来根本不值一驳,但既然是中国国务院以白皮书形式拿出来说事,那我也就耐心点。任何一个民族的名字,只在本民族的语言有意义,其他民族语言里只能音译,在其他民族文字里根本不具有意义。法国人(民族)French,只在法语里有意义,在中文里,肯定不是发达国家或法治国家人的意思;俄罗斯族Russian、塔塔尔族(鞑靼族)Tatar、柯尔克孜族(吉尔吉斯族)Kirgiz什么意思?希望中国国务院能以白皮书形式解释一下。

Uyghur只在维吾尔语里有意义,即联合、团结的意思,而在中文里狄历、丁零、铁勒、敕勒、高车、袁纥、回纥、回鹘、畏兀儿、维吾尔都是音译,合起来发音才表达Uyghur民族名称!就如American音译为“美利坚族”,American只在英语意境里有意义,但不意味着美国人是既美丽,又利他,还特别坚强。

第二句话,中国政府无非是以阴险政治目的,利用历史上的部落间冲突,企图以编造政治传奇来离间突厥民族大家庭中的成员。

维吾尔人属于突厥民族这一事实,我已在前面的几篇驳斥文章里详细陈述过了,在此不再啰嗦。

中国政府除非烧毁全部记载突厥和回纥(回鹘)之间关系的汉语历史文献,如《新旧唐书》、《通典》,以及近代学者如:马长寿、岑仲勉、耿世民、林幹,甚至杨圣敏等研究突厥、回鹘史学者的书;烧毁全部其他文字,如:阿拉伯、波斯、希腊文等的历史文献;摧毁全部迄今还屹立于蒙古国的突厥、回纥碑文,否则再怎么编造,都没有用!

只就维吾尔人是否受突厥人奴役,谈一点看法。

一千多年前的游牧民帝国里的民族构成,是以血缘相关部落,据其血缘关系远近,在国家组成结构中占有地位。当然,宫廷上层主要是由统治部落构成,其他被统治部落平时上贡、战时应召出兵打仗,这是游牧帝国最基本的社会运作。

无论是千年前的游牧帝国,还是中原王朝,为了王权财富,父子、兄弟相互奴役、相互残杀的故事,何止突厥统治部落和回纥或其他部落间的奴役、征战呢?中文历史文献里的弑君、弑父,征战、屠杀的历史记载还少吗?中原的每一个王朝的推翻,新王朝的建立,哪一个不是通过相互间血腥残杀而建立的呢?

远的不说,近代自满清被推翻,军阀混战、北伐、国共内战,如长春围城、三大战役等死伤千万之多,还不够邪恶吗?难道国共是两个民族吗?显然,就因历史上曾敌对过因而就一定不是一个民族的说法,无法自圆其说。

第三句话如果用到所谓“中华民族”或“汉人”最适用。如果没有秦帝国武力征服下的“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就不存在一个汉民族!如果不是蒙古帝国、满清帝国使用过一些中文,有哪个无耻的中文御用学者胆敢说蒙古帝国、满清帝国是中国人的祖宗呢?

既然按中文御用历史学家的说法,凡是使用过中文的王朝,无论其为古代的北魏、大辽、金,还是后来的蒙古、满洲都是中国,都是中国人。那使用同一突厥语言、文字的各突厥民族,当然更应该是一个大家庭的成员!何况,维吾尔人和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孜别克族、塔塔儿(鞑靼)、土耳其等的语言差别,还比上海话和普通话、广东话和普通话,以及中原各地方语言之间的差别要小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