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案”徐友漁(劉荻)


2015.01.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605-qlp.jpg 涉六四研討會被刑事拘留的五君子之中,徐友漁、胡石根及劉荻,星期四獲取保候審,但劉迪獲釋後立即被公安“隔離”一週。(網絡圖片)

徐老師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他的書呆子氣。朋友們說:如果你走在街上,迎面開來一輛車,車窗內閃着小紅燈,你肯定會知道這輛車是黑出租,可是徐老師就不知道。

去年五月,我作爲徐老師的“六四研討會”同案被拘留之後,我對預審人員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當時預審人員問我說:“知道你這麼說他,他不會傷心麼?”我回答道:“如果我說他是大英雄,那就不像是他的朋友了。”

徐老師是個溫和的人,也是個正直堅定的人,更是一個善良的人。哪怕遇上牙尖嘴利的老鼠(就是我),他也不會擺架子;在任何人面前,他都不會隱瞞自己的觀點。有一次大家聚在崔衛平老師家裏看日本NHK電視臺拍攝的關於中國毛派的紀錄片,看後爆發了一場爭論:徐老師和夫人楊老師看到底層毛派羣衆(有不少是下崗工人)生活如此悲慘,不由得大受觸動,認爲他們也是要反腐敗,也是希望中國走向公平正義的,不能把他們當作反動派來看待;我和我的小夥伴則堅決認爲國企工人也是既得利益者,下崗充其量是梁山內部分贓不均,底層毛派生存狀況不佳值得同情,但是不能因此就同情他們的理念……那天我們大概誰也沒能說服誰,不過,我沒有被毛派感動,卻被徐老師感動了。

2012年12月28日,朋友們決定闖關去探望長期遭到軟禁的劉霞,特意拉上了徐老師,意思是請他來“背黑鍋”,承擔可能的責任。徐老師欣然應允。

去年五月的六四研討會事件中,徐老師主動提出願爲此承擔責任,而且說到做到,即使坐牢也不反悔。

在我看來,要成爲民主運動的領袖和英雄,最重要的品質是要能夠承擔責任。美國總統杜魯門在白宮在橢圓辦公室內掛了一塊牌子,上書:“責任止於此。”而中共的領導人則總是習慣把責任推給下屬。

用《大話西遊》中的話來說,民主運動的領袖可以不去“送死”,但是必須能夠“背黑鍋”,也就是要爲運動的成功和失敗——尤其是失敗承擔責任。能承擔歷史責任者方爲真領袖。劉曉波爲《零八憲章》承擔了責任,徐友漁爲六四研討會承擔了責任,他們纔是真英雄。

這次和徐友漁老師成爲“同案”,是我的榮幸。最近,徐老師獲得了瑞典的奧洛夫•帕爾梅人權獎,我替他高興。不過我對一個人最高的評價,就是我願意和他一起坐牢。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