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对待人人 但不要让人人变得平等(刘荻)

2018-02-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二战时期,纳粹德国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对犹太人进行了种族灭绝式的屠杀。图为集中营内的犹太儿童。(网络资料)
图片:二战时期,纳粹德国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对犹太人进行了种族灭绝式的屠杀。图为集中营内的犹太儿童。(网络资料)

小库尔特•冯内古特的小说《哈里森•伯杰隆》描述了一个真正“人人平等”的未来社会:强壮的人要时刻背着装满沉重铅弹的口袋,聪明的人耳朵里要装上每隔20秒钟就会发出尖锐噪声的耳机,漂亮的人脸上要戴上丑陋不堪的面具,以免他们拥有不公平的优势。

不过,我认为,小说只讲出了故事的一半,而且是较为不恐怖的一半。

想想看:这样的社会要怎样对待那些平均数之下的人,那些没有他人强壮、聪明或者漂亮的人呢?要把他们提升到平均水平恐怕不太容易,而要把其他人都降低到他们的水平,社会恐怕难以为继。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大概就是把他们全都干掉——或者采取仁慈一些的做法,对他们强制绝育。

纳粹就是这样做的。被纳粹送进毒气室的不仅有数以百万计的犹太人,还有属于日耳曼民族的重度精神疾病患者、肺结核患者、有轻微精神异常的老年人、有缺陷的儿童(痉挛的儿童、小儿麻痹症、白痴、不能说话或行走、精神病患者等等)、难以教化的青少年,甚至还包括年老体弱的老人和在战争中遭受了精神创伤的伤兵。

当然,这种做法并不是纳粹的原创。英国文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费边社成员、著名的社会主义者和“人道主义者”萧伯纳就说过:“你们一定至少都认识好几个对世界完全没有用处的人——他们给世界带来更多的是麻烦,而不是价值。你可以对他们说,先生或女士,能不能麻烦你证明一下,自己存在的意义?如果你不能证明你的存在的意义,如果你又不能把自己的重量从社会大船要承载的重量上抽出来,如果你不能生产出你所要消费的东西(或者稍多一些),那么,很明白的,我们不能运用我们社会的组织仅仅去保障你的生存。因为你的生命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益处,而且对你自己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他还说:“我请求化学家们发明某种人道的毒气,能够快速的、无痛苦的把人杀死。虽然这是致命的手段,但却是人道的、不残忍的。”

几年之后,这种毒气终于被纳粹发明了出来,取名为齐克隆B。“无可救药的智障者,无论其事天生还是因瘫痪最终导致智力问题的”,是纳粹“毁灭没有生存价值的生命而采取的行动的主要对象”。艾希曼(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最终解决方案”主要负责人)受审时也为自己辩护说,集中营使用的毒气是“人道”的。

至于对那些“生来就是他人的负担”的人实施绝育的做法,其实是从美国传到纳粹德国的:1913年,美国有13个州通过了法律,允许法官下令对犯罪分子、“变态”、“白痴”以及“低能的人”实施绝育手术。美国优生运动的权威、历史学家丹尼尔•凯维勒斯写道:“在20世纪20年代,美国人口的绝育比例在十万分之二到十万分之四之间。”“到30年代中期,这个比例飙升至十万分之十五,到30年代末,攀升至十万分之二十……此外,从1932年到1941年,真正实施绝育手术的州——不同于仅有相关立法的州——与过去相比在数量上多出了很多。”《叛逆者:塑造美国自由制度的小人物们》一书写道:“美国最有影响的优生学家、进步党‘社会卫生’运动的领袖保罗•波普诺的著作《为了人类改良的绝育》是最早一批纳粹政府组织翻译成德文的美国图书之一,希特勒的‘人种卫生’理论家们在为纳粹自己的绝育计划辩护时,对其广为引用。1934年,波普诺赞扬希特勒燃起了‘对于牢固建立在人类社会生物原则运用基础上的社会再生的希望’。”

哈耶克说,平等对待人人,但不要让人人变得平等。真要让人人变得平等,受害者绝不仅仅是强者和富人。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安克

评论 (2)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小雨

这作者活着对人类有害,先用毒气灭了作者吧

2018-02-07 20:26

楚三户

南京

平等的定义是什么?是指同样的等级和资格.在竞技场上参赛者平等竞争,冠军中有一个,这并没有不平等.

2018-02-07 01:2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