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警察爲什麼不高興(劉荻)


2019-03-26
Share
1 前北京市昌平分局東小口派出所副所長邢永瑞。(視頻截圖)

我因爲經常和警察打交道,所以也在微信上關注了些警察公衆號,沒事就看看他們發牢騷。這些公號給我的感覺是中國的警察們很不高興:前兩年的雷洋事件中,北京市昌平分局東小口派出所副所長邢永瑞被開除黨籍和公職,警察們不高興;今年1月,哈爾濱市民警曲玉權遭暴力抗法遇害案二審宣判,6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6-13年,警察們不高興;今年3月1日,檢察機關對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人民檢察院就趙宇見義勇爲一案的處理作出糾正,認定趙宇的行爲屬於正當防衛,依法不負刑事責任,警察們不高興;剛剛過去的人大政協“兩會”沒有在刑法中增加“襲警罪”,警察們更不高興……

我覺得警察們的一個問題是缺乏邏輯。比如說他們希望設立襲警罪,被檢察院的同志們嘲諷,說設立了襲警罪今後是不是還要設立襲稅務人員罪襲黨政一把手罪等等。對此,警察們的說法是每年有好幾百名警察因公殉職,別的部門有嗎?可是看看他們公佈出來的警察因公殉職名單,裏面的警察絕大部分都是死於突發疾病,這就跟設不設立襲警罪沒關係。他們還抱怨羣衆亂報警,自己工作時間太長壓力太大,可是這些也跟設不設立襲警罪沒關係。這個例子可以說明,很多警察都不知道怎樣用論據來證明論點,因此無法令人信服地表達自己的訴求。如果他們請個公關經理來幫助自己表達訴求,結果可能會好很多。

中國警察爲什麼不高興,從清宮劇中也可一窺端倪:清宮劇中,大臣、奴才和下人們除了要給皇上和主子找臺階下之外,還要代皇上和主子受過,甚至還要替主子捱揍。在民主制度下面,領導是要承擔責任的,權力越大責任越大,美國總統的辦公室桌上刻着“責任止於此”的座右銘;而在中國的體制下,領導是不承擔責任的,下屬的功能就是替領導承擔責任。警察們經常抱怨領導沒有擔當,一出事就把責任推給基層警察,可是對領導來說,基層就是當替罪羊使的,作爲替罪羊你居然不想承擔責任,居然還想讓領導來替你承擔責任,完全是沒有認清自己的身份。警察們覺得自己成了社會矛盾的擋箭牌,認爲老百姓和政府有矛盾,應該去找政府解決,爲什麼要來打我。問題是老百姓找政府解決問題的時候就是你擋在中間,不打你打誰。再說警察們希望領導有擔當,還不是希望領導們不要屈服於輿論的壓力,支持自己強硬對待老百姓,所以也就別假裝白蓮花了。身爲替罪羊和擋箭牌,卻想要有尊嚴,難怪中國警察總是不高興。說到底,警察在公衆號上訴苦發牢騷不知到底是想寫給誰看:如果是想爭取老百姓的同情,他們說的話又很招老百姓恨;如果是想給領導施加壓力,領導肯定也不會喜歡這種公開施加壓力的做法。

中國警察不高興,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們認爲自己應該擁有的社會地位與老百姓認爲他們應該擁有的社會地位存在落差。警察們可能覺得自己和老百姓是上下級關係,自己是社會管理者,老百姓理應服從自己,可是老百姓可能認爲我是甲方你是乙方,你是給我提供服務的。警察們大概很不願意扮演“服務員”這個角色。有一篇寫老舍的文章說:“他這人跟北京的平民接觸很多,沒有架子。他同下層社會的人,洋車伕、警察呀,有非常好的友誼。那時賣酒用大缸,上面一個蓋,現在也見不着了。老舍就跟三輪車伕、片警呀下層人物,一起站在那兒喝。”警察們看到這篇文章,看到自己被寫成“下層人物”,心裏大概非常不爽。

還有一個有“中國特色”的現象是輔警。其實不僅派出所裏有輔警,基層政府和司法所之類的單位裏也都有很多所謂的“志願人員”。據說這是有中國特色的“小政府,大社會”。其實所謂“志願人員”就是沒有編制的工作人員。因爲公務員名額有限,所以好多單位只能大量招聘此類“志願人員”來幹活。他們拿的不叫工資叫“津貼”,因此可以低於當地的最低工資標準。“志願人員”除非考上公務員,否則幹得再好也不可能轉正。而一旦出了什麼事,他們就是被當成替罪羊的“臨時工”。這些人一般都牢騷滿腹。有一次我在百度貼吧看他們發牢騷,還看到一個可能是領導的人說他們:“你們不也是找不到更好的工作纔來幹這個的嗎?這工作如果有權有錢的話也就輪不到你們來幹了……”輔警們拿着微薄的“津貼”,幹着跟正式警察差不多的工作但總是低人一頭,幾乎沒有轉正的希望,他們不高興也是可想而知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