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低級紅”和“高級黑”?(劉荻)


2019.03.26
1 中國的青年世代被中共洗腦嚴重,甚至譏諷爲“小粉紅”,但是在習近平和中共的眼中,青年世代儼然已經成爲他們要重點防範的隱患。(Public Domain)

最近中共中央說要禁止“低級紅”和“高級黑”,網民們對此有些疑惑:“高級黑”這個詞網上倒是經常看見,不陌生,可是“低級紅”又是什麼意思呢?筆者就來解釋解釋。

“低級紅”讓人聯想起另一個詞——“小粉紅”,指某些愛黨愛國的青少年。“小粉紅”的意思既可以是說他們“紅”得不徹底,也可以是說他們年輕幼稚,水平低,經常打着“紅”的旗號幹蠢事,讓祖國丟人現眼,這就是所謂的“低級紅”。

官方舉的“低級紅”的例子中比較有名的是去年11月18日,蘇州太湖馬拉松,中國選手何引麗在衝刺階段兩次受到志願者“遞國旗”干擾,以5秒之差與冠軍失之交臂。官方沒提的例子還有曾經發生過多次的以“愛國”爲名打砸日本車輛,抵制肯德基、麥當勞、沃爾瑪和韓國的樂天瑪特等等的事件,以及去年9月中國遊客曾先生一家大鬧瑞典旅店的事件。

“低級紅”的代表人物有很多,比如2014年10月15日以網絡作家身份參加過中央文藝工作座談會的周小平,他因爲說過“薛蠻子爲淨水器促銷,詆譭中國水質有毒,造成舟山帶魚養殖場滯銷,當地無數養殖農戶面臨破產,罪大惡極,誰來追究”而被網民們稱爲“周帶魚”,還曾預測今年3月20日中央巡視組要進駐臺灣。

再比如另一名參加過中央文藝工作座談會的“網絡作家”花千芳,這位作家最近發言說:“對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英語都是一件廢物技能。浪費了我們無數人力財力,犧牲了孩子們寶貴的童年。爲英語吶喊的人,無非是那些行業從業者,和一部分思想上自我矮化的奴隸。說什麼外文資料,維基百科,解決這個問題只要搞一支專業翻譯團隊就搞定了,哪用得着全民傻乎乎的學英語?我覺得這才叫減負。”這段話讓人想起文革時的一首打油詩:“我是中國人,何必學外文。不學ABC,照當接班人。”

還有網上污言穢語,網下打架鬥毆的“愛國青年”侯聚森同學。這些都可以說是“低級紅”的代表。有段時間共青團系統大肆宣揚這些“低級紅”,這兩年似乎也偃旗息鼓了,微信上的“共青團中央”公衆號現在整天發些心靈雞湯和中西醫結合的“養生常識”,感覺更適合給離退休人員看。

那麼什麼是“高級黑”呢?“高級黑”和“低級紅”有個共同之處,那就是表面“紅”實則“黑”,表面愛國實則給祖國抹黑;但是二者也有區別,這就是“低級紅”是水平低下所致,而“高級黑”則是明褒暗貶,有意爲之。

“高級黑”有很多種方式,此處只列舉三種。

第一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型的高級黑。這種方式《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先生最爲擅長。比如劉曉波艾未未和其他一些“敏感”話題,別的媒體提都不提,只有《環球時報》連篇累牘發表評論。儘管是站在官方立場上說話,但是也讓全國人民知道了有關事件。

高級黑的第二種方式,是故意把事情往誇張裏做,誇張到令人反感的程度。有些官員對上面的政策不滿,但是又不能直接反對,於是就用這種方法來對付上級。比如重慶“唱紅打黑”期間,各單位都要貼出“唱紅打黑”宣傳照,有些單位的領導對此十分反感,就說:“揀最難看的貼!”有些官員拍領導馬屁拍得太過噁心,比如習大大彭麻麻一類,或者在幹某些很容易激起民憤的事情(比如驅逐“低端人口”)的時候高調宣稱這是某某領導的指示,也有高級黑的嫌疑。

第三種高級黑與第二種相反,那就是對於領導做的好事閉口不提。比如上個月李銳同志逝世,我在追悼會現場親眼看到了習近平和李克強送的花圈,但是官方媒體報道李銳同志追悼會時對此卻一個字沒提,不知這是否也是一種高級黑。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