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伊甸园的老鼠——特里•普拉切特的《猫和少年魔笛手》(刘荻)

2018-06-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作家刘荻,曾用笔名“不锈钢老鼠”(刘荻提供)
资料图片:作家刘荻,曾用笔名“不锈钢老鼠”(刘荻提供)

好的奇幻小说就像神话一样,能够直抵人类内心的无意识。特里•普拉切特的《猫和少年魔笛手》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它就像一部创世神话,生动幽默地讲述了一群老鼠走出伊甸园的故事。

走出伊甸园当然只是一个隐喻,象征人类产生自我意识,走向文明的过程。在《猫和少年魔笛手》之中,一群老鼠不小心吃了巫师学院垃圾堆中的神秘物质之后,产生了自我意识,还有一只名叫莫里斯的猫,不小心吃了有意识的老鼠,也产生了自我意识(这就相当于《圣经》里的偷食禁果),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意大利哲学家维柯认为,人类有三种形成历史的“本能”:对神的信仰,对父母的承认和埋葬死者的本能。《猫和少年魔笛手》一书中没有提到父母的问题,但提到了埋葬死者:老鼠们有了自我意识之后,就不再按照老鼠的本能行事,把死去的同伴吃掉,而是把死者埋葬,还在埋葬的地方画上图(相当于象形文字)。

至于宗教,故事中并没有明确地提到。不过故事中有一只名叫“毒豆子”的患白化病的老鼠,他在故事中扮演先知的角色。老鼠们受到偶然发现的一本儿童读物《邦尼先生历险记》(有点像《阿丽丝漫游奇境记》,也有点像《彼得兔》)的启发,想要找到一个小岛,在那里创建自己的老鼠文明。这里面有着《出埃及记》中寻找应许之地的意味。毒豆子和另一只名叫“桃子”的老鼠把这本书当作《圣经》一样,时刻带在身边。毒豆子还为老鼠们创造戒条(“团结就是力量”、“不合作只有死路一条”之类)。

故事中还讲到了老鼠冥神。老鼠本来生活在黑暗之中,但是有了自我意识之后,他们也开始喜爱光明,害怕阴影,也开始做梦,也开始思考灵魂和来生的问题,甚至也开始有了良心和对错的观念。老鼠冥神的观念也由此产生,它象征了死亡、黑暗和无意识。

刚刚诞生不久的意识就像风中之烛,随时可能熄灭。老鼠们也经受了考验:他们遇到了强大的敌人——老鼠王。老鼠王既象征恐怖的极权主义,也象征无意识中的黑暗和邪恶。它能控制老鼠的思想(甚至也能控制猫和人类),让老鼠失去独立的意识,变成集体无意识中的一颗螺丝钉。要战胜老鼠王,老鼠就必须能够控制自己内心的黑暗。

老鼠们也经历了幻灭:他们得知《邦尼先生历险记》只是一本愚蠢的儿童读物,在小岛上建立老鼠文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证明老鼠们真正拥有了“政治文明”的标志有两个。第一个标志,是老的领头鼠“火腿”死去之后,新一代的领头鼠不再由暴力产生。新任领头鼠“黑皮”利用智慧让大家心甘情愿地服从他的领导。黑皮不但擅长拆卸鼠夹,了解各种毒药,还具有组织能力。他利用自己在老鼠夹上“死而复生”,战胜“老鼠冥神”的故事,成为了具有超凡魅力的领袖。这让我们联想到很多神话故事,也象征了智力战胜暴力成为新的力量来源。

第二个标志,是老鼠们与人类谈判达成协议,通过为人类服务来换取生存空间。从此老鼠们可以和人类和谐地生活在一起,共创新型文明。这象征了契约和商业文明最终战胜了你死我活的战争。

从此,走出伊甸园的老鼠正式进入了文明时代。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