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中共(劉荻)

中國的民間反對派中,有主張和平演進的,有主張暴力革命的,有希望中共內部改良的。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人,他們的觀點是:因爲中共萬惡,所以不可能內部改良,同時因爲中共萬惡,而且中共想做什麼都能做得到,所以中共也不可能容忍體制外的和平演進和暴力革命做法,因此中國人民只有等死一條路可走。這些人把中共當成一種不受客觀規律制約、不受環境影響、全知全能而且邪惡的超自然力量,在這種超自然力量的淫威下,個人無論怎麼努力都是徒勞無功的,只有等死。當然,持上述觀點的人中,也有一部分人指望另一種超自然力量來拯救自己,而且有些人認爲自己能夠通過某種方法與這種超自然力量溝通,以此來拯救世界。

2010-08-05
Share

我們當然不準備等死,也不能把自由的希望寄託在超自然力量上。首先,中共並不是超自然的邪惡力量。中共和所有事物一樣,要受到客觀規律的制約和客觀條件的限制,不可能爲所欲爲。如果中共想做什麼都能做到的話,那共產主義早就實現了。

其次,中共也不是由一個靈魂在指揮的統一整體,一舉一動都是由統一的靈魂精心策劃的,反映整體的最佳利益。中共和其他組織一樣,是由人組成的,而且這些人和其他人沒有什麼兩樣,都是追求各自目標的理性的人。我們可以把中共的行爲理解爲無數個人在一定的規則和條件下彼此互動和搏弈的結果。理解中共的最佳模型不是撒旦模型,而是“羣魔亂舞”模型。

有些人根據亞當•斯密的理論,認爲既然組成中共的個人都是理性的,那麼每個人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一定能導致整體利益最大化,因此雖然中共的行爲是個人之間互動和搏弈的結果,但這一結果一定還是符合中共的最佳利益的。這種觀點是對亞當•斯密理論的誤解。每個人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能夠導致整體利益最大化,這只是在一定的制度環境下如此,絕非在任何情況下都是如此;在另一些制度環境下,每個人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可能會損害整體的利益。根據奧爾森的集體行動理論,一個羣體越大,就越不可能爲了整體的利益而採取行動;要使一個大羣體爲了整體的利益採取行動,就必須爲其成員創造個人的激勵機制,而創造這種激勵機制需要企業家才能。

總之,我們沒有理由認爲中共黨員一定會爲了中共的利益採取行動,也沒有理由認爲中共的一舉一動一定是精心策劃的符合其最佳利益的行爲。這種看法高估了中共的能力。持有上述看法的人會認爲,如果中共沒有阻止米奇尼克訪華,那一定是經過精心考慮,認爲米奇尼克訪華對自己有利無害,等等。但實際情況可能是,負責此事的具體官員沒把米奇尼克當回事,或者覺得沒必要承擔不許他入境的責任,等等。作爲中國持不同政見者,我們時常能夠接觸到對中共當局持批評立場的外國人,包括外交官、記者和人權組織官員等等,絕大多數情況下這種會面不會受到阻止。中共當局或許是沒有能力得知所有有關信息並且加以阻止,或許是覺得阻止這種會面會帶來麻煩,因此一般情況下沒有必要阻止,但是如果有人說所有這些會面都是中共當局認爲對自己有利,因此“許可”的,那麼我們可以肯定,這個人並不瞭解中國的現實。

如果我們不把中共當成超自然的邪惡力量,而是將其當成由和我們一樣不斷變化的個人組成的組織,這些人會追逐自己的目標,會對根據環境調整自己的應對措施,那麼我們就不會說我們的對手是“最自私、最沒人類意識、最無現代政治理念、最無能,因而最喜歡用最兇殘、最簡單的辦法解決社會問題的一羣”,而是會像米奇尼克一樣,認爲中共內部的實用主義者雖然沒有理由追求民主,但出於實用主義考慮卻有理由與民主反對派達成妥協,因此有可能成爲民主反對派的夥伴。那麼我們要做的就不是痛罵對手,而是努力創造條件,迫使對手和我們妥協而不是進行鎮壓。用莫之許老師的話來說,就是:“有沒有黨內改革派不重要,有沒有黨外反對派才重要,或者說,有了黨外反對派,自然就有黨內改革派,黨外反對派是黨內改革派出現的前提,而不是相反。”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