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想要什麼樣的無政府主義?——評《無政府主義人類學碎片》(劉荻)


2014-09-19
Share
劉荻 劉荻
Photo: RFA

本書作者大衛•格雷伯(David Graeber)是“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策劃者,是一名人類學家和無政府主義者。

這本書還是能給我們不少啓發的。例如,無政府主義沒有大一統的理論和意識形態,不像馬克思主義那樣有核心人物,也沒有自上而下的嚴密組織。無政府主義是一個多元化、多中心的運動。

無政府主義注重實踐。其方式類似亞當•米奇尼克等人主張的“在社會中直接行動”——通過建立自治團體丶平行機構等等自由的“飛地”來架空現有的政府機構,在“舊軀殼”中創造新社會,以此來證明政府沒有存在的必要。

無政府主義團體和運動通常採用共識決策的方法,充分吸收每一個人的意見,而不僅是少數服從多數。

然而本書卻存在着一個嚴重的問題。這個問題作者並未意識到,但本人認爲,所有的無政府主義這都應該重視這一問題。

在被問到無政府主義爲什麼可行時,無政府主義者們總會舉些例子。本書作者就舉了很多例子,多數是原始部落,也有少數是現代社會中的自治團體。

然而原始部落的例子很難證明無政府主義的可行性,因爲原始部落是波普爾所說的封閉社會,而我們想要證明的是無政府主義在開放社會中的可能性。

原始部落自然都是沒有政府的,因爲其人數通常低於150人的“鄧巴數”——人數低於這一數字的團體,可以做到每名成員都彼此熟識,很容易形成休慼與共的情感,也容易達成共識。這樣的團體是集體主義的,依靠共同的信仰來維繫。本書作者大衛•格雷伯也提到,這些原始部落的平等主義經常要依靠對“邪神”和妖魔鬼怪的信仰來維持。

大衛•格雷伯不認爲原始社會和現代社會有本質差別,但是規模上的差異是至關重要的——部落和團體的人數一旦超過150,休慼與共的情感就會易於遭到破壞,共識也會難以達成,部落和團體都會很容易陷入分裂。從這個角度來說,現代社會中的小團體和原始部落是類似的——當團體人數少時,團結很容易保持,共識決策也很容易進行,然而超過一定規模的團體要想保持團結和進行共識決策就會困難重重了。大衛•格雷伯作爲人類學家,在本書中居然從來沒有提到過與鄧巴數有關的問題,不能不說是一大缺憾。

大衛•格雷伯之類的左翼無政府主義者不僅反對政府,也反對市場和資本主義。可是市場和資本主義恐怕是除了類似軍隊和國家的等級制組織之外,唯一能夠讓人們與部落之外的人打交道,建立起超越部落規模的社會組織的方式。拒絕市場和資本主義,恐怕就只能退回到原始部落了——大衛•格雷伯書中列舉的幾位人類學家中確實有如此主張的。

以市場秩序爲基礎的社會,纔是讓每個人都可以自由選擇丶自由與部落之外的人交往的開放社會。我們想要的是這種開放社會中的無政府主義。在這方面,原始部落恐怕無法給我們帶來什麼啓發和幫助。這種無政府主義是否可行,還需要我們親自來探索。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