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刘荻:为什么不能像抓贪官一样抓间谍?

2019-05-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科院ZeroTrust零信任AI反腐系统因效率太高被关闭。(资料图/public domain)
中科院ZeroTrust零信任AI反腐系统因效率太高被关闭。(资料图/public domain)

最近听说了一则很好笑的新闻:中科院开发了一个Zero Trust零信任AI反腐系统,该系统可以检测到公务员银行存款异常、购买新车以及以朋友名义参与的政府招标合同等,一旦超出阈值,系统会自动给出“提示”。这一系统近些年来已经抓住了8721名涉嫌贪污、滥权、滥用政府资金和搞裙带关系的政府工作人员。结果该系统因为效率太高而被关闭。

这则新闻让我想到了前苏联讽刺作家左琴科的短篇小说《狗鼻子》。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商人丢了件貂皮大衣,警察牵了条警犬来抓小偷。这条狗见谁咬谁,结果被狗盯上的人纷纷招供自己做过的各种见不得人的事:有人偷了五桶酒曲和酿酒用的全套家什,有人贪污公款,有人逃兵役,有人拿熨斗砸了自己的太太……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违法乱纪的人足够多,那么不用什么智能,只要有一条狗就够用了。或者就像一个笑话里说的:全国官员一字排开,全枪毙肯定有冤枉的,但是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很多漏网的。或者像另一个笑话所说的:怎样判断一个政客是否在说谎?看他的嘴,如果嘴在动,他就是在说谎。

除了抓贪官之外,抓间谍的事也很吸引眼球。前年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公布了一个间谍举报电话,不过据说接到的电话大多是脑控患者打来的,举报美国中央情报局对他实施脑控……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抓间谍不能像抓贪官一样容易?这主要是因为间谍的人数要比贪官少得多。一个国家里可能有百万千万的贪官,但是不可能有百万千万的间谍。如果间谍在人口中的比例很低的话,哪怕检测间谍的手段十分高明(而不是像间谍举报电话这种纯粹胡闹的做法),误报率也会非常高。像俗话说的那样“宁可错抓三千,绝不放过一个”,也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因为误报率太高会让有关部门疲于奔命,把时间和精力都浪费在不存在的威胁上面,能够用于对付真正的威胁的资源就减少了。

用统计学的语言来说,能不能抓到贪官或间谍,不仅跟检测方法有关,也跟贪官或间谍在人群中的基础率有关。如果要检测或者预测的是大概率事件,那么检测方法不用有多高明,也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一个傻子也能预测出明天太阳会从东方升起。相反,如果要检测或者预测的是小概率事件,哪怕检测方法再高明,也很难准确检测。所以再高明的地震专家也无法预测汶川地震。腐败官员好抓,因为官员腐败是大概率事件;间谍难抓,因为公民当间谍是极小概率的事件。

还有人说AI反腐系统的问题是阈值太低,为了一群贪污受贿几千块钱的“苍蝇”让纪委疲于奔命,应该把阈值提高一点。这倒让我想起左琴科的另一篇小说:家里安了电灯之后,发现屋里到处是垃圾和破烂,看了闹心,索性把电线掐断了。

不过,像抓间谍这种事,倒是阈值越高工作越有效。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