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劉荻:爲什麼不能像抓貪官一樣抓間諜?


2019-05-14
Share
image.jfif 中科院ZeroTrust零信任AI反腐系統因效率太高被關閉。(資料圖/public domain)

最近聽說了一則很好笑的新聞:中科院開發了一個Zero Trust零信任AI反腐系統,該系統可以檢測到公務員銀行存款異常、購買新車以及以朋友名義參與的政府招標合同等,一旦超出閾值,系統會自動給出“提示”。這一系統近些年來已經抓住了8721名涉嫌貪污、濫權、濫用政府資金和搞裙帶關係的政府工作人員。結果該系統因爲效率太高而被關閉。

這則新聞讓我想到了前蘇聯諷刺作家左琴科的短篇小說《狗鼻子》。這個故事講的是一個商人丟了件貂皮大衣,警察牽了條警犬來抓小偷。這條狗見誰咬誰,結果被狗盯上的人紛紛招供自己做過的各種見不得人的事:有人偷了五桶酒麴和釀酒用的全套傢什,有人貪污公款,有人逃兵役,有人拿熨斗砸了自己的太太……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如果違法亂紀的人足夠多,那麼不用什麼智能,只要有一條狗就夠用了。或者就像一個笑話裏說的:全國官員一字排開,全槍斃肯定有冤枉的,但是隔一個槍斃一個肯定有很多漏網的。或者像另一個笑話所說的:怎樣判斷一個政客是否在說謊?看他的嘴,如果嘴在動,他就是在說謊。

除了抓貪官之外,抓間諜的事也很吸引眼球。前年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公佈了一個間諜舉報電話,不過據說接到的電話大多是腦控患者打來的,舉報美國中央情報局對他實施腦控……那麼現在問題來了:爲什麼抓間諜不能像抓貪官一樣容易?這主要是因爲間諜的人數要比貪官少得多。一個國家裏可能有百萬千萬的貪官,但是不可能有百萬千萬的間諜。如果間諜在人口中的比例很低的話,哪怕檢測間諜的手段十分高明(而不是像間諜舉報電話這種純粹胡鬧的做法),誤報率也會非常高。像俗話說的那樣“寧可錯抓三千,絕不放過一個”,也要付出高昂的代價,因爲誤報率太高會讓有關部門疲於奔命,把時間和精力都浪費在不存在的威脅上面,能夠用於對付真正的威脅的資源就減少了。

用統計學的語言來說,能不能抓到貪官或間諜,不僅跟檢測方法有關,也跟貪官或間諜在人羣中的基礎率有關。如果要檢測或者預測的是大概率事件,那麼檢測方法不用有多高明,也能得出正確的結論。一個傻子也能預測出明天太陽會從東方升起。相反,如果要檢測或者預測的是小概率事件,哪怕檢測方法再高明,也很難準確檢測。所以再高明的地震專家也無法預測汶川地震。腐敗官員好抓,因爲官員腐敗是大概率事件;間諜難抓,因爲公民當間諜是極小概率的事件。

還有人說AI反腐系統的問題是閾值太低,爲了一羣貪污受賄幾千塊錢的“蒼蠅”讓紀委疲於奔命,應該把閾值提高一點。這倒讓我想起左琴科的另一篇小說:家裏安了電燈之後,發現屋裏到處是垃圾和破爛,看了鬧心,索性把電線掐斷了。

不過,像抓間諜這種事,倒是閾值越高工作越有效。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