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劉荻: 中國的體制爲什麼這麼多bug?


2019-06-05
Share
000_Hkg1863229.jpg 資料圖片:中國執法人員在湖北省武漢市銷燬一批問題奶粉。(法新社)

瞭解中國體制的人都知道中國的體制bug很多。美國經濟學家布萊恩·阿瑟說,一切系統皆會被玩弄和剝削,會被人利用來謀取私利。布萊恩·阿瑟指出了四種常見的剝削方式:

一是利用信息不對稱。例如股市中的內幕交易。這方面的例子很多,大家也很熟悉,本文就不多說了。

二是玩弄評估標準。這方面的例子也有很多,最爲著名的可能就是2008年的三聚氰胺牛奶事件了:國家規定牛奶的蛋白質含量要達到3%,於是生產商們往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好讓牛奶的蛋白質含量檢測合格。再早一些的例子還有大躍進時期的大鍊鋼鐵。當局認爲鋼產量是衡量一個國家工業化程度的重要標準,於是就在這個標準上做文章,似乎把老百姓家的鍋碗瓢盆變成廢鐵,我國就能變成工業化國家了一樣。這裏存在一個“古德哈特定律”:“一旦一種測量標準本身成了目的,就不再是一種好的測量標準了”或者“任何觀察到的統計規律性,只要將其用於控制目的,就一定會失敗”。還可以再舉一個例子:政府可以用媒體上的言論來判斷政府受歡迎與否,但是一旦政府企圖控制媒體上的言論,那它就不能再用媒體上的言論來判斷自己是否受到老百姓的歡迎了,否則就會像前東德獨裁者昂納克一樣,直到下臺之前還以爲老百姓都是支持自己的,因爲官方報紙上一直都是這樣說的。媒體的“耳目”和“喉舌”功能無法同時實現。

三是篡奪系統的控制權。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黨政不分,這個大家都很清楚,這裏也不細說了。還有一個例子就是公檢法:公安局、檢察院和法院本來應該互相監督,然而在現實中檢察院和法院卻常常要接受公安局長的領導,結果公檢法三家變成了互相勾結,沆瀣一氣的關係。

四是以設計意圖之外的方式利用系統。這方面有一個剛剛被揭發出來的例子:昆明惡霸孫小果因犯強姦罪被判處死刑之後利用假髮明專利獲得了減刑。在我看來,孫小果的發明專利是真是假一點也不重要,因爲註冊個發明專利其實是很容易的。發明專利不需要有市場價值(一個東西有沒有市場價值是市場說了算,不是專利審覈員說了算),不需要有用(專利審覈員通常不是科學家也不是工程師,沒有能力判斷你的發明能不能用),甚至都不需要能做出來(永動機專利有的是),註冊發明專利唯一的條件就是別人沒有註冊過。由於註冊發明專利每年要交一筆註冊費,所以如果你的發明沒什麼價值,沒人會來買你的專利,那麼註冊發明專利就是一樁賠錢的買賣。但是如果有發明專利可以減刑,那麼每年交一筆註冊費就是一個很小的代價了。專利制度並不是爲了給犯人減刑而設計的,因此犯人利用專利系統來減刑,可以算是以設計意圖之外的方式來利用系統。

最後,有人可能會說,既然一切系統皆會被人玩弄、剝削和利用,那麼這些事應該不是隻有中國纔有。這些事肯定不是隻有中國纔有,但是在中國特別多。爲什麼呢?因爲中國沒有一個開放的糾錯機制。民主國家有言論自由,可以起到debug的作用,但是中國沒有這樣的機制。任何一個系統都是越開放就越安全,封閉的系統總是會有很多bug。有些人可能以爲公安內網和其他政府部門的內部網絡會比互聯網更加安全,其實我經常看到警察們抱怨公安內網總是中毒。系統越開放越強大,越封閉越脆弱,某些喜歡把“自力更生”掛在嘴邊的人應該明白這一點。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