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政治正確與言論自由(劉荻)


2018.07.31
160316081954_security_great_hall_china_parliament_976x549_reuters_nocredit.jpg 加強限制言論自由的環境下有越來越多的不安 (路透社)

最近讀到了林垚先生一篇談論“政治正確”與“言論自由”的大作,有些不同意見,想與作者討論。

林垚先生的大作分爲兩部分,前一部分談“政治正確”,後一部分談“言論自由”。關於“政治正確”是否侵犯了言論自由,我認爲完全可以說沒有。因爲“政治正確”並不是強制的,你可以堅持“政治正確”,別人也可以嘲笑“政治正確”。政府也不會對“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加以處罰。但是林垚一方面承認“政治正確”確實可能構成對言論自由的限制和打壓,另一方面給出的辯解理由卻是“保守派也這麼做”。我認爲這並不是一個好的辯護。

林垚先生把保守派給左翼貼“政治正確”標籤的做法稱爲“話術”,我認爲這本身也是一種話術,或者說是帶有暗示性的語言。“政治正確”的語言的一個問題,就是它粉飾現實。當我們避免使用那些讓人感到刺眼或者刺耳的詞語,改用委婉而不帶冒犯性的語言的時候,我們其實就是在暗示人們一切都好,沒什麼可擔心的 - 哪怕現實並不是那麼回事。把“窮人”稱爲“弱勢羣體”似乎能讓我們感覺沒有那麼觸目驚心,但是對改善窮人的處境並沒有什麼幫助。

不過我主要想談談言論自由的問題。林垚先生列舉了三個爲言論自由辯護的理由,以此來證明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對言論加以限制也是合理的。

第一個理由是言論自由帶來真相,因此對於那些明顯錯誤的言論加以限制也是合理的。我認爲讓我們之所以需要言論自由,與其說是因爲我們想要獲得真相,不如說是因爲我們無知,我們認爲天經地義的真理也有可能是錯誤的。如果有人認爲自己絕對正確,那言論自由對他來說確實是沒有意義的。

第二個理由是言論自由有利於民主。林垚先生認爲與政治無關的領域也需要言論自由,所以民主並不能窮盡對言論自由的辯護。這當然是沒錯的。然而民主不能窮盡對言論自由的辯護,也不能證明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或者對言論加以限制是合理的。這部分內容後面說到某些言論(如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的言論)可能會對他人造成傷害,所以應該加以限制。但是我認爲,什麼言論會對人造成傷害,實在是很難說的事,基本上不管你說什麼都可能會讓有些人感到受到傷害。發表關於進化論的言論可能會讓某些宗教信徒感覺受到傷害;發表控訴文革的言論可能會讓毛左感覺受到傷害;你就說是自己愛喫肉,都可能有素食主義者或者喫不起肉的人表示自己受到了傷害。如果讓人受到傷害就是限制言論的理由,大家恐怕就沒什麼能說的了。如果你說這些不是“真實的”傷害,那麼什麼樣的傷害才叫“真實的”傷害,由誰來判斷;言論所造成的傷害,哪些是應該避免的,哪些是爲了言論自由所要付出的必要代價;以及爲什麼在有些情況下言論自由的價值要高於它所損害的其他價值,在另一些情況下則相反,這些都是讓人頭疼的問題。

第三個理由是自主性,因此如果錯誤言論影響了人的自主性,那麼對這樣的言論加以限制就是合理的。林垚先生所說的自主性,是指根據信息採取行動的能力。但是我認爲,能夠根據自己的想法來取捨信息本身也是自主性的一種體現。林垚先生給出的理由就像官方常說的“取其精華,棄其糟粕”,但是精華還是糟粕由誰來判斷呢?你來代替我判斷什麼是精華什麼是糟粕,那麼我的自主性又體現在何處呢?你說低質量的信息會影響我的判斷力,那憑什麼你的判斷力就比我的更可靠呢?你比我更瞭解我自己的需要嗎?你不會把自己的偏見強加給我嗎?爲了讓我真正“成爲自己的主人”,你們必須限制我的自由。怎麼看這都像是極權主義者常用的藉口。再說,溫室中的花朵經不起風吹雨打,過於“乾淨”的信息環境,不是也有可能會降低人的判斷力嗎?

最後,林垚先生說道“在作爲整個社會大背景的道德觀念出現問題的時候,社會輿論對言論自由的限制會更嚴重,後果會更加惡劣。”但是如果“整個社會的道德觀念是主張大致正確的價值的,(社會輿論的)動態過程就會有一種自我糾錯的能力。”我對此的想法是:如果一個社會的道德觀念出現了問題,這個社會中的人會覺得“我們的道德觀念出現了問題”嗎?少數人可能會,大多數人恐怕不會,因爲一個社會的道德觀念通常就是大多數人的道德觀念。大多數人總是會覺得我們的社會的道德觀念大致是正確的。因此,如果你覺得自己所在的社會的道德觀念大致是正確的,並不代表它真的是正確的。也許受到打壓的少數派纔是正確的。可是社會輿論永遠會覺得自己是正確的,受到打壓的人是錯誤的或者不道德的。人無法跳到社會之外來看待社會的道德觀念,這就叫做“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言論自由的終極意義就是提醒人們:你可能是錯的,大多數人的觀點也有可能是錯的。要想像林垚先生所說的那樣,社會輿論具有糾錯能力,前提就是社會要尊重言論自由,尊重少數人和不同意見。如果輿論習慣於唯我獨尊,把打壓不同意見當作天經地義的做法,那麼這樣的輿論不僅無法自我糾錯,反而會陷入惡性循環:越是打壓不同意見,就越覺得自己是正確的;越覺得自己是正確的,就越要打壓不同意見。所以,林垚先生認爲輿論的自我糾錯能力可以保證言論自由不受嚴重傷害,我認爲恰恰相反:只有言論自由才能保證輿論具有自我糾錯能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