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劉荻:山東大學錯在哪裏?


2019-07-22
Share
Untitled-2.jpg 山東大學留學生“學伴”項目惹爭議(網絡視頻截圖)

近日,山東大學給外國留學生配“異性學伴”的事在互聯網上炒得沸沸揚揚。有人說:“山東大學這次太牛逼了,讓五毛因爲民族主義憤怒,美分因爲侵犯人權憤怒,屌絲因爲嫉妒憤怒,女權因爲被物化憤怒……能把這些不共戴天的人團結起來,實在是個奇蹟。”

我覺得五毛因爲民族主義憤怒,和屌絲因爲嫉妒憤怒,本質上其實是一回事:都是出於原始人的部落本能,擔心自己部落的女人被外人搶走了之類的心理。這種心理當中既存在種族歧視,也存在物化女性的性別歧視。(試想,如果山東大學給每個白人女生配三個男生當學伴,或者中國男生去英美留學之後,當地大學給他配了三個白人女生當學伴,憤青和屌絲們還會這樣憤怒嗎?)社交網站上還經常把非洲留學生和中國大學生艾滋病感染者人數上升聯繫起來,暗示非洲留學生(男)把艾滋病傳染給了中國女生。但是如果看一下具體數字,就能看出中國大學生艾滋病感染者絕大多數都是男生,而且絕大多數都是通過男男性行爲感染的。因此,如果中國大學生艾滋病感染者人數上升是非洲留學生造成的,也更有可能是中國男生和非洲留學生髮生性關係導致的。這樣看來,山東大學給留學生配女生當學伴,倒不失爲一種負責任的做法。

 

山東大學留學生“學伴”項目惹爭議(網絡視頻截圖)
山東大學留學生“學伴”項目惹爭議(網絡視頻截圖)

至於美分因爲侵犯人權憤怒,理由似乎並不充分。山東大學的做法只要不是強制的,就談不上侵犯人權。還有“公知”說,“只要有一個女生因此而墮胎,山東大學就有罪,”這顯然是沒有把女大學生當成有獨立人格的成年人來對待。一想到“異性學伴”就想到“性”,甚至“三陪”,這就像魯迅說的:“一見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有人說“學伴”應該配同性的,這種說法似有歧視同性戀之嫌。而且前面說了,中國大學生感染艾滋病主要是男男性行爲所致,那麼配異性學伴反而是較好的做法。

最後再說女權因爲被物化憤怒。說山東大學物化女性,並沒有明確的根據,但是網上出現的對於山東大學女生的各種人身攻擊和前面所說的三種“憤怒”中,倒是很明確地存在着對於女性的物化。

那麼山東大學就沒有任何錯誤嗎?當然也不是。山東大學是一所公立大學,花的是納稅人的錢。納稅人認爲不應該把自己的錢浪費在外國留學生身上,是有理由的。有人說,中國大學之所以熱衷於招收外國留學生,是因爲這樣可以讓大學在排名中靠前。但是納稅人並不覺得大學排名靠前有什麼價值。這也可以用“古德哈特定律”來解釋:“一旦一種測量標準本身成了目的,就不再是一種好的測量標準了。”所以山東大學的錯誤就在於浪費納稅人的錢來追求一個納稅人認爲沒有價值的目標。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