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热邮:关于在纽约建立六四纪念馆的问答

2022.01.1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王丹热邮:关于在纽约建立六四纪念馆的问答
Photo: RFA

1月10日,包括我在内的五十多名海外民运人士和“六四“幸存者,联合发起了在纽约建立“六四”纪念馆的倡议。倡议发出后,在网络上得到热烈反响。同时,也有一些朋友提出了一些问题。作为“六四纪念馆筹备委员会”召集人,在这里我针对外界关心的一些问题,统一做一下答复。

有朋友问:为什么把纪念馆设立在纽约?

关于地址的选择,在酝酿期间有过不同的方案,例如华盛顿和洛杉矶等,但最后大部分的意见还是决定在纽约择地建立。这有几个原因:第一,纽约是人流密集的大都市,每年游客数量在全美排行第一,建立在这里可以尽可能多地吸引参观的人流;第二,“六四”纪念馆未来一旦建立,将不仅是一座博物馆,也是一个活动中心和教育机构,将会举办大量的活动,而纽约在教育、文化、媒体等资源方面的优势,是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第三,未来的“六四”纪念馆一旦建立,需要大量的义工帮忙经营,纽约地区长期以来是海外民运的重要基地,有大批“六四”流亡人士聚居,在人力方面可以提供更多的资源。当然,不同的城市都有不同的优势,但毕竟我们最终只能选择一个城市,因此最终大家还是同意选择在纽约。

有朋友问:纽约的“六四”纪念馆与香港支联会的“六四”纪念馆有什么关联?前者是否得到后者的支持?

首先,我们决定在纽约建立“六四”纪念馆,最原始的动机就是因为看到香港的“六四”纪念馆被中共当局强行关闭,我们希望关于“六四”的历史记忆不要因为香港的“六四”纪念馆的关闭而被削弱,因此决定在海外重建一座纪念馆。也因此,纽约的“六四”纪念馆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希望延续香港“六四”纪念馆的宗旨和精神,传承历史记忆;其次,我们当然希望能够与香港的“六四“纪念馆合作。但是众所周知,香港支联会已经解散,我们无法找到明确的合作方,而且因为国安恶法的存在,我们也担心任何的合作都会给对方带来政治上的危险。因此,无论是组织上还是内容上,我们与香港的”六四“纪念馆都没有任何关系。另外,据我所知,香港的“六四”纪念馆被关闭后,大批文物和大笔资金已经被港府没收和冻结,因此我们也无法利用,这是非常令人气愤和遗憾的。

有朋友问:建立一座博物馆需要雄厚的资金,你们准备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首先,的确,建立“六四”纪念馆,尤其希望它能够永续经营,是需要大量资金的。所以我们才发出倡议书,希望外界能够捐款给予支持。没有来自广大民众的广泛支持,这个纪念馆是很难支撑下去的;其次,我们也知道,中共可能会抹黑我们,说我们借机捐款。所以这一次,我们是首先在筹备委员会内部完成筹款工作,在50多名筹备委员中筹集到75000美元,希望我们自己先捐款,希望能够带动更多的支持;最后,我们不仅要进行积极的众筹,也会积极寻找国际社会相关的教育和文化基金会提出申请,希望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资金的挑战是巨大的,但如果大家都能够支持我们,这个挑战就一定可以克服。

最后,关于建馆的时间问题。我们将争取首先在华盛顿举办一个“六四”特展,作为建立纪念馆的第一阶段,希望唤起外界的关注和支持。目前,展览的场地与合作方都已经确定,如果一切顺利,希望可以在今年的6月4日正式开幕;然后,如果我们能够顺利完成第一阶段,也就是达到50万美元的募款阶段目标,就会立即开始在纽约择地租房,正式建立“六四”纪念馆。作为我个人来说,希望最晚在“六四”三十五周年,也就是2024年的6月4日,能够看到“六四”纪念馆正式开幕。当然,这一切,也都需要所有关心中国的历史记忆、民主化进程的朋友们的共同努力。谢谢。

王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