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熱郵:關於在紐約建立六四紀念館的問答

2022.01.11
王丹熱郵:關於在紐約建立六四紀念館的問答
Photo: RFA

1月10日,包括我在內的五十多名海外民運人士和“六四“倖存者,聯合發起了在紐約建立“六四”紀念館的倡議。倡議發出後,在網絡上得到熱烈反響。同時,也有一些朋友提出了一些問題。作爲“六四紀念館籌備委員會”召集人,在這裏我針對外界關心的一些問題,統一做一下答覆。

有朋友問:爲什麼把紀念館設立在紐約?

關於地址的選擇,在醞釀期間有過不同的方案,例如華盛頓和洛杉磯等,但最後大部分的意見還是決定在紐約擇地建立。這有幾個原因:第一,紐約是人流密集的大都市,每年遊客數量在全美排行第一,建立在這裏可以儘可能多地吸引參觀的人流;第二,“六四”紀念館未來一旦建立,將不僅是一座博物館,也是一個活動中心和教育機構,將會舉辦大量的活動,而紐約在教育、文化、媒體等資源方面的優勢,是其他城市無法比擬的;第三,未來的“六四”紀念館一旦建立,需要大量的義工幫忙經營,紐約地區長期以來是海外民運的重要基地,有大批“六四”流亡人士聚居,在人力方面可以提供更多的資源。當然,不同的城市都有不同的優勢,但畢竟我們最終只能選擇一個城市,因此最終大家還是同意選擇在紐約。

有朋友問:紐約的“六四”紀念館與香港支聯會的“六四”紀念館有什麼關聯?前者是否得到後者的支持?

首先,我們決定在紐約建立“六四”紀念館,最原始的動機就是因爲看到香港的“六四”紀念館被中共當局強行關閉,我們希望關於“六四”的歷史記憶不要因爲香港的“六四”紀念館的關閉而被削弱,因此決定在海外重建一座紀念館。也因此,紐約的“六四”紀念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希望延續香港“六四”紀念館的宗旨和精神,傳承歷史記憶;其次,我們當然希望能夠與香港的“六四“紀念館合作。但是衆所周知,香港支聯會已經解散,我們無法找到明確的合作方,而且因爲國安惡法的存在,我們也擔心任何的合作都會給對方帶來政治上的危險。因此,無論是組織上還是內容上,我們與香港的”六四“紀念館都沒有任何關係。另外,據我所知,香港的“六四”紀念館被關閉後,大批文物和大筆資金已經被港府沒收和凍結,因此我們也無法利用,這是非常令人氣憤和遺憾的。

有朋友問:建立一座博物館需要雄厚的資金,你們準備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首先,的確,建立“六四”紀念館,尤其希望它能夠永續經營,是需要大量資金的。所以我們才發出倡議書,希望外界能夠捐款給予支持。沒有來自廣大民衆的廣泛支持,這個紀念館是很難支撐下去的;其次,我們也知道,中共可能會抹黑我們,說我們藉機捐款。所以這一次,我們是首先在籌備委員會內部完成籌款工作,在50多名籌備委員中籌集到75000美元,希望我們自己先捐款,希望能夠帶動更多的支持;最後,我們不僅要進行積極的衆籌,也會積極尋找國際社會相關的教育和文化基金會提出申請,希望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資金的挑戰是巨大的,但如果大家都能夠支持我們,這個挑戰就一定可以克服。

最後,關於建館的時間問題。我們將爭取首先在華盛頓舉辦一個“六四”特展,作爲建立紀念館的第一階段,希望喚起外界的關注和支持。目前,展覽的場地與合作方都已經確定,如果一切順利,希望可以在今年的6月4日正式開幕;然後,如果我們能夠順利完成第一階段,也就是達到50萬美元的募款階段目標,就會立即開始在紐約擇地租房,正式建立“六四”紀念館。作爲我個人來說,希望最晚在“六四”三十五週年,也就是2024年的6月4日,能夠看到“六四”紀念館正式開幕。當然,這一切,也都需要所有關心中國的歷史記憶、民主化進程的朋友們的共同努力。謝謝。

王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