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不会再发生吗?(王丹)

2015-03-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民众献花悼念二二八受难者。(特约记者夏小华摄)
民众献花悼念二二八受难者。(特约记者夏小华摄)


前几天的“二二八”纪念日,我在脸书上发表了一点感想。我说:

“今天是“二二八”纪念日。我想,作为“六四”的经历者,对於“二二八”,我们更能够感同身受。我们更能体会到,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屠杀带来的恐惧,是如何可以感染到整个国家;那种白色恐怖的阴翳是如何毒化,侵袭社会健康的灵魂;还有那些有冤无处伸张,看不到希望的尽头而产生的压抑,摧残了多少年轻的生命。

是的,我们更能体会到,国家暴力对一块土地的伤害一经造成,就不是那麽轻易就可以消弭的。仇恨,悲痛,压抑,这样的历史的伤口,久久不能愈合。所以我们更知道,这样的历史,不管过去多少年,都不应当被忘记。因为这道伤口太深,需要世世代代引以为戒。愿“二二八”的亡灵们安息。愿天下再不会有“二二八”,“六四”这样的悲剧。”

这篇感言当然引起一些网友的讨论,其中有一则我觉得比较有代表性。那位网友说:“二二八是不可能再发生了,但是六四就难说了。”“六四”是不是会再发生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我的问题是:

“二二八”真的不会再发生吗?

当然,就一般常识来说,在台湾再次发生“二二八”惨案的可能性确实微乎其微,毕竟台湾已经某种程度上进入了民主化阶段,那种独裁政权用国家暴力残害社会的行为对於现在的人来说,恐怕连想像都无法想像。然而,这样的判断其实仅仅是基於感性,并非理性判断,也缺乏逻辑支撑。而我们对於一个问下判断,还是应当回归到理性和逻辑上来。

就逻辑而言,没有发生的事情,我们本来就不能在缺乏明确而充分的论证的前提下,就进行绝对的判断。严格地讲,对於未来而言,什麽事情都是可能发生的,这一条因为无法证伪,因而几乎是无可置疑的公理。而从经验的层面看,历史的倒退在人类发展的长河中,并非罕见。大家不要忘记,黑暗的中世纪,就是发生在文明相对更加发达的希腊时代之後。没有道理说历史一定是线性前进的,因此,说“二二八”就一定不会再发生,在逻辑上就是不通的。

而更需要指出的是,理性还告诉我们,正是这种“不会再发生”的心态,反而有可能提高“再发生”的可能性。这个道理很简单:类似“二二八”这样的国家暴力,本身是依附於国家的存在而发生的;国家作为合法的暴力拥有者,使用暴力永远是它的选项。为了防止“二二八”这样的惨案的重演,我们必须在制度上对於国家行使暴力给予种种的限制,这些限制,就是民主制度的一部分。

然而,这样的限制要施加於国家,前提是我们对国家或者说权力,要永远保持警惕,我们要永远铭记并且相信,国家作为必要的悪,其本质是悪的,所以我们要随时提防它滥用权力。因此,如果“不会再发生”成为全民共识或者人群的习惯思维,对於滥用权力的警惕自然就会降低,对於国家权力的限制的必要性,在民众心中就只会逐渐松懈而不会逐渐加强。

这样的发展,当然只能增加,而不是削弱国家暴力再次发生的可能性。中国的发展就提供了鲜活的例子: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使得当时的很多人也觉得,“文革”不会再发生了;然而不久之後的1989年,就发生了“六四”。我们从中得到的教训就是:历史不会简单地重演,如果我们放松警惕,历史会用另一种面孔再次出现。

这个教训,台湾也应当借鉴,不是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