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是可能改变中国的人?(王丹)

2015-03-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河南新乡红旗区小店镇北街村的村委会进行改选,争取连任的村委会主任陈纪恩获得绝对多数票,但是却被上级政府宣布当选无效。 (新浪微博)
图片: 河南新乡红旗区小店镇北街村的村委会进行改选,争取连任的村委会主任陈纪恩获得绝对多数票,但是却被上级政府宣布当选无效。 (新浪微博)

2014年年底开始,中国河南省新乡市红旗区小店镇北街村的村委会进行改选,争取连任的村委会主任陈纪恩获得绝对多数票,但是却被上级政府宣布当选无效。这反映出乡村民主选举这个长期以来欺世盗名的所谓“民主实验“,其实完全是是“假民主”:农民可以选举,但是选举的结果要当局批准。多年来,很多西方中国问题专家,对於中国的乡村选举予以肯定,以为这是中国民主进步的开始,殊不知根本就是被表象所欺骗。

不过,乡村选举不是本文的重点。我要讲的故事是:为甚麽村民拥护的的陈纪恩,却不被当局所容?陈纪恩到底是什麽人?做了什麽事?

事实上,陈纪恩高票当选,却被宣布当选无效,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陈是一个带领村民积极进行维权活动的地方精英人物,而他的罪名就是两个字:维权。

2006年,河南省一天内下发七份“乡镇建设用地批复文件”,决定将小店镇4000多亩农田以“乡镇建设用地”的名义予以徵收,其中就包括北街村的1536亩耕地。整个小店镇爆发了几万人参加的维权行动,陈纪恩就是带头的。2008年,陈纪恩当选北街村村委会主任之後,发起了“复耕”运动,带领村民在划为建设用地的农地上重新种植庄稼。村民与政府之间进行了长期的抗争,陈纪恩成为核心领导。2011年村委会换届选举,有效票1280张,他获得1112张,其在当地的威望可见一斑,但是也因此而被地方政府视为眼中钉。

2014年5月30日,地方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陈纪恩有期徒刑一年零一个月。陈纪恩并未屈服,上诉到新乡市中级法院。结果中级法院以事实不清为由,撤销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而这时,73岁的陈纪恩已经在看守所里待了一年零一个月。恢复自由那天,几百名北街村的村民举着横幅和彩旗,在看守所前迎接老村长,横幅上写着“老村长您辛苦了”,“讨回公道,还我土地”等。陈纪恩走出看守所的大门那一瞬间,鞭炮大作,村民们给他胸前佩戴上大红花,陈纪恩老泪纵横。一直到现在,陈纪恩的村委会主任的资格还未被上级政府批准,办公室钥匙都不给他。但是他在村委会大院里搭起帐篷召集村民会议,已经开始办公。在竞选声明中他说过:“我一定积极争取北京高等院校专家学者,新闻媒体的支持,为全村村民争取利益,为全村村民谋利益,力争尽快解决土地正义。”

这就是一个普通村干部陈纪恩的故事,而在我看来,未来可能改变中国的,就是这样的人。为甚麽这麽说呢?

陈纪恩是中国典型的基层地方精英人物。在中共夺取政权,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之後,作为农村社会结构中枢力量的乡绅阶层被彻底清除,地方精英人物或者被收纳进体制,或者被体制从肉体上消灭,这样,中共的极权体制才得以稳固其在广大的乡村地区的统治。但是现在国家与乡村的矛盾因为徵地建设的问题日趋严重,而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在基层农村中培养出了新一代精英人物,陈纪恩就是代表。几年前广东乌坎事件中带领村民举行民主自治选举的老村长林祖峦也是这样的人物。这批地方精英人物以维护家园的利益为核心,因为他们的在地性,也很难被当局收买,因此成为事实上的地方领导集团,他们在国家与社会的博弈中必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中国古代皇朝时期历次农民起义,带头的就多是这类人物。

随着习近平政府所谓新的“城市化”的进一步发展,国家与农民就土地徵收问题发生的纠纷会层出不穷,而陈纪恩这样的地方精英所起的作用,很可能成为迫使中国转型的重要因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