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学的道理鼓吹民主(王丹)

2013-05-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方励之教授和他的妻子李淑娴 (资料图片)
方励之教授和他的妻子李淑娴 (资料图片)
  

在中国着名科学家,异议人士方励之逝世一周年之际,台湾的天下文化出版社出版了由方励之的夫人李淑娴女士校订的《方励之自传》。

看着这本书,我只有无限感慨。方老师是我的精神上的启蒙老师,他在八十年代的大学生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在我跟方老师的日常接触中,深深感受到他作为一个追求自由和正义的科学家,具有的那种明晰的逻辑,清楚的立场和坚定的态度。

在这本自传中,有很多我很熟悉的方励之式的对於中国政治与社会的睿智的见解,很多是用同样的方励之式的幽默表达出来的,也有更多是用他特有的借用科学定义的方式来讲述的,引人入胜。翻看这本自传,不能不让我想起在老师身边亲聆教诲的日子。这就是我的感慨之处,因为现在,只能在书中重温了。

其中,最精彩的,就是方老师以科学的道理论述民主政治的部分。例如,1981年方励之应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学生社团的邀请去演讲,他引用一条数学定理,即边界条件确定以後,内部的解就是存在而且唯一的。因此他告诉学生,如果改革只能在一个不得加以改变的边界内进行,那就等於说不准进行改革。(P319)再如,在这本自传中,方励之用“原子弹爆炸”来形容1989年中国的社会形势,他说:“原子弹爆炸需要几个条件:

一、有足够多的可裂变元素;

二、把可裂变元素聚集在一起达到临界质量;

三、有及时发射的中子进行引爆。一九八九年的中国,这三个条件都具备了。”(P400)更为精彩的,是曾经作为中国科大副校长的方励之,对学生运动的看法,他说,学生运动就如同台风,“局部来看,确实有点破坏,但是对於全球的温度调节,台风的贡献是不可少的。”(P352)这是我目前为止看到过的,对於学生运动的积极意义,进行的最有趣最深刻的表述。

作为一名科学家,方励之的政治言论一如科学原理,简单,明确,一针见血。

他曾经说过,为什麽很多物理学家变成社会批判者,是因为物理学本身就是一种哲学。在这本自传中,方励之就这样给後人留下了大量的从科学角度出发,对社会,人生,政治和历史,所进行的哲学思考。

看方励之老师的自传,作为曾经跟他有过很多私人接触的我来说,最感触的,是看到他写自己第一次发病的情形。方老师是天生的乐观派,有丰富的幽默感,写起自己的大难来也是嘻嘻哈哈的,这是他的一贯风格。

例如,他说他前一年写了一篇文章,感谢他的母亲,因为给了他好的身体,七十年没有进过医院,然後话锋一转,“忘了也要感谢上帝,麻烦了,今年我就被投进了医院。”又如,说到肺部被细菌严重侵蚀,体重骤降,有时候甚至一天下降两磅,“一个多月里我的体重总共降了二十八磅”,然後,他加了一个括号:(减肥有效)。

看到这里,本应会心一笑的,我热泪盈眶。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