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王丹:應當警惕中共展開“嚴打”

2022.06.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王丹:應當警惕中共展開“嚴打” 唐山燒烤店衆男打女人引發輿論沸騰。
微博

中國唐山發生惡性傷害女性事件引起國內輿論強烈反彈,對於地方黑惡勢力的橫行霸道,社會上可以說苦秦久矣。不僅唐山出現了大批實名舉報的案例,更多的網民開始呼籲政府要開展新一輪的“嚴厲打擊犯罪活動”。網民的憤慨,每一個看到視頻的人,每一個瞭解中國基層治理中存在的嚴重黑社會化現象的人,都會感同身受。但呼籲當局開展“嚴打”,我認爲不僅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而且有值得我們警惕的地方。

爲什麼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呢?道理很簡單:今天中國基層社會出現黑惡勢力猖獗的現象,歸根結底是警匪一家的體制問題導致的。換句話說,沒有地方政府,尤其是地方公檢法系統的背後撐腰,黑社會勢力斷不會如此肆無忌憚。解決黑社會勢力魚肉鄉里的問題,最重要的,就是斬斷地方政府與黑社會之間的利益鏈條。而“嚴打”運動,在警匪一家的情況下,等於是讓黑社會的保護傘去打擊黑社會,這完全是緣木求魚,不可能有效果。即使地方政府如唐山市,短期可以嚴厲打擊地方惡勢力,但風頭過去,一切又會回到老樣子。現在各種舉報顯示,唐山長期以來都存在地方黑惡勢力的問題,唐山警察機關也不是沒有發起過所謂“專項打擊”行動,但問題解決了嗎?並沒有。顯然讓問題嚴重的地方政府去發動“嚴打”運動,不可能解決問題。

爲什麼要警惕當局發動“嚴打“運動呢?經歷過1980年代初期”嚴打“運動”的人都知道所謂“嚴打”運動造成的惡果:第一,“嚴打”給了司法部門超越法律規定的權力,五年的可以判十年,十年的可以判死刑,這是對法治建設的嚴重破壞,從原則上講就是違法的政治運動,當然不可取;第二,超越法律的政治運動產生了大量的冤假錯案。我曾經兩次坐牢,在獄中見過不少因爲“嚴打”而遭到冤屈的服刑人員。我在北京“二監”關押期間,我們中隊有一個犯人,他只是白天入戶盜竊了一個臉盆,離開時看到女主人在睡覺,偷摸了女主人大腿一把而被抓獲,正趕上“嚴打”,於是就判了十年。家人跟他斷絕關係,長期關押下精神已經不正常。這樣的例子在“嚴打”中不在少數;第三,“嚴打”其實帶來副作用。根據我在中國監獄中瞭解的情況,很多在押犯人因爲“嚴打”運動導致他們被判刑過重,反而對社會產生報復心態,出獄後再犯罪率相當高。當年著名的白寶山越獄殺人大案,其主人公白寶山就是因爲“嚴打”入獄而發誓要報復社會。犯罪分子當然要受到懲罰,但爲了政治目的而超越法律、加重處理,只能適得其反。

最後我要指出,我反對用“嚴打”的方式解決地方治理問題,根本原因在於兩點:首先,在經濟形勢險惡,社會矛盾增加的今天,中共當局正在採取一切手段加強對社會的控制,而“嚴打”的呼聲對他們來說正中下懷,他們正好可以藉助維護社會治安的名義進一步加強對社會的窒息式管理;其次,我們都知道,地方黑惡勢力橫行的根本原因,是地方政府的公權力不受監督的結果。其實今天中國的所有問題,最大的一條,就是公權力過大和濫權,且不受監督,而“嚴打”運動,只能使這種情況更爲嚴重。以上兩條,是我們必須高度警惕的。這,就是我反對“嚴打” 的根本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