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丹:中国周边的危机

2019-06-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会外防暴警察对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会外防暴警察对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香港反送中恶法的抗争引起的政治效应,目前还在逐渐扩散和酝酿中,对于中国政治发展的影响也还有待观察。但是香港问题的爆发, 有另外一个角度,我认为是值得进行延伸思考的,那就是:作为一个号称正在崛起的大国,中国,是否能够处理好周边地区的问题。

从历史上看,任何一个大国,如果不能处理好与周边地区的问题,都会面临巨大的管治危机;或者相反,一个大国,能够处理和解决周边地区的危机,才能够稳定发展内陆地区的政治和经济。这一次香港发生的举世震惊的大规模的抗争,它所传递出的有可能是最值得注意的讯号,就是今天的习近平政权,或者说长期以来的中共政权,在处理周边地区的问题上束手无措。以时间为座标,远的来说,西藏问题由来已久,但是至今无法得到一个好的解决,以至于至今仍然困扰北京当局;之后是本来已经相对稳定了几十年的新疆,最近十几年来越来越不稳定,到了今天,更是动用了集中营和军事管治的地步;香港回归也已经22年了,这次我们都看到,22年的时间并没有令香港人的人心回归。


2019年6月12日,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如果我们以地理为座标,中国与其他周边国家之间的危机,虽然还没有爆发,但仍旧有巨大的威胁性。有的危机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未来,会严格考验中共的处理能力。举例来说,水资源的问题,就会成为未来中国周边的纠纷焦点。前几年,有一些中国水利专家,提出“藏水北调”构想,称之为“红旗河工程”,希望用青藏高原的雪水,截流红旗河再经人工河道导引往北注入缺水的新疆塔里木盆地,改变西北乾旱情况。这个工程的基本想法,就是将流向国外的水留在自己家里。估计工程造价高达4兆人民币(5890亿美元)。工程一旦实现,从整个的黄河上中游到整个的河西走廊、到新疆的东疆河南疆,这条红旗河会带来长2000公里、宽100公里的绿洲带,将产生2亿亩农田,据说可以吸引一亿人定居。当然,这个工程目前还完全是民间规划,官方没有表态。但是考虑到未来的能源危机,这样的构想早晚会被北京当局认真考虑。但此构想最值得担忧的,是雅鲁藏布江下游的印度河怒江和澜沧江下游的东南亚诸国,他们的水资源会受到冲击是毫无疑问的。水变少了,恐将是另一场水资源的国际争夺战,而斗争的双方一定就是中国和印度以及东南亚国家。  

此外,就算是表面上与中国友善的周边国家,其内心深处对于中国的崛起是否就那么放心,也是大可质疑的。例如新加坡的国防部前不久就宣布,新加坡将向美国购买最多12架F-35战斗机,如果计画顺利进行,新加坡将是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第四个拥有F-35的盟国,其余三个是日本,澳洲和南韩。兰德公司资深国防分析家何天睦就说,北京应把此一发展视为亚太地区仍强烈需要美国留驻当地的讯号。对于印度和新加坡这样的周边国家来说,如何让他们对于中国的崛起放心,是北京当局的最终挑战。而民主制度的缺乏和大国军事力量的发展,其实只能加强周边地区危机的深度和广度,这正是中国崛起的重大隐忧之一。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