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王丹:應當解決核心問題


2019-07-08
Share
1 媒體記者拍攝香港警察清理抗議現場。(美聯社)

各位聽衆你們好,我是王丹。香港反“送中”惡法的社會抗爭已經進入到持久戰的階段,每個週末都會有各種形式的抗議活動。香港人民在捍衛自由方面做出的勇敢努力獲得全世界的敬佩,與此同時,香港人本身在抗爭的過程中,對於自己爭取的目標,也在逐漸轉變觀點。其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上個週末二十三萬香港示威者到陸客最多的地方遊行示威,並用普通話宣講香港問題,以及中國政治黑暗的真相,他們喊出了向中國大陸“輸出革命的口號”。

香港要怎樣才能夠向中國“輸出革命”,這在技術上是否能夠做到,不是我今天要討論的重點。重點是,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的人們對於中國問題的看法,發生了微妙的,但值得肯定的變化。爲什麼這麼說呢?大家還記得嗎?在香港佔中運動之前,香港年輕族羣中出現了相當強烈的“港獨”的主張,這些主張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與中國保持距離,認爲中國是否民主化與香港無關,中國的事情與香港無關。這樣的思潮曾經一度非常風行。然而,今天喊出要向中國大陸“輸出革命”的,主力也是年輕人,我相信其中也有不少仍舊有“港獨”思想,但是他們已經修正了自己的思路,已經認識到了中國的變化對香港的息息相關的影響。

在我看來,這樣的判斷,纔是正確的判斷。事實上,這次反送中惡法的抗爭,實際上就是反中共的抗爭。如果不是中共的一黨專制制度導致中國的司法體系毫無公正和可信度,港人爲什麼會那麼擔心中國的司法體系介入到香港的政治事務中?其實,中國的問題,很多都跟中共有關,我們完全可以說,中共的問題解決了,中國的問題纔有可能去解決。同理類推,今天,全世界,尤其是中國周邊國家和地區的很多問題,也跟中國有關。中國的問題解決了,跟中國有關的問題纔有可能解決。不解決核心和關鍵的問題,枝節和連結的問題都不可能解決。這個道理,其實並不是很難理解。

但是長期以來,包括西方國家在內,很多人對此認識不清,或者說不願去面對。西方國家在西藏,新疆,宗教等中國的人權問題上給予了很大的關注,這是完全必要的,因爲那些領域的情勢已經惡化到全世界都不能忽視的地步。但是,如果你提到結束中共的一黨專制,直接挑戰和衝擊中共在中國的領導地位這樣的問題,很多人就不願繼續討論。這裏當然有戰略政策制訂上的誤區,那就是認爲中共統治根本無法撼動,與其挑戰一個這樣強大的政權,不如通過接觸促進它的變化。最近一百位美國的中國通聯署了一封公開信,標題就是“中國不是敵人”,他們在這裡所說的中國,其實就是中共。這封公開信,就典型地反映了上述那樣的思路。還有另外一部分人,包括曾經的香港民衆,以及現在的臺灣民衆,認爲根本找不到辦法去解決中共這個根本問題,於是就採取迴避態度。以上這兩種誤區,都導致了中國所有的問題,都無法有效解決。原因也很清楚,就是大家都不願意向推動中國的民主革命的方向去思考。

這次香港民衆終於認識到,中國的一黨專制制度不解決,香港永無寧日,而香港問題的背後,其實就是中國問題。希望他們的心路歷程的轉變,可以帶給其他人類似的反思和思考。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王丹爲您做的評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