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丹:关于郑州水灾的十个问题(上)

2021-07-27
Share
评论 | 王丹:关于郑州水灾的十个问题(上) 京广北路隧道周边遭中共军方接管,连地方政府的救援人力也告撤出。
微博图片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7月21日开始,中国河南省强降雨造成重大灾难,郑州市区受灾尤为严重,造成严重的人命和财产的损失。中国官方现在用“千年一遇”的自然灾难来卸责,但这真的只是天灾吗?仔细检视郑州水灾的过程,我们发现其中疑点重重。我们用三期的节目时间,提出十个问题。这十个问题,是质问中国各级政府,也是希望能够引起外界的关注。

首先是京广隧道为什么要戒严?众所周知,郑州水灾,最牵动人心的,就是大水漫灌的京广隧道,按理说,政府有责任公开透明地让民众了解灾情,但根据中国凤凰卫视资深记者胡玲23日早上在微博上发出的报道,直指“我们的记者一夜守候直击,郑州京广隧道全部戒严,不允许拍照与拍摄警察、救护车以及大巴士”?事后有一些小粉红攻击胡玲,说没有戒严。但根据现场传回来的视频,军队和警察对于现场的封锁,不管是否正式宣布戒严,实际上与戒严并无二致。那么,问题就来了:隧道附近又没有哄抢事件,为什么要采取类似戒严这样的措施?戒严针对的是谁,是什么?按理说,救援的画面完全是所谓的“正能量”,可以展示当局积极的救灾行动,这有什么可遮遮掩掩的?连“做好事”都不能让外界看到,这不是很诡异的事情吗?为什么要这样?这是我们要问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京广隧道到底死了多少人?我们可以看看一位化名为“赵君”的幸存者的证词。根据他的回忆,他和友人在快出京广隧道口时,突然有洪水来袭,有许多人弃车逃跑,他自己是弃车逃到中间一块绿化地带上。他特别指出,那里站满了从隧道逃出的民众。这就是我们要问的:几公里长的隧道,能跑出来的一定是少数,赵君能跑出来,是因为洪水灌进隧道的时候,他的位置已经接近出口。那么,如果说少数在出口附近跑出来的幸存者都“站满”了绿化地带,没有跑出来的多数该有多少人?

对此,官方媒体给出了一个数字。郑州市城市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表示,隧道内约有200多辆汽车受困,一共发现4名罹难者,全都已经确认身分。我在这里想问问各位听众朋友,你信吗?至少我自己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我的不信,是有根据的。7月23日,郑州市城管局党委副书记李平在现场称,经过3天的抽水搜救,已经拖出200多辆涉水车。但根据此前澎湃新闻的报导,京广隧道被淹的车辆上千。仅仅是隧道内到底有多少辆车这件事,官媒自己都兜不拢。尤其令人生疑的是,7月24日,网友曝光了一段由居住在京广路隧道周边高层居民拍摄的影片,显示一辆双节绿色公交车被前面重型卡车拖拽,缓慢行驶,窗户被黑布遮挡。有网友表示,类似的公车有大约6辆。在此我们不能不问:公车里如果不是大堆尸体,为什么要用黑布把所有的窗户都遮挡住?如果公车内没有尸体,那么最多也就是泡水泡坏了的座椅和窗户,这本是水灾中常见的情景,为什么不能让外界,包括记者看到?

第三:降雨量到底多大?官方曾经发布消息说,郑州市降雨量一小时内达到201.9毫米,但后来又改口,称三天降雨总量是622毫米;如果一小时就降雨201.9毫米,那么三天,也就是72小时,合计降雨量只有622毫米,这个数字实在不合常理。况且,官方一会儿说降雨量破了60年的记录,后来又说百年一遇,很快改口千年一遇,最后来到了5000年一遇。这种说法在民间已经成为笑话。那么,造成这么严重灾难的降雨量,到底是多大?我们也需要至少一个准确的真实的数字。其他的问题,我们下周再谈。(待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