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丹:关于郑州水灾的十个问题(中)

2021-08-02
Share
评论 | 王丹:关于郑州水灾的十个问题(中) 2021 年 7 月 21 日,暴雨袭击了中国中部河南省郑州市,汽车停在洪水中。
法新社图片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延续上周话题,我们继续针对7月21日造成重大生命和财产损失的郑州水灾,提出我们的质问。

第四个问题:根据官方报道,因为降雨强烈,常庄水库在20日上午10时30分洩洪。这个水库距离郑州市中心仅有两公里,其泄洪势必对郑州造成重大影响。然而泄洪的消息,却迟至21日凌晨1时才通报公众,通报时间已经是午夜,能够得知消息的人很有限。洩洪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14小时后才警报,导致民众撤离时间不够,地铁也未关闭或疏散人群。这延迟的14个小时,官方在做什么?处于什么考虑没有在泄洪之后第一时间通报社会公众?这一系列问题,至今官方也没有给出一个合理解释。

第五个问题:郑州地铁五号线是这次水灾人员死伤严重的地方之一,现在的地铁站外已经摆满了鲜花。回顾灾情初期的时刻,在7月20日当天,郑州气象局还算尽责,一共发布暴雨红色预警6次,分别为01时08分、06时02分、09时08分、11时50分、16时01分、21时32分。值得注意的是,郑州地铁关闭首个出入口,是在15时30分,说明相关单位已经知道会有大水漫灌地铁的危险。但问题是,波及五号线的关闭站点的时间,却在第五个红色预警发布40分钟后。对此,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郑州地铁公司没有权限关闭地铁站,因为这是“社会事件”,必须上报请示。那么我们理应追责:在红色预警频密发布、地面洪涝此起彼伏的状况下,究竟是谁、按照什么程序、根据什么原因继续保持五号线运营?这些人现在有明确他们的责任吗?

第六个问题:这次河南强降雨造成境内103个县(市、区)877个乡镇受灾,其中,新乡市最近一週平均降雨量达到800多毫米,灾情尤为令人担心。此外,共产主义渠洪水漫堤进入卫河,卫河已经决堤,33个村子成为泽国,据说受灾人数已经达到130万人。牧野湖倒灌,也导致灾情持续扩大。众所周知,对比大城市而言,农村地区更不具备抗水灾的条件,不仅居住松散不易救援,而且多为平房难以抵抗洪水侵袭。至今,外界最关心的还是郑州的灾情,但河南农村地区的灾情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死伤人数和房屋损毁数字等,都没有见到很详实的报道。大城市的人命是命,农民的命就不是命吗?

第七个问题,这次水灾的官方报道中,最离奇的就是提出了降雨量“千年一遇”的说法,后来甚至还出现了“五千年一遇”的荒谬描述。当局这样做,当然是把责任甩锅给老天爷的行为,似乎说明这是天灾而不是人祸。但是,中国中央气象局首席预报员陈涛就不认同河南暴雨“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的说法,陈涛指出:从大气科学角度来说,中国是在1950之后才有严谨的气象纪录,有降雨纪录约70年左右。他说,表达极端降雨的方法主要根据历史排名,是从各站点历史纪录的极大值得雨量进行排名,若出现新的降雨纪录,再对排名做调整。不管陈涛的说法是不是正确,我们也应当要求河南和郑州气象单位给出一个说明:从“六十年一遇”到“千年一遇”再到“五千年一遇”,天灾的程度都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这不是很奇怪吗?

此外还有一些质疑,还有一些值得灾后思考的问题,我们留待下周提出。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出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