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王丹:關於鄭州水災的十個問題(中)

2021-08-02
Share
評論 | 王丹:關於鄭州水災的十個問題(中) 2021 年 7 月 21 日,暴雨襲擊了中國中部河南省鄭州市,汽車停在洪水中。
法新社圖片

各位聽衆你們好,我是王丹。延續上週話題,我們繼續針對7月21日造成重大生命和財產損失的鄭州水災,提出我們的質問。

第四個問題:根據官方報道,因爲降雨強烈,常莊水庫在20日上午10時30分洩洪。這個水庫距離鄭州市中心僅有兩公里,其泄洪勢必對鄭州造成重大影響。然而泄洪的消息,卻遲至21日凌晨1時才通報公衆,通報時間已經是午夜,能夠得知消息的人很有限。洩洪這麼大的事情,爲什麼14小時後才警報,導致民衆撤離時間不夠,地鐵也未關閉或疏散人羣。這延遲的14個小時,官方在做什麼?處於什麼考慮沒有在泄洪之後第一時間通報社會公衆?這一系列問題,至今官方也沒有給出一個合理解釋。

第五個問題:鄭州地鐵五號線是這次水災人員死傷嚴重的地方之一,現在的地鐵站外已經擺滿了鮮花。回顧災情初期的時刻,在7月20日當天,鄭州氣象局還算盡責,一共發佈暴雨紅色預警6次,分別爲01時08分、06時02分、09時08分、11時50分、16時01分、21時32分。值得注意的是,鄭州地鐵關閉首個出入口,是在15時30分,說明相關單位已經知道會有大水漫灌地鐵的危險。但問題是,波及五號線的關閉站點的時間,卻在第五個紅色預警發佈40分鐘後。對此,根據《南方週末》的報道,鄭州地鐵公司沒有權限關閉地鐵站,因爲這是“社會事件”,必須上報請示。那麼我們理應追責:在紅色預警頻密發佈、地面洪澇此起彼伏的狀況下,究竟是誰、按照什麼程序、根據什麼原因繼續保持五號線運營?這些人現在有明確他們的責任嗎?

第六個問題:這次河南強降雨造成境內103個縣(市、區)877個鄉鎮受災,其中,新鄉市最近一週平均降雨量達到800多毫米,災情尤爲令人擔心。此外,共產主義渠洪水漫堤進入衛河,衛河已經決堤,33個村子成爲澤國,據說受災人數已經達到130萬人。牧野湖倒灌,也導致災情持續擴大。衆所周知,對比大城市而言,農村地區更不具備抗水災的條件,不僅居住鬆散不易救援,而且多爲平房難以抵抗洪水侵襲。至今,外界最關心的還是鄭州的災情,但河南農村地區的災情到底嚴重到什麼程度?死傷人數和房屋損毀數字等,都沒有見到很詳實的報道。大城市的人命是命,農民的命就不是命嗎?

第七個問題,這次水災的官方報道中,最離奇的就是提出了降雨量“千年一遇”的說法,後來甚至還出現了“五千年一遇”的荒謬描述。當局這樣做,當然是把責任甩鍋給老天爺的行爲,似乎說明這是天災而不是人禍。但是,中國中央氣象局首席預報員陳濤就不認同河南暴雨“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的說法,陳濤指出:從大氣科學角度來說,中國是在1950之後纔有嚴謹的氣象紀錄,有降雨紀錄約70年左右。他說,表達極端降雨的方法主要根據歷史排名,是從各站點歷史紀錄的極大值得雨量進行排名,若出現新的降雨紀錄,再對排名做調整。不管陳濤的說法是不是正確,我們也應當要求河南和鄭州氣象單位給出一個說明:從“六十年一遇”到“千年一遇”再到“五千年一遇”,天災的程度都沒有一個統一的說法,這不是很奇怪嗎?

此外還有一些質疑,還有一些值得災後思考的問題,我們留待下週提出。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王丹爲您做出的評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