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王丹:關於鄭州水災的十個問題(下)

2021-08-09
Share
評論 | 王丹:關於鄭州水災的十個問題(下) 河南水災的災民。
路透社

各位聽衆你們好,我是王丹。延續上週話題,我們繼續針對7月21日造成重大生命和財產損失的鄭州水災,提出我們的質問。

第八個問題:官方對於這次鄭州水災,到目前都還是定調在百年不遇的嚴重天災上,但是我們必須要問的是:導致這麼大的生命和財產損失的,到底是雨水還是洪水?根據鄭州市民現場目擊,7月20日中午的時候,在短短的半個小時的時間裏,市中心的一條馬路突然被大水淹沒,而且水質十分渾濁。按照我們的常識,如果是雨水,積聚成河是需要時間的,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淹沒馬路,而且雨水怎麼可能有那麼渾濁的水質?顯然,大水不是暴雨造成的,而是受到突如其來的洪水侵襲的結果。釐清這個問題非常重要,因爲洪災如果是雨水造成,就是天災;如果是洪水造成,就一定有人禍的成分。這恐怕就是當局一直迴避洪水問題的原因吧。

第九個問題:中共現在宣佈組成中央調查組,要追究洪災事故的責任。這當然是一件好事,但追責到底結果如何,外界都拭目以待。對於這場災難,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省長王凱,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市長侯紅應當說是直接主管,我們要看他們會不會被追責。另外,當初青海玉樹地震,胡錦濤曾經取消在國外的訪問返國處理災情,但這次河南水災如此嚴重,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依舊滿帶笑容,在西藏接受當地官員的頂禮膜拜,他要不要負責任?我們還要問,除了責任人的追究之外,賠償的問題要怎麼處理?美國邁阿密公寓大樓倒塌,中國國內網絡上一片幸災樂禍之聲,但現在賠償結果出來,遇難者的家人將獲得1.5億美元的鉅額賠償。我們應當對比一下,號稱富強大國的中國,要給鄭州洪災的受難者多少賠償?
最後一個,也是第十個問題,可以說是老生常談了,那就是大型水壩的利弊的問題。中國從毛澤東時代起,就迷信水壩的控制水流以及發電的作用,但這次鄭州水災給我們提出了警告:再龐大的水資源管理系統,也無法控制突然爆發的洪水,而且水壩本身就是一顆不定時炸彈。這次鄭州水災就是因爲一座大壩受損,無法承載過大雨量,最後炸開大壩泄洪,才導致大水漫灌,不能不說是一個重大的警訊。中國引以爲傲的三峽大壩的安全問題,難道不應當再次引起我們的警惕嗎?如果一座一般的水壩都能對鄭州這個大城市造成這樣重大的災難,一旦三峽大壩出事,後果就更是不堪設想了。

最後我們要指出,鄭州曾經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象徵,在十年的時間裏整個城市變得非常現代化,被外界稱爲“小香港”,視爲經濟奇蹟。但這次洪災一到,整個城市可以說不堪一擊,這不能不讓我們再次重新審視中國的所謂“大國崛起”的本質。在大興土木建造高樓大廈的背後,在燈紅酒綠打造繁華市容的背後,是一場大雨把幾公里長的隧道完全淹沒的可怕景象,是城市中爲外人看不到的下水道系統的脆弱。這簡直就是中國崛起的一個真實而具體的圖像,那就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中國的表面的繁榮遮掩住了太多的問題,這些問題不到災難發生的時候,不容易被外人看到。但當災難真的發生的時候,我們即使看到也來不及挽救重大的損失了。這,就是我們提出以上十個問題,希望外界能有更多的思考的原因。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王丹爲您做的評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