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王丹:“共同富裕”?習近平一石三鳥

2021-08-23
Share
評論 | 王丹:“共同富裕”?習近平一石三鳥
(路透社)

各位聽衆你們好, 我是王丹。最近一段時間,中共連續出手打擊互聯網巨頭,補教業等大型連鎖企業,引發外界各種對於動機的猜疑。現在也不用猜疑了,中共已經亮出了底牌,那就是新形式的“打土豪,分田地“。當然,這次換上了一個好聽一點的,與時俱進的名稱:”共同富裕“。

習近平8月17日在中共中央財經會議上的講話可以說是圖窮匕見,把當局最近一連串讓人看的眼花撩亂的動作的意圖說得再明白不過了:”加強對高收入的規範和調解,要合理調節過高收入,鼓勵高收入人羣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 針對的目標也很清楚,就是民營企業。難怪會有網友評論說:韭菜花長得再高還是韭菜,照樣割!

在“共同富裕”的口號下,最引人注目的新提法,就是“三次分配”。什麼是三次分配呢?《學習時報》早在2020年1月的一篇文章中就做了介紹:一次分配是市場根據要素貢獻進行的;二次分配是通過稅收,社會保障等,體現國家意志進行的;三次分配則是社會主體自願參與的財富流動,或者說,是“按照道德原則”進行企業利潤的社會轉移。這聽起來很感人,“道德”都被拿出來作爲財富分配的手段了。但問題是,道德是自願的嗎?如果不自願,國家怎麼辦?其實所謂“三次分配”最終還是要強行進行,其方式就是苛捐雜稅。最近已經有人在《今日頭條》上撰文建議徵收貨幣財產稅。包括居民銀行儲蓄,居民持有現金等,要按照比例繳稅。這簡直是明搶了。

按照目前的稅制設計,年收入12萬元以上被稱爲高收入羣體。是重點調節的人羣。這個人羣其實有個名稱,就是“中產階級”。中共一方面要推動消費來實現經濟轉型,一方面要打壓最有消費能力的中產階級。這聽起來實在自相矛盾。其實,我們必須要問的一個問題是:在中國,貪官和富豪,到底是誰妨礙了共同富裕?現在中國貧富差距的一大問題是真正富人的稅收不起來,遺產稅,房地產稅,都是針對富人的,但遲遲無法推動。最大的阻力不是老百姓,而是負責制定政策的人,和那些人均房產最多的人。在現行的體制下,稅收提高,監督機制在那裡?要如何保證三次分配真的分配到窮人那裡去?自己當運動員又當裁判,怎麼保證貧富差距縮小?這一切都證明,所謂“共同富裕”,所謂“三次分配”,,只是新一波的割韭菜而已。

我們都知道,共同富裕根本就是烏托邦。現在中國剛剛宣佈建成小康社會沒幾年,又要快步進入共產主義了。這種大躍進思維毫無道理。實際上,在“共同富裕”的口號的背後,就是習近平試圖用討好低端人口的方式鞏固自己的權力地位的招數。一方面獲得好名聲,一方面趁機割韭菜抑制私營企業的力量,另一方面也打擊了黨內權貴集團,因爲他們與大型私人企業有錯綜複雜且緊密的權錢關係。可謂一石三鳥。

習近平要打的牌,是一切不顧利益集團內部的反對,要搞個人獨裁,要一人獨攬大權的人都會做的一件事,那就是挑動民粹主義。對官員和有錢人的仇恨很容易被挑動起來,搞民粹比把資本關進籠子省事多了。他要當中國的查維斯。但他這樣搞,會阻礙經濟增長動力,阻礙創新和創業積極性,對中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都是傷害。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