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王丹:歷史不會忘記香港支聯會

2021-09-27
Share
評論 | 王丹:歷史不會忘記香港支聯會 2021年9月5日,香港支聯會就八九64舉行記者會。
AFP

在加拿大釋放孟晚舟,德國和日本都進行領導人改選,臺灣的國民黨選出新的黨主席等一系列焦點新聞之下,香港發生的一件大事多少被外界忽略了。那就是,香港最有影響力的民間社團之一香港支聯會,在險惡的政治環境下,被迫宣佈解散。作爲長期得到香港支聯會支持的中國民主運動中的一員,我認爲我有義務呼籲外界,銘記三十多年來香港支聯會爲推動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民主做出的重大貢獻。

香港支聯會成立三十多年來,做了很多的事情。但我認爲,最有意義的是以下三個事情:

首先,香港支聯會從1989年起,堅持每年在香港維園舉辦紀念“六四”燭光晚會,三十年如一日,不論是人數減少還是天氣惡劣,從來沒有中斷過一次。這件事使得八九民運在事實上並未被中共完全鎮壓,它以燭光晚會的形式繼續在香港堅持了三十年,這是我們這些八九民運的參與者最應當感謝的,他們做了我們做不到的事情。現在的新世代香港年輕人對支聯會有看法,有批評,這都正常,但我認爲他們忽略了香港能夠走到雨傘革命這一步的歷史脈絡。事實上,維園晚會不僅提升了香港民主運動在國際上的能見度,而且在很大程度上,這樣的堅持是一種政治啓蒙。香港的反抗精神,包括年輕世代的反抗行動,從發展線索上看,香港支聯會每年舉辦的燭光晚會等,都是在這樣的啓蒙下成長起來的。維園晚會已經成爲一種政治符號,寫進了香港的歷史中,這是港人不應當忘記的。

其次,香港支聯會創立初期提出的五大主張“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三十多年來始終沒有放棄。這不僅是他們的口號,更是他們的具體行動。多年來,他們參與營救“六四”人士的“黃雀行動”,支持中國國內的“天安門母親“運動,聲援包括我在內的中國政治犯和維權律師羣體,以及在海外的流亡人士的“我們要回家”運動。在中國政治長期處於黑暗期的時候,香港支聯會長期不懈對於中國民主化的關注和支持,對於中國那些面對暴政仍然頑強抵抗的人來說,是巨大的精神鼓舞。從長期來看,對於中國的民主發展也起了重大的推進作用。這是中國所有追求民主的人士不應當忘記的。

最後,支聯會與其他香港的民主派團體一起,通過他們三十多年的努力,打造了“香港精神”。這種“香港精神”的內涵,包括長期的堅持,包括在薪火相傳的精神下對於年輕一輩的影響,包括嚴謹的工作方式,包括對於人權自由理念的堅定信仰。所有這些,都使得香港在三十多年的歲月中,始終扮演了東亞民主的基地,對抗中共暴政的橋頭堡的角色。支聯會雖然被迫解散,停止活動,但他們參與建築的這種“香港精神”不會消逝,提醒了全世界對於中共極權倒退的警覺,鼓舞了包括臺灣在內的東亞地區的反抗運動,這是全世界愛好民主自由的人都不應當忘記的。

香港支聯會雖然在形式上解散了,但中共對他們的切齒痛恨,就是他們的榮譽勳章。他們三十多年的努力不僅已經創造了歷史,也必將使得他們的工作被寫進歷史之中,歷史是不會忘記他們的。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王丹爲您做的評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