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丹:中国介入中东事务的三个目的

2023.10.16
评论 | 王丹:中国介入中东事务的三个目的 2023年3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王毅在北京主持沙特和伊朗对话闭幕式。沙特国务大臣兼国家安全顾问艾班、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沙姆哈尼出席。
路透社图片

190328-RFA-SC04-738b4e39.jpg哈马斯袭击以色列,导致中东危机再次爆发,事件本身还有待发展,但战争开打之后,围绕中东事务展开的大国较量,俨然是另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值得注意的是,过去对巴以冲突问题介入不深的中国,这一次表现出了非常积极的态度。

先是中国的中东问题特使翟隽展开了密集的外交活动:9月10日到13日,分别致电7位国家与国际组织外交高层,13日集体会见阿拉伯国家驻中国使节和阿拉伯国家联盟驻中国代表处负责人谈论巴以形势。然后由更高层级的代表,外交部长王毅出面,在14日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电话时,正式抛出“两国方案”作为解决巴以冲突的方案,支持巴勒斯坦独立建国,但另一方面,不肯对哈马斯的恐怖袭击明确表达谴责的态度,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支持以色列的立场形成鲜明对立。从这一系列动作来看,中国展露出积极介入中东问题的意图。

其实,在巴以冲突爆发之前,中国已经开始了对中东事务的介入。除了今年3月中方出面促成沙特和伊朗建交,可谓一鸣惊人之外,不太为外人所知的是,中东问题特使翟隽在过去一年里已经频繁与以色列,控制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阿拉伯联盟和欧盟接触,商讨两国方案和联合国承认巴勒斯坦事宜。中国在中东问题上如此积极,主要的目的是三个:

第一个目的是走出亚洲,把中国的影响力向全球扩张,这是“二十大”以后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习近平最近几年提出各种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论述和倡议,就是为这样的扩张制造舆论基础。在这样的基调下,在过去比较陌生的领域例如中东问题上加大介入的力度,可以看作是中国全球扩张的演练或者说是起步。第二个目的,就是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鉴于中东事务过去一直是在美国主导下进行,中国只要能够把自己的影响力渗透进中东地区,就可以构成对美国的一种挑战。此外,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最主要的盟友,在国际外交领域,打击以色列被看作是打击美国,这也是中国明知“两国方案”以色列绝对不会接受,但仍然大张旗鼓地推动的原因。第三个目的,就是进一步加强与伊朗的战略合作。这次巴以冲突,虽然美方宣布还没有证据证明是伊朗在背后推动,但伊朗公开支持哈马斯的立场毫不掩饰。中国这几年积极与俄罗斯,北韩,伊朗等国建立同盟集团,试图与西方国家集团分庭抗礼,介入中东问题,可以进一步拉拢住伊朗这个主要盟友。

作为大国,希望拥有国际影响力和介入国际事务的协调,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专制国家,中国的扩张带给世界的应当是警惕,而不是欢迎。因为中国提出的“国际新秩序”,本质上是与作为现代文明的基础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的。而中国扩张势力的手段,也经常违背国际社会的既有规则,在南海和台海问题上就是如此。9月13日,新加坡副总理黄循财在华盛顿出席“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活动时表示,中国试图在运用其日益增加的影响力时,不应让其他国家感受到压力,同时损及他们的利益,否则北京将面临到反弹和抵制。笔者认为,黄循财的这番提醒,除了针对中国在亚洲的扩张动作之外,也同样适用于中国对中东问题的介入上。换句话说,不难推测,中国会借助这次巴以冲突的机会,进一步加强在中东问题上扮演的角色,但是成效如何,恐怕并不乐观。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