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丹:对中国政治的四个预测——2024年中国展望(二)

2023.12.25
评论 | 王丹:对中国政治的四个预测——2024年中国展望(二) 北京人民大会堂外的中国国徽与国旗
美联社图片

wd2.jpg  虽然中国政治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所有的预测都有很大的风险,但是在2024年到来之际,从经验和逻辑出发,我们还是可以针对新的一年中国政治可能会出现的大致状况,能够做出以下四项预测:

  首先,社会群体性事件和政治反抗会增加。尽管中共日益加紧在政治上的管控,但中国的政治稳定,从来都是建立在当局能够提供基本的经济增长和安定生活的基础上的,换言之,如果中共在2024年无法维持经济上的稳定,那么政治上的不稳定就是可以预期的,而目前,我们看不到有任何证据表明,中国的经济状况会在明年大幅度改善。事实上,对于政治上的不稳定,中共当局自己已经有所认知。1223日召开的中国“全国公安机关视讯会议”就特别提出“绷紧政治安全这根弦”,要求“坚决维护国家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意识形态安全”。这恰恰说明当局自己也知道他们面临着政权,制度和意识形态的三重挑战。而2022年的彭立发事件也告诉我们,永远不要低估在中国底层社会暗中流动的反抗情绪,类似彭立发这样的人在民间绝对不可能只有一个。新的一年,政治上的突发事件发生的机率是很高的。

  其次,党内斗争会继续加剧。这一点,从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221日至22日召开的“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专题民主生活会”上就可以看出端倪。在这次为新的一年统一思想而召开的高层会议上,习近平强调指出,思想统一是政治统一、行动统一的基础。在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首先要在思想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这是什么意思呢?显然,习近平评估,目前的中共,存在着全党在思想上并不统一的问题。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习近平发表这样的言论非常不寻常,这等于是向全党发出警告,2024年要在党内持续进行“统一思想”的整治行动。而从过去的经验看,这样的政治运动,往往都会伴随党内的权力斗争。何况,对习近平来说,只有通过不断清洗,才能在党内维持一定的威慑力,而不断清洗的结果,必然是给他自己树立更多的敌人,这是习近平给自己设下的“制度性陷阱”。

  第三,外交处境会进一步恶化。从最重要的中美关系来看,2024年是美国的大选年,通常在这样的政治氛围下,美国朝野都会表现出比往常更为鹰派的立场,中美之间不太可能维持相对缓和的关系。这当然也直接影响到中国与欧盟等西方其他大国的关系。而最近与菲律宾的冲突也很值得观察。1211日,11艘中国船支涌入菲律宾仁爱暗沙海域,这在菲律宾看来是明显的挑衅行为。对此,菲律宾总统小马可仕在庆祝菲律宾军队成立88周年的活动上对部队讲话时明确提到最近的对抗,称“(最近的事件)自豪地展示菲律宾反对胁迫的勇气,以及我们保护、维护和捍卫我们领土完整的坚定决心”,显然,双方都表现出强硬的立场。尽管目前外界都极为关注台海局势,但我认为2024年大选后台海局势不一定会更加激烈,因为中共势必会对台湾的新政权做一定时间的观察,而有可能发生军事冲突的焦点,反倒很有可能会是在其他临近区域,例如南海或者印度。

  最后,我认为中国的青年失业问题在2024年非常值得关注。目前中国16岁至24岁青年失业率之高,已经到了当局不再公布数字的程度,而明年踏出校园的大学毕业生高达1179万人,比今年多21万人,再创历史新高。在中国经济复苏不如预期的情况下,青年就业问题恐更加严峻。我们知道,在诸多的经济因素中,失业与社会,政治稳定关联度最高。一个人追求的温饱和自由,都会因为失业而失去,当局推动任何价值观等意识形态,都会形成鲜明的对比反讽,更让人无法忍受。青年人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大多不愿从事低薪的体力劳动,但他们上网频繁,政治意识强,社会能量大,这个群体在2024年对社会稳定造成的影响将是最重要的变量。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