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王丹:對中國政治的四個預測——2024年中國展望(二)

2023.12.25
評論 | 王丹:對中國政治的四個預測——2024年中國展望(二) 北京人民大會堂外的中國國徽與國旗
美聯社圖片

wd2.jpg  雖然中國政治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所有的預測都有很大的風險,但是在2024年到來之際,從經驗和邏輯出發,我們還是可以針對新的一年中國政治可能會出現的大致狀況,能夠做出以下四項預測:

  首先,社會羣體性事件和政治反抗會增加。儘管中共日益加緊在政治上的管控,但中國的政治穩定,從來都是建立在當局能夠提供基本的經濟增長和安定生活的基礎上的,換言之,如果中共在2024年無法維持經濟上的穩定,那麼政治上的不穩定就是可以預期的,而目前,我們看不到有任何證據表明,中國的經濟狀況會在明年大幅度改善。事實上,對於政治上的不穩定,中共當局自己已經有所認知。1223日召開的中國“全國公安機關視訊會議”就特別提出“繃緊政治安全這根弦”,要求“堅決維護國家政權安全,制度安全,意識形態安全”。這恰恰說明當局自己也知道他們面臨着政權,制度和意識形態的三重挑戰。而2022年的彭立發事件也告訴我們,永遠不要低估在中國底層社會暗中流動的反抗情緒,類似彭立發這樣的人在民間絕對不可能只有一個。新的一年,政治上的突發事件發生的機率是很高的。

  其次,黨內鬥爭會繼續加劇。這一點,從中共中央政治局於1221日至22日召開的“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主題教育專題民主生活會”上就可以看出端倪。在這次爲新的一年統一思想而召開的高層會議上,習近平強調指出,思想統一是政治統一、行動統一的基礎。在政治上行動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首先要在思想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這是什麼意思呢?顯然,習近平評估,目前的中共,存在着全黨在思想上並不統一的問題。在新的一年到來之際,習近平發表這樣的言論非常不尋常,這等於是向全黨發出警告,2024年要在黨內持續進行“統一思想”的整治行動。而從過去的經驗看,這樣的政治運動,往往都會伴隨黨內的權力鬥爭。何況,對習近平來說,只有通過不斷清洗,才能在黨內維持一定的威懾力,而不斷清洗的結果,必然是給他自己樹立更多的敵人,這是習近平給自己設下的“制度性陷阱”。

  第三,外交處境會進一步惡化。從最重要的中美關係來看,2024年是美國的大選年,通常在這樣的政治氛圍下,美國朝野都會表現出比往常更爲鷹派的立場,中美之間不太可能維持相對緩和的關係。這當然也直接影響到中國與歐盟等西方其他大國的關係。而最近與菲律賓的衝突也很值得觀察。1211日,11艘中國船支湧入菲律賓仁愛暗沙海域,這在菲律賓看來是明顯的挑釁行爲。對此,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在慶祝菲律賓軍隊成立88週年的活動上對部隊講話時明確提到最近的對抗,稱“(最近的事件)自豪地展示菲律賓反對脅迫的勇氣,以及我們保護、維護和捍衛我們領土完整的堅定決心”,顯然,雙方都表現出強硬的立場。儘管目前外界都極爲關注臺海局勢,但我認爲2024年大選後臺海局勢不一定會更加激烈,因爲中共勢必會對臺灣的新政權做一定時間的觀察,而有可能發生軍事衝突的焦點,反倒很有可能會是在其他臨近區域,例如南海或者印度。

  最後,我認爲中國的青年失業問題在2024年非常值得關注。目前中國16歲至24歲青年失業率之高,已經到了當局不再公佈數字的程度,而明年踏出校園的大學畢業生高達1179萬人,比今年多21萬人,再創歷史新高。在中國經濟復甦不如預期的情況下,青年就業問題恐更加嚴峻。我們知道,在諸多的經濟因素中,失業與社會,政治穩定關聯度最高。一個人追求的溫飽和自由,都會因爲失業而失去,當局推動任何價值觀等意識形態,都會形成鮮明的對比反諷,更讓人無法忍受。青年人受過一定程度的教育,大多不願從事低薪的體力勞動,但他們上網頻繁,政治意識強,社會能量大,這個羣體在2024年對社會穩定造成的影響將是最重要的變量。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