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魏京生: 春节的灾难

2020-0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冠状病毒肆虐的大年初一,人们戴着口罩在佛庙祈祷。(法新社)
冠状病毒肆虐的大年初一,人们戴着口罩在佛庙祈祷。(法新社)

每年的春节大家都要互道祝福,恭喜发财。今年春节却让中国人民陷入了恐慌之中。武汉肺炎这个名词已经不仅仅是个说辞了,它像个幽灵一样徘徊在中国的大地上:时而夺取无辜的生命;时而制造着恐怖的气氛,让今年的春节笼罩在死神的阴影之下。

这是怎么回事儿?去年刚刚在武汉演习了对付所谓的中东呼吸综合症的病毒传染病,这就爆发了不是中东的武汉病毒。而且武汉还具有世界最先进的微生物病毒实验室,怎么能让病毒爆发而没有察觉呢?这实验室在研究治疗病毒还是研究散发病毒呢?人们开始怀疑,这和中共研究生物战技术有关。

国际社会早就在怀疑中共开展了生物战的研究。在帮助中国建立这个武汉实验室的十几年前,法国的专家们就提出了强烈的反对。理由就是可能会增强共产党开发生物武器的能力,对人类的安全可能造成极大的危害,而且是难以预测和不可控制的灾难性危害。

遗憾的是法国的政客们认为,让法国资本家从共产党手里赚钱,比其它任何事情都重要。而且阴险地估计到,以中共无法无天的社会体制,生化武器的种子一旦泄露,最大可能会发生在中国人自己身上,之后才会伤及别人。

现在看来这个阴谋发生了,还不能责怪别人心存恶意。根本的原因是你们自己管理不善,自作自受。别人的责任只是没有能够制止你们犯罪而已。知道共产党会犯罪而不加以阻止,违反了善良的原则。法国的政客们要承担道德良心的责任。

仅仅只有法国的政客们吗?看来不是。加拿大、美国都抓到了偷窃高危险生物样本的中国学者,包括进行生物战研究的学者在西方实验室里,利用西方的科研资源进行研究。政客们为了赚钱,已经不顾人类的安全,丧失了道德底线了吗?

共产党无耻,那不奇怪。他们的基本教义就是无耻,从理论上无视生命的尊严,否则就不是共产党了。可是信奉普世价值的民主国家,怎么也会选出同样无耻的政客呢?这现在还不是我们中国人关心的问题,我现在更关心这场人为的灾难会产生什么结果。

首先一点,这场灾难不同于饿死几千万人的饥荒。那种死亡不会传染,不会扩散,旁观者可以洁身自好。这次是传染病,病毒会按照它自己的规律四处扩散,扩散的速度也不是人可以决定的。这就意味着灾难是没有边界的。这次灾难发生在武汉,以极快的速度已经扩散到全中国;在现代交通工具的协助下,正在向世界各国扩散。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第二点,灾难发生在喜欢掩盖事实的共产党国家,已经失去了控制扩散的最佳时机,还会发生更多的错误处置。这是共产党体制的规律,就和当年饿死几千万人的规律相同: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体制造成的是灾难的加速度,专制暴君们的内斗再给灾难增加几倍的速度。

大规模的死亡和恐惧,会让麻木的韭菜们警醒吗?有人在呼吁,有人摇摇头说:中国人就是牲口,不会警醒的。据我观察,那些得到了一些利益,因而自以为和当局穿一条裤子的中产阶级们,在被割韭菜之后现在又进入这个无妄之灾。很多人已经开始愤怒,不满,骂人了。

但是共产党找替罪羊的技术炉火纯青。逐步升级杀几个官员,救火队的工作就可以大功告成了。当年的王岐山,不就是靠这番拳脚升官的吗?预祝新一代救火队长能成功忽悠愚昧的老百姓,让韭菜们继续稳定生长,以备下一茬割韭菜运动。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