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魏京生:落井下石者戒

2021-01-27
Share
评论 | 魏京生:落井下石者戒 著名的民运人士魏京生先生
AFP

美国的选举结束了,新政府上台了,现在大家都把目光和心思放在今后如何走下去的问题上了。但我注意到一件怪事,有那么一小批人,让人想起了文革时代的告密风。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借着特朗普下台,民主党上台之际,向美国政府举报支持特朗普的民运人士,而且在网上亮出了他们的举报,言辞极其恶毒。

我认识的大多数民运的朋友不管是支持特朗普还是支持拜登,都不会把对方看作仇人,也不会干出这种落井下石的下三滥勾当。这一小撮人怀着满腔的仇恨,把观点不同的民运同道告到FBI、美国国会,是什么目的呢?不得不让人怀疑。

这些告密者会成功吗?显然没有可能。美国不会因为观点不同就把人关进监狱,连铁杆民主党的美国人都说,这是共产党的思维。那这些告密者是什么目的呢?其实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挑拨观点不同的民运人士继续内斗,达到分裂民运,帮助共产党减轻压力的作用。

说他们身份不明,大家可以回想一下。这些人有的从不参加反共活动,有的公开声明退出民运,虽然他们也没参加多少民运活动,可是却高调退出民运,目的和这次一样,就是抹黑民运,挑拨内斗,起到帮助共产党的作用。我不说他们是什么,但是确实非常可疑。

这让我想起在监狱中的故事。在第一次被审判之前,监狱安排了几个犯人和我同一个监号。其中有一个犯人很受欺负,他自己也低眉顺眼自惭形秽。我就有些看不惯了,斥责其他犯人不应该欺负人。那个犯人笑着和我说:丫就是个针儿爷,也就是您在这儿,要不然整死他。

我不明白什么是针儿爷。大家蔑视地看着我说:这都不知道,就是告密者。接着教育我说:这种人最招人恨,在监狱中的地位比性犯罪的杆儿犯还不如。如果不是警察看得紧,基本上都活不下去。接着咬牙切齿地说:这家伙要是还敢扎针儿,就不是这么好的待遇了。我看着睡在尿桶边上的针儿爷,已经没有了同情。

这些现代针儿爷虽然可以躲在自己的阴暗角落里,受到美国法律的保护。但是在正经人眼里会是什么形象呢?可能他们也不在乎,就是滚刀肉而已。不过他们的高调阴谋,还是会吓到一些人。很多中国人虽然脱离了共产党的压迫,也痛恨共产党,可是多年受共产党洗脑,不自觉的以为美国也和共产党一样,观点不同就是你死我活,非把对方送进监狱不可。这不能不让人想到文革。

文革中两派知识分子之所以斗得那么惨烈,有人总结说是拉大旗作虎皮,为了争夺领导权,也就是现代名词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其实这种属性,和明清以来知识分子的丑态可以说是一脉相传。虽然大家斗得你死我活,但是对于告密者文化还是一致地痛恨,无论左右派都是必欲灭之而后快。

所以告密者们还是谨小慎微地从事他们不可告人的事业。我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法轮功支持特朗普非常明确也非常激烈。一月六号那天,国会旁边停着几十辆法轮功的大巴车。可是告密者为什么不敢举报法轮功呢?仔细一想才明白,他们害怕法轮功人多势众又有媒体,得罪不起。

欺软怕硬,柿子捡软的捏。原来这些蹦得很高的告密者和那位睡在尿桶边上的老兄,是同一个档次的无耻小人。没有警察的保护,他们很难成为滚刀肉,只能在在众人的蔑视和咒骂中苟延残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小文
小文 说:
2021-01-27 13:11

没举报法轮功 是那些人知道举报没用 共产党那么残酷迫害他们 法轮功人士也没屈服 反而让人对告密者多了堤防和疑心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