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魏京生:落井下石者戒

2021-01-27
Share
評論 | 魏京生:落井下石者戒 著名的民運人士魏京生先生
AFP

美國的選舉結束了,新政府上臺了,現在大家都把目光和心思放在今後如何走下去的問題上了。但我注意到一件怪事,有那麼一小批人,讓人想起了文革時代的告密風。一些身份不明的人藉着特朗普下臺,民主黨上臺之際,向美國政府舉報支持特朗普的民運人士,而且在網上亮出了他們的舉報,言辭極其惡毒。

我認識的大多數民運的朋友不管是支持特朗普還是支持拜登,都不會把對方看作仇人,也不會幹出這種落井下石的下三濫勾當。這一小撮人懷着滿腔的仇恨,把觀點不同的民運同道告到FBI、美國國會,是什麼目的呢?不得不讓人懷疑。

這些告密者會成功嗎?顯然沒有可能。美國不會因爲觀點不同就把人關進監獄,連鐵桿民主黨的美國人都說,這是共產黨的思維。那這些告密者是什麼目的呢?其實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於挑撥觀點不同的民運人士繼續內鬥,達到分裂民運,幫助共產黨減輕壓力的作用。

說他們身份不明,大家可以回想一下。這些人有的從不參加反共活動,有的公開聲明退出民運,雖然他們也沒參加多少民運活動,可是卻高調退出民運,目的和這次一樣,就是抹黑民運,挑撥內鬥,起到幫助共產黨的作用。我不說他們是什麼,但是確實非常可疑。

這讓我想起在監獄中的故事。在第一次被審判之前,監獄安排了幾個犯人和我同一個監號。其中有一個犯人很受欺負,他自己也低眉順眼自慚形穢。我就有些看不慣了,斥責其他犯人不應該欺負人。那個犯人笑着和我說:丫就是個針兒爺,也就是您在這兒,要不然整死他。

我不明白什麼是針兒爺。大家蔑視地看着我說:這都不知道,就是告密者。接着教育我說:這種人最招人恨,在監獄中的地位比性犯罪的杆兒犯還不如。如果不是警察看得緊,基本上都活不下去。接着咬牙切齒地說:這傢伙要是還敢扎針兒,就不是這麼好的待遇了。我看着睡在尿桶邊上的針兒爺,已經沒有了同情。

這些現代針兒爺雖然可以躲在自己的陰暗角落裏,受到美國法律的保護。但是在正經人眼裏會是什麼形象呢?可能他們也不在乎,就是滾刀肉而已。不過他們的高調陰謀,還是會嚇到一些人。很多中國人雖然脫離了共產黨的壓迫,也痛恨共產黨,可是多年受共產黨洗腦,不自覺的以爲美國也和共產黨一樣,觀點不同就是你死我活,非把對方送進監獄不可。這不能不讓人想到文革。

文革中兩派知識分子之所以鬥得那麼慘烈,有人總結說是拉大旗作虎皮,爲了爭奪領導權,也就是現代名詞說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其實這種屬性,和明清以來知識分子的醜態可以說是一脈相傳。雖然大家鬥得你死我活,但是對於告密者文化還是一致地痛恨,無論左右派都是必欲滅之而後快。

所以告密者們還是謹小慎微地從事他們不可告人的事業。我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法輪功支持特朗普非常明確也非常激烈。一月六號那天,國會旁邊停着幾十輛法輪功的大巴車。可是告密者爲什麼不敢舉報法輪功呢?仔細一想才明白,他們害怕法輪功人多勢衆又有媒體,得罪不起。

欺軟怕硬,柿子撿軟的捏。原來這些蹦得很高的告密者和那位睡在尿桶邊上的老兄,是同一個檔次的無恥小人。沒有警察的保護,他們很難成爲滾刀肉,只能在在衆人的蔑視和咒罵中苟延殘喘。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小文
小文 說:
2021-01-27 13:11

沒舉報法輪功 是那些人知道舉報沒用 共產黨那麼殘酷迫害他們 法輪功人士也沒屈服 反而讓人對告密者多了堤防和疑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