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魏京生: 是病毒还是独裁杀人?

2020-02-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一个小区为防止武汉肺炎,要求返京的住户自觉登记。(美联社)
北京一个小区为防止武汉肺炎,要求返京的住户自觉登记。(美联社)

武汉病毒的消息铺天盖地,多数朋友都从自己的信息渠道了解了。但是误导的消息太多,有必要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观察。从十二月初就已经确认了病毒的传染性,官方却宣传说没有证据说明人传人。这是在用学者们惯用的回避事实的巧妙手法来误导大众。结果这一个多月隐瞒疫情,造成了成千上万无辜的百姓被传染,以至于死亡。

为什么要隐瞒呢?傻不傻呀。说他们傻是因为人们有正常思维:有病应该早治疗,早预防。但是专制独裁者们是正常思维吗?不是。他们思维的前提是要维稳,不要因为风吹草动就影响人心不稳,进而影响他们的统治和利益。文革时期可以隐瞒唐山大地震的预报,现在一个小小的疾病,死几个老百姓有什么要紧的呢?这是独裁者们的正常思维。

现在专家学者们已经说明了,他们去年底就确认了病毒而且上报了政府。武汉的市长也承认了很早就上报,但没有上级的授权,他不能公开疫情。不能公开疫情,但却散布了很多假消息:什么不会人传人啦,疫情可以控制啦,等等。都是欺骗人民的维稳的思路,难道不是故意吗?

很多国外的专家分析研究后都认为,这种新型病毒的基因组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被编辑过的人造病毒。被植入的新内容使得这种病毒更容易人传人,而且在没发病之前的潜伏期就具有传染性。这些特性造成这种病毒更容易大规模散播,更难以控制,明显具有生物武器的特征。

有趣的是,中共不但东拉西扯散布假消息,有掩盖真相的嫌疑。他们的五毛在第一时间就四处散布,说美国向中国开展了生物战。美国这种严格法制的国家,有谁相信会干这种缺德事呢?倒是五毛的这种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的行为,暴露了掩盖事实的险恶用心。

更有趣的是,有在美国的专家出面解释,说研究生物战没有军事意义,因为疾病传染没有国界,只有恐怖活动针对个人的意义。这个道理对民主国家有效,对专制国家基本上没有约束力。中共连核武器消灭大半个中国都不在乎,还会在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吗?专制有专制的道理,和正常思维不一样。


武汉肺炎在全球造成恐慌,一个来自台湾的旅游团在克罗地亚打出标语“我们不是来自中国”。(美联社)
武汉肺炎在全球造成恐慌,一个来自台湾的旅游团在克罗地亚打出标语“我们不是来自中国”。(美联社)

而且和大多数专家一样不读书不看报。中国早就在研究解毒的方法了,而且还发表在科学刊物上。万一给敌方下毒殃及了自己,有解药可以救自己的首长们。这种香港武打小说的思路,也会在现实中被应用。这种奇葩的思维套路,真不是正常人的思维方式。

遗憾的是,共产党一贯的虚夸风和腐败政治,既导致了病毒的泄露,又导致了假的科学报告。至少现在还没有能控制大规模爆发的特效药,小规模的也没有,所以死掉了不少高官和专家。老百姓说这叫作:恶有恶报。

病毒是客观存在,会毒死人。可人是活的,有办法对付病毒的危害。问题是办法都要在一定的社会体制内发挥作用。这次病毒的大爆发,恰恰证明了不同的体制下,结果大相径庭。

从实验室用作非法用途,到病毒泄露,再到虚假的解毒药,再到隐瞒疫情,直到病毒大规模爆发,处处都显示了独裁者思维方式的与众不同,处处都证明着独裁者视人民如草芥,从来都不把人民的安危和利益考虑在内。他们用奇葩思维方式助长了病毒夺取人民的生命。

还有许多被收买的学者企图证明,专制独裁体制比民主自由体制更优越。这些没良心的学者,在中国还可以说受到压迫没办法;但在不受压迫的西方呢?怎么解释也洗不掉被收买的嫌疑。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