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魏京生:铁链女的故事

2022.02.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魏京生:铁链女的故事 江苏丰县八孩母亲杨某侠的遭遇持续引发关注
视频截图

关于“徐州八孩铁链女”的描述和争议,已经沸沸扬扬一段时间了。按照美国之音记者叶兵的说法,关注度已经超过冬奥会,是中国社会上最热的话题。为什么如此呢?因为它关系到人们的基本生活。这是就在你的周围发生的基本人权问题,不是需要高深学问才能理解的问题,又是在政府假装看不见下发生的问题,所以才会震动大家的心灵。

老百姓不需要调查,就发现在一个不那么贫困的徐州竟然有五万妇女是被拐卖的媳妇,让外国人和城市里的中国人大跌眼镜;也让专注于冬奥会的习近平措手不及,让地方小官员们得不到一尊先生的指示,自相矛盾的解释让热度不断升高。于是有人为党国洗地带风向说,这是皇权不下乡的原因。美国的任松林博士反驳得很干脆:计划生育说明共产党的统治不是皇权统治,是下到基层每一个人的西方传统。怎么就看不见拐卖妇女呢?这显然是制度性的假装看不见。

中国的女权组织发起了营救和送温暖行动,突破了警察的封锁,给铁链女送去了两束花,被中央电视台摄成是政府的关怀,跌破眼镜之后还让人笑掉大牙。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小习书记,被严歌苓女士说了一句“习近平就是拐卖妇女的人贩子”马上被全网删帖,甚至连她的小说也看不见了。这个动作倒是比徐州政府快。

有朋友抨击中共的计划生育是罪魁祸首。马上有精英出来替党狡辩,说什么中国农村自古就有等等。远古时代曾经有抢亲的时代,现在还有少数民族假装抢亲的风俗,贫苦农村也确实有买卖婚姻。但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夫一妻制,近代法律甚至排除了养妾。这个狡辩太勉强了吧。倒是符合五四先锋们的中国一夫多妻制的理论。是看五四小说家的小说看昏了头。

和小习书记一样下乡十年的任松林博士做了正确的分析,极端贫困的农村确实存在买卖婚姻的长期现象,其中必然掺杂拐卖妇女。但只有在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贫困农村大量单身的形势下,拐卖妇女、儿童才成为一桩大生意,普遍现象。维稳的需要让地方官们假装看不见,使这种犯罪成为官方保护的行为。

过去在北方贫困地区确实存在着共妻现象,叫做拉帮套,包括中国古代把性女奴的地位提高为小妾,都是解决男女社会问题的方法。

自有人类社会以来,婚姻性制度就是一个最重要的制度问题。一夫一妻制和许多古代美好理想的问题一样,都需要和现实问题协调。这是一个理论界多年思考的问题,值得商榷。但把它拿来替制度性的强奸幼女、替绑架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辩护,也过于下三滥了吧。除了拍小习书记马屁的知识精英,谁能说的出口?不光中国的精英,联合国和西方的某些精英,也和下三滥们有得一拼。

由于五四精英们的胡说八道,共产党上台后就可以吹嘘什么解放妇女,实行一夫一妻制。其实就是把西方的宗教制度引进来,比中国传统的一夫一妻制严苛、绝对了一些而已。这丝毫没有解放妇女,倒是让妇女没有选择地成为共产主义的螺丝钉。这叫解放吗?

妇女的解放,和中国所有人的解放一样,要有人权的法律保障,要有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要有监督政府的权力,要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只有民主制度,才能够做到这些,虽然它现在,而且可能永远也不会十全十美。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