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一)

2024.02.21
評論|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一) 2023年6月4日,保安人員在北京天安門門前監視着路過的居民。
美聯社圖片

190326-RFA-SC02-9b4f4eac751f.jpg最近臺灣的選舉在華語圈裏鬧得沸沸揚揚,美國等幾個西方國家也面臨着即將要選舉。這就牽涉到我多年來思考和觀察的一個問題,當然也是很多朋友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中國將來需要什麼樣的民主制度和模式更好。

首先是政黨制度。一黨專政當然最不好,不僅毛澤東和習近平的一黨專政很糟糕,其它一黨專政也一樣的糟糕,甚至長期一黨獨大像日本那樣,也不是很完滿。根據我在國外多年來的觀察,真正民主的制度,不管是共和制還是君主立憲制,基本就是兩種模式:兩黨制和多黨制。

英語國家大多是兩黨制,這可能是因爲英語思維更加實用主義。對於沒有當選可能性的小黨,大多數人沒什麼興趣。所以多數的選票投向了大概接近自己意願的政黨,以求大概率獲得願望的實現。

歐洲國家正相反,以法國爲例,人們更傾向堅持自己的理念,不太願意折衷。結果必然是選票分散,形成多黨政治。不要小看小黨,經常是小黨左右着最終的結果,甚至必需多黨聯合才能湊夠執政所需的選票。臺灣正在形成這種局面。

很多朋友會問:到底哪種模式更好呢?根據我個人的觀察,沒有哪種模式更好,只需要考慮哪種模式更適合自己的國家。我認爲中國人的思維模式更接近於實用主義的英語思維模式,似乎兩黨制更適合中國的國情。

但中國歷史上的崇拜和迷信的現象,更接近俄羅斯、德國和日本文化。不但是文革期間表現出來的狂熱不亞於納粹時期的德國,就是現代的各種粉絲羣的狂熱程度,也是個人崇拜的土壤。很難保證不會出現納粹德國那種選出獨裁者的可能性。毛澤東如果參加公平的選舉,可能也會成爲希特勒二世。

中國將來民主化之後,可能會像俄羅斯當年走出共產黨制度初期一樣,小黨林立,一下子出現幾百個小黨。這是共產黨時期,壓制輿論和思想造成的意見分散的結果。有了言論自由之後,社會輿論會逐漸集中,形成較大的政黨。

屆時如果還是多黨林立,可能最後選民不耐煩了,意見逐漸集中形成一黨獨大,這就是現代的俄羅斯和過去的納粹德國,有很快走向獨裁的趨勢。如果屆時中國的選民比較冷靜思考,希望屆時能形成英美式的兩黨制,走向比較穩定的民主政治。

反觀文革時期人們狂熱形成的原因,除了五四以來推崇的理想主義狂熱外,就是固執己見,難以溝通。所以形成了數量巨大的小型意見羣體,並且惡意沒底線地互相攻擊。這造成社會的極度撕裂,有利於形成獨裁政治。

但傳統文化的禮制,也就是溫良恭儉讓仁義禮智信那一套,更傾向於有秩序有底線的社會溝通,更有利於形成良性的民主政治。就像日本、韓國和臺灣的傳統文化,並不妨礙民主政治的形成,反而快速和穩步地走向了民主政治。雖然中國社會傳統的地方自治被共產黨所破壞,但是思想文化的傳統並沒有連根拔掉。沒有共產黨的基層專政之後,恢復地方自治的傳統結構並不是難事。不像俄羅斯等農奴制文化傳統那樣困難。

當然將來的民主之路不可能沒有困難,但像日本、韓國、臺灣那樣穩步走向民主,還是可以預期的。各種困難和可能性都有,這在今後會和大家繼續探討。本篇只不過是拋磚引玉的不成熟意見,希望能引起有識之士們的思考。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