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二)

2024.03.11
評論 |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二) 歷史上和今天存在的暴政之所以被認定爲暴政,最基本的條件就是以集體安全的名義壓制和減少人權保障,甚至剝奪人民的財產。
法新社

190326-rfa-sc02-9b4f4eac751f-1.jpg習近平總愛出些個奇葩警句,這可能是當黨支部書記喊口號喊出的毛病。前些日子的奇葩警句是“全過程民主”。民主是一種社會制度,一種成體系的規矩,和過程有什麼關係呢?不全的過程又和您老有什麼關係呢?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不僅人類社會,就是羣居的動物也有一定的規矩。沒有規矩就無法維護羣體的秩序等等,就會被自然界淘汰。老猴子懲罰調皮搗蛋的小猴子,不是爲了好玩兒,而是羣體生存的需要。人類從原始社會以來,羣體越來越大,規矩也就越來越複雜。同樣需要用強制力來維持,於是就產生了國家和法律。

兩三個世紀以來流行的一套理想,就是公僕和服務論。可是沒有一個實踐中的國家是服務行業,也沒有一個掌權者是什麼公僕。這一套理想往往是被政治野心家們用來忽悠人民的甜言蜜語,用來掩蓋他們背後的不可告人的陰謀詭計。

既然國家和法律是用來強制維護秩序的機構,那它維護的是什麼呢?像老猴子一樣,是維護集體生存的保障和個體生存的權利。這裏存在兩個標準。你危害了集體生存的保障就要受到懲罰。你危害了個體生存的權利就失去了合法性,應該被推翻。所以,秩序和人權是兩個最主要的基本原則,沒有必須服從某個勢力的四項基本原則。衡量制度好壞的標準,就是在最大限度保障人權的前提下,維護了良好的秩序。

而民主制度的設計,第一個基本的原則就是保障人權,包括人們的財產權。以此來衡量那個維護秩序的政府是否合法。而且每隔幾年合法地推翻一次,使人民有重新選擇的機會,以此制約政府走在正確合法的道路上。

而歷史上和今天存在的暴政之所以被認定爲暴政,最基本的條件就是以集體安全的名義壓制和減少人權保障,甚至剝奪人民的財產。本來是爲了維護人民權利和安全的政府,用其一原則取消了另一個原則,而且基本上都是以國家的權力取消了人民的權利。中國兩千多年來的暴政,都是在這個藉口下產生的。人民已經對此產生了麻木。

特別是中國共產黨執政以後,從西方引進了極端專制的共產主義體制。把中國傳統文化中對人權的保障一掃而光,實行蘇俄式的農奴制,剝奪了大多數人民的基本人權。所以在中國進行民主改革或者革命,首先一條的原則,就是建立對個人權利和自由的保障,包括對財產權的保障。

現代人類的生存環境,已經不是漁獵採集時代了。人們賴以生存的基本條件就是個人的財產。人權的各種自由選項,都建立在財產權的基礎之上。所以保障個人自由必須包括保障個人財產權。中國共產黨剝奪人們的自由,也是從剝奪人們的財產權開始的。雖然他們的共產主義實驗失敗了,從八十年代開始改革開放了,但卻始終沒有放棄剝奪人民的財產權,拒絕保障包括農民土地權利在內的個人財產。這是他們維護專制統治的最後掙扎。

綜上所述。根據中國共產黨創造的極端專制政體的現實,中國將來改革或者革命創造的民主體制,必須是從特別注重個人權利和財產開始。糾正共產黨給中國社會和人民造成的創傷,樹立人權保障的觀念和習慣,並把這個人權觀落實在法律實踐中。這就是最適合現代中國的民主。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